:::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傾聽「女性的聲音」之後


文/林智莉 亞東技術學院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劉明香 亞東技術學院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黃景暉 亞東技術學院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黃啟峰 亞東技術學院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一、走出一條課群之路:從「女性生命故事」到「女性的聲音」
 「女性的聲音」是一門水到渠成的課群,由本校通識教育中心四位老師共同組成。本中心自民國96年至99年獲教育部「以通識教育為核心之全校課程革新計畫」、民國101年至103年獲教育部「全校型公民素養陶塑計畫第二、三期」補助以來,就全力投入通識課程革新與創新教學;加上學校近年推動教師社群,中心定期舉辦教學研習與課程分享,幾年努力下,通識課程有一定口碑與品質,多門課屢獲校內、外優質通識課程補助及獎項,單打獨鬥成績斐然,但仍苦於沒有合作機會。另一個經常困擾我們這些教文學的老師是:文學如何擺脫「無用」的刻板印象?如何扭轉學生面對文學漠然無感的態度?喚起他們對文學的熱情?

 某次社群聚會,明香老師分享她「性別議題」課程「女性生命故事書寫」活動,她請學生訪問家中的女性長者,撰寫女性生命故事,學生在課堂分享時,感動了老師與同學;明香老師在社群分享時,同樣也感動了我們,烙印下深刻印象。適逢教育部「補助技專校院推動通識課程革新計畫」鼓勵課群申請,我想女性議題在女權運動長期努力下雖獲重視與推展,但學校近年來性別問題不斷,學生對兩性平權、性別尊重、女權發展全然不知,何不藉此議題切入,拉近學生與文學距離。在此理念下,由我主持,邀請劉明香老師「性別議題」、黃景暉老師「西洋文學面面觀」、黃啟峰老師「現當代小說選讀」和我「紅樓夢」組成「女性的聲音」課群。

 著眼「女性」是幾門課皆論及女性的角色與困境,如《紅樓夢》就是一部以多位女性的生命遭逢與情感共同交織而成的世情小說,反映當代女子在傳統禮教下,不由自主的命運處境,從女性議題出發,更能聚焦角色人物刻畫與處境分析。啟峰老師談到「現當代小說選讀」也說:「回首中國文學的女性意識或聲音,自古以來,都是邊緣甚乃遭到男性代言的,因此閨閣、守寡、母性、閨怨成為女性在文學中長久以來的刻板印象,現代中文小說從五四以來,魯迅提了〈娜拉出走以後〉,成為華人文化圈女性主權受重視的重要標竿,而不管是女性作家,或是女性幽微的內心世界與處境,早已成為現代小說不容忽視的成分。」於他而言,能有跨領域、跨課程的交流機會與資源,是件有挑戰、有意義的嘗試。既然有中國文學課程,為使議題討論更多元,因此我們邀請景暉老師「西洋文學面面觀」一起加入。

 我們以明香老師「性別議題」為課群基軸,該課程多次榮獲教育部優質通識課程補助,其中如「性別刻板印象」、「幸福的續寫」與「女性生命故事書寫」等活動學生回饋極佳,我們很快達成初步共識,參考明香老師的活動設計,將四門課程進一步整合,以「女性的聲音」為題,調整各門課程的論述主軸,結合合班授課及共同活動,以達成多元交流的學習成效。

二、荊棘滿布之旅:課群經營的困境與挫折
 看似頗有共識的四門課,在組成課群後便面臨接踵而來的挑戰。首先是課綱的統整,每一門課都行之有年,各有特色,如何能保有原課程精神,又能呼應課群議題,配合合班活動,是一大難題。透過無數次的會議與線上討論,不斷衝突與妥協中,我們做了一次又一次的調整,逐漸凝聚共識,在不違反原課程精神與架構下,將各自課程以三大議題「性別刻板印象」、「愛情主題」及「女權主題」規劃,就各自教授文本配合上述議題作上課週次的調整,並設計相應的活動:「男男?女女?性別的刻板印象」合班授課、「愛在他鄉――跨國婚姻的美麗與哀愁」專題演講及「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校外參訪。雖然有了可依循的共同課綱,為使課群進行順利,每兩至三週仍聚會一次,每次會議老師們都表達了因課群活動而刪減課程內容或無法如期完成授課的焦慮不安,這種不安一直持續到學期末,我們依然很難拿捏其中分寸,直至看見期末學生回饋問卷,多數學生對課群的肯定、對活動的深入反思與回饋,大家才安了心。

