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處處待人著想,時時給人溫暖──懷念李亦園先生


文/黃俊傑 臺灣大學特聘講座教授
 雖然知道李亦園先生長期以來為病痛所苦,但是驟聞李先生仙逝,心頭仍為之震撼!最近一年來,幾位長者或親友接連謝世,我被連續的傷逝之痛所襲擊,深感生命的有限與無常,時時興起應珍惜「暇滿人身」之感。

 我追隨李先生做事,大約始於上世紀八年代。1983至1984年間,李先生與沈君山先生受當時的教育部委託,組成「大學共同科目規劃研究專案小組」,檢討當時部定大學共同必修科目,並討論推動通識教育選修科目之可能性。我是最年輕的委員,由兩位召集人指定為專案小組的執行秘書,統整各次會議的會議記錄,由專案小組對教育部提出綜合建議,啟動各大學通識教育選修科目共4至6學分之新制。

 在那一年追隨李先生、在他身邊學習的日子裡,我學到了李先生做事細心、縝密的工作態度。我綜合各位委員在歷次會議發言內容的「專案小組工作報告」,呈給李先生之後,他一字一句極為審慎地斟酌改正後,才送出給教育部。李先生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對我是很大的教育。

 李先生不但工作審慎、認真,他處處待人著想,時時給人溫暖,使在他左右的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和煦之氣。記得1984年李先生籌備創立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時,找了一些較年輕的學者協助他,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有時工作較晚,就在學校單身宿舍過夜,與李先生住同一棟宿舍。大概是做田野調查的工作習慣,李先生早上常自己做飯,他做好早餐,一定按我住房的門鈴,要我與他一起吃早餐。在餐間李先生常常回憶年輕時做田野調查的許多往事。三十幾年時光匆匆流逝,但是,想到當年李先生對待晚輩的溫暖和煦,循循善誘,我至今仍感念不已,每思及之,泫然欲泣!

 1994年李先生受教育部委託率團赴日本訪問7所公、私立大學,觀察日本的大學通識教育現況。我是團員之一,追隨李先生一起去日本訪問。正好當時我認識一位經營旅行社的朋友,於是就請這家旅行社負責安排訪日交通行程。在從東京到大阪的行程中,旅行社安排國內線飛機,但當天不知何故,航班竟延遲近一個小時。眾人在羽田機場等候期間,我頗為自責,向眾團員一再道歉。李先生卻安慰我說,這是旅行社無法事先預期之事,要我放寬心。李先生隨時為他人著想,時時給他人溫暖,在這次訪問日本之行中,使我充分體驗,印象深刻,至今無法忘懷。

 李先生畢生領導許多學術工作,除了對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貢獻良多之外,他對國內的大學通識教育貢獻卓著。1994年在李先生的倡導之下,許多關心大學通識教育的學者,一起創立「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在學會成立後的第一次理事會,李先生有事未出席,創會同仁一致推舉李先生為創會理事長。李先生俯順眾人之意,勉予同意出任理事長,並指定我與王俊秀教授為學會的秘書長與副秘書長。通識教育學會草創初期,百廢待舉,我與俊秀兄所討論規劃的各項工作構想,向李先生報告,都得到他的允可。從李先生領導創會初期的通識教育學會,我進一步體認他對同仁或下屬的充分授權。古人說:「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許可以描寫李先生的領導風範。

 李先生已離開我們,但他在學術史上所踏下的扎實的腳印,他為學生與晚輩留下的典範,必將長存於所有人的心中!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