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博雅學習的聲音》一書評介


文/游振鵬 中國文化大學教育學系副教授
壹、前言
 Michael J. Oakeshott(1901-1990)是當代著名的政治哲學家,其植基於對人類經驗與行為的哲學探究,開展源於人文主義傳統的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論述擲地有聲,認為博雅學習就是學習認識自己,同時從其他人身上學習如何成為人。Oakeshott的博雅教育思想可說是通識教育的嚆矢,尤其對現今通識教育的若干偏失,實為暮鼓晨鐘。基於此,本文針對其博雅教育名著──《博雅學習的聲音》(The Voice of Liberal Learning: Michael Oakeshott on Education)一書進行評介,並試著提出若干可延伸思考之處。

貳、本書內容大要
 本書係由Oakeshott的學生Timothy Fuller集結其數篇文章編輯而成。Oakeshott認為,教育旨在使人成為人;人之所以為人,其預設就是「自由人」(free man),在「自由人」的基礎上,人得以認識自我、了解自我。申言之,人的學習是從自我意識出發,包含語言、認知、理解、思想、信念、情感、區辨等層面;正因為人是自由的,所以能對周遭環境進行詮釋性反應。

 M. Oakeshott認為,每個人之所以犁然有別,關鍵在於人具有自我意識(self-consciousness)、自我理解(self-understanding),亦即,人有自我覺察與反身性思維(reflective intelligence)的能力,可以透過言說及行動表達其對自身狀況的瞭解,此亦為「博雅」教育的重點,因“liberal”意味著幫助人們從日常生活需要的滿足「解放」出來。申言之,人是歷史性的,而博雅的學習就是要參與這趟歷史的旅程,猶如古希臘箴言所示「知汝自己」(Know Thyself),也就是學習認識自己,藉由沉思和從其他人身上學習如何成為人。

 既然博雅教育旨在讓人從日常生活的實際層面超脫而出,進而返回自身、認識自己,那麼人如何認識自己呢?Oakeshott進一步闡述,人的自我理解,正是在學習參與文化,亦是在其所屬的文化中學習;文化即為我們的情感、認知、觀念、態度等之連續,儘