 另一個焦慮不安是合班授課,要將四個班級200多位學生湊在一塊,實是個大工程。因大家缺乏合班授課經驗,第一次的場面有些混亂,為使流程順利,緊急混班將學生分為兩班,才控制住。所幸後來活動順利,由每組上臺抽兩位名人照片,分別寫下十個形容他們的成語,並聚焦性別議題,發揮想像力,編寫兩位名人在一起可能會發生的故事,最後小組故事分享精彩,學生們聽到不同的想法,也對性別刻板印象有深刻反省。

 同樣措手不及的是「阿嬤家」校外參訪,因有前車之鑑,此次活動分成兩班出發,但仍受控於車況及天候不佳,縮短參訪時間;原先預約的導覽員亦缺席,因此第一梯次參訪的學生無法深度參觀,殊為可惜;在經驗傳授後,第二梯出發的兩位老師先於車上進行講解,學生有了先備知識,更能進行深度的參觀與圖文閱讀,在心得回饋上多表示對此次校外教學極深的感觸與感動。

 雖然在不斷開會討論、課程修正過程中,課群逐漸進入軌道,始終令人遺憾的是,在有限時間內課群老師的對話較難深入交相互涉,對於彼此授課領域或有初步了解,但很難展開多元觀點的對話,激發火花;在學生層面亦然,雖安排幾次合班授課,帶給學生煥然一新的課程感受,同樣缺乏從修課觀點出發,彼此的對話交流或思想激盪。縱使在回饋單上我們已經看見他們初萌的思想幼苗,並因幾次合班或相關議題刺激有更廣、更多元的見解,但我們仍然覺得如何提昇學生看待一個議題的深度及透過與他人對話建構自己的論述觀點,是這個課群尚未作到,有待加強之處。

三、眾聲喧嘩的炫麗燦爛:多元觀點的教學成效
 老師,你們都在談『女性的聲音』,那『男性的聲音』呢?」這是幾位老師共同面臨的挑戰,對此我們不但欣然接受,更樂於聽見這種多元的聲音,並以此議題推展對話,開啟了這個課群的眾聲喧嘩。

 啟峰老師分享他的授課經驗:「我開設的課程為現當代中文小說選讀,同時須兼顧現代小說其他課題,在課程設計上我以男性歷史與女性敘事為兩大主軸,現代小說中男性好談歷史與國家等大主題;而女性則多見生活與家園的感受。從課程第一篇女性主題小說魯迅的〈祝福〉開始,到最後一篇解嚴後李昂的〈彩妝血祭〉,我意外發現,不管是課程學習單,或學生的分組報告,他們在面對各種性別議題與處境時,漸漸多了敏銳的觀察力及多元的包容心,甚至有位學生在分享朱天文的同志主題作品時,下了一個令我驚豔的結語:『假如諸如同志這樣的異端是打破我們僵化不變的一種可能性時,那麼對於同志一詞,我們是不是可以不要總是只用邊緣、病態的視角去看待它,而是改用一種打破刻板框架,反而能使整個社會以更進步開明的正面積極心態去重新審視這些陌生的議題。』

 課程內容外,我們也設計與歷史或時代重要議題結合,加深學生對「女性聲音」的接觸、認識、了解與同理。景暉老師回想「男男?女女?性別的刻板印象」合班上課時表示:「我發現學生在老師未引導的情況下,對男性與女性的四字成語聯想,明顯有性別差異――男子非『風流倜儻』,即『玉樹臨風』;女性的形容詞常見『閉月羞花』與『楊花水性』。姑且不探究這現象的成因,但多數學生對於男、女性的刻板印象似乎根深柢固。就像撰寫新聞稿時,必須平衡報導,將各方說法並陳,至於是非對錯就交給閱報者自己決定。儘管我時常在課堂上這麼告訴學生,但是他們多半對於在眾人面前表達己見感到不安。未來授課時,若想扭轉這個現象恐怕是條漫漫長路。」雖然景暉老師憂心忡忡,但播下種子,萌芽有時,學生最後的性別創意故事發表青峰為蔡依林縫衣,成就蔡依林為女強人;孫中山不以如花之美醜決定與她廝守終身,不都在打破外貌、身分與成就上的男女刻板印象嗎?

 「愛在他鄉――跨國婚姻的美麗與哀愁」我們邀請到越南籍嚴沛瀅小姐與柬埔寨籍孫秀麗小姐與學生進行一場對話,明香老師說:「長久以來,新住民或外籍移工經常遭遇異樣眼光或不公平對待,聆聽新住民女性的心聲,有助於學生對新住民的認識與理解,尤其臺灣社會中已有數十萬的外籍配偶或大陸配偶與我們共同生活,並已有下一代在臺灣出生、成長,新住民的生活、工作,新一代的教育與學習等問題,都需要我們給予關懷、尊重。」兩位老師分享他們的生命經驗,敘說他們為愛情遠離母國,二十年後在臺灣落地生根的故事,引導學生關注臺灣的新住民議題。由於多數學生未接觸過新住民,對越南、柬埔寨相當陌生,因此對兩位新住民分享當地的社會文化、風土民情及來臺的適應與遭遇的文化衝突,倍感興趣,也對兩位新住民女性展現面對生命困境的堅韌與樂觀敬佩。

 但對師生們而言,參訪「阿嬤家」都是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活動。「阿嬤家」為婦女救援基金會為臺籍慰安婦成立的博物館,保存「慰安婦」阿嬤的生命故事,記錄她們為女權發聲、不凡且堅毅的生命力量。去年甫開館我們便帶學生參訪,明香老師提到當時的感動:「走訪『阿嬤家』時,經過歷史長廊,帶領學生進入其相當陌生的歷史故事中,不僅看見女性的生命力,更深入思考女性在國家、政治中的角色與地位。」「由於本校學生多為高職畢業,學習歷程著重專業領域實作,缺乏歷史人文知識,對中日戰爭、臺灣歷史以及『慰安婦』等史實並不清楚,將學習場域帶到『阿嬤家』,透過文獻紀錄、照片或口述歷史的影片,追尋歷史脈絡,覺察傳統女性所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此對學生是一次重要的學習經驗。

 景暉老師更有感而發:「多年來不時從新聞報導中聽聞『慰安婦』一詞,雖知這寥寥數字代表著許多當事人不堪為外人道的辛酸血淚,但這次為了帶領學生參觀剛對外開放的『阿嬤家』,事先閱讀多則報導,觀看數段影片,整理出一份講義,這才讓腦海裡『慰安婦』這個原本抽象、概念式的模糊字眼,變得真實而鮮活。『慰安婦』常被英譯為comfort woman。Comfort woman一詞最大的諷刺是身為comfort woman的女性,本身可能一點也不comfortable,所以她們充其量只是男性官兵的comfort object,洩慾的工具罷了。『慰安婦』是個何等漠視人權,完全發自男性觀感的冷酷字眼。我相信學生心裡一定也是感觸良多,可歎我們那天學到的一切,都是築基於阿嬤們的切膚之痛。我不禁在心裡思考『婦安慰』三字――這些阿嬤要在何方、何時、要如何才能得到慰藉?

 此次帶著學生一起沉浸於歷史文物的震撼教育,這些被歷史忽視的時代女性,不正如長久以來被大眾忽視的女性的聲音一般,歷歷在目。

四、看見教學的可能:翻轉老師、才能翻轉學生
 因有教育部計畫補助,我們才有資源營造不同的學習場域與方式,讓學生有不一樣的學習與感受,也讓教師有機會相互激盪與精進,未來或許沒有充裕的經費,但經過課群的交會,我們對課程內容與教學設計,都有了更多的想法。

 景暉老師說「教學相長,溫故知新」這八個字可說是他最佳心情寫照。他表示:「或許我從這學期的教學歷程中所得到的收穫,不比學生少。在我加入性別議題課群之前,授課鮮少凸顯男、女性之異同,但在修改部分授課內容與方式之後,這才發現其實自己可以多想一想。不容否認的,在古今中外都常見族長制社會(patriarchalism)。歷來的典章制度大多是由男性決定,數百年前西方男性就稱女性為the fair sex或the fairer sex,但這多半是在指稱女性的外貌與體態。就社會地位而言,女性經常扮演的只是成功男性背後的那個偉大的女人。西洋文學作品多出自男性作者,課群中另兩位老師教授的作品也多為男性所著,就連《聖經》的作者群中,也無一是女性(先前從未思考過這個問題)。《聖經》是這門課程必定教授的文學經典;在課堂上不宜強調其宗教性,所以課堂上我只是拋出議題,讓學生自己思考――純由男性著撰的宗教典籍,是否會影響其內容、教義與其信眾。加入課群後,我開始嘗試聽聽作品中的『女性的聲音』。」「若非兩性的音量失衡,我們也毋須刻意強調女性的聲音。等到我們不需要,也不再計較為何歷史是“history”,而非“herstory”,英文寫作時不再出現“he/she”或“she/he”之類的笨拙的用法的那一天,或許兩性地位的天秤已經趨近平衡。

 啟峰老師也認為這個課群除了驅使自己去考掘更多適合的教材,也從課群老師與學生的反芻上得到很多。他說:「女性的聲音在我的課程當中,最終我希望能帶給學生的,無疑是想藉此翻轉某些僵化的觀念:很多年輕的學生課前以為所有那些不堪、蒙昧的性別悲劇早已都在歷史洪流。但今日不管我們的位置是男性或女性,異性戀或同性戀,單身或已婚,透過這整個課群的執行,我希望我們都應了解,性別議題其實我們無時無刻身處其中,因此我們更應謹慎收起我們的傲慢,以更謙卑的心情,去看待所有弱勢的族群,並好好傾聽他們的聲音。

 最後,一個人做事很簡單,一群人做事很困難;但一個人做事總感無力,一群人做事卻有一股強大相互支持的力量。在團隊中,我們總能感受自己不孤獨,有一群人為一件事而共同努力,是幸福的。課群之路走來雖跌跌撞撞,總是行色匆匆來不及駐足,但近日在整理結案報告,赫然發現這一路走來早已留下許多美麗的風景――有學生們的、有TA們的、也有我們的。

五、另一種聲音:學生心得分享
(涂諭伶)
 這是我第一次擔任TA的工作,整個學期下來,我覺得很充實。尤其在參與課程的同時,不斷透過各種活動與回饋單去了解這個計畫所要帶給學生的觀念,讓我覺得很有意義。在過去的歷史中,女性總是被許多傳統觀念所欺壓,沒有辦法為自己抗爭發聲,雖然隨著時代進步,女性主義興起,這些不平等對待漸漸消失,但是性別的刻板印象依舊存在。

 這個課群的第一個活動,便是讓同學們看照片說故事,透過小組討論,寫出可以形容照片中男性與女性成語。很多組的答案都很常見,可見同學們都習慣用外觀的既定印象形容。透過老師的解說跟引導,同學們能進一步思考性別刻板印象及男女之間個性主動與被動的差異性。第二次合班授課老師請來兩位外籍配偶分享他們來臺新生活的挫折與調適,透過演講者的分享,我學會正面思考與反省對外籍人士的偏見。

 但令我最難忘的是校外參訪「阿嬤家」,小小的老舊建築設計過後的參觀動線與布置真的非常美麗,但是看著牆上介紹的每一位慰安婦的遭遇卻是那麼的沉重,不過很慶幸因為協會的幫助,讓這些阿嬤們能夠替自己發聲,得到心理療傷。這個社會上存在太多對女性的不平等,不管是歷史或是現實生活處處可見。

 一直覺得「女性的聲音」這個課群計畫很有意義,不管是合班活動,或是老師的課程內容,都不斷透過議題讓我們動腦去思考文章裡、活動中想要傳達的觀念,進而理解這些知識與現象,每每藉由書寫回饋單去回想、思考這些活動課程所給的省思,所以我很喜歡、也很享受修習這樣的一門課。

 另外,在合班活動的時候,我負責協助場布跟場控,以前沒有這樣的訓練,一開始很混亂、很緊張,但後面越來越適應,覺得自己從中成長許多;透過擔任TA工作,跟老師們與其他TA也有更多的互動,從他們身上學習到很多以前沒有的經驗與想法,也是我最大的收穫之一。

 後記:本文由四位老師分別執筆,再由我彚整,為尊重老師們的原著,盡量保留原文,文中提及某位老師「表示」或「認為」等,多為原文引用。另三位老師最初題目,明香老師是「傾聽『女性的聲音』之後」、景暉老師是「當我們不介意He/She還是She/He」、啟峰老師是「尋找現代女性的足跡」,表述各自的執行心得,最後採用「傾聽『女性的聲音』之後」,因此題更能涵括本文,在此註記,同時紀錄並保留其他兩位老師的原題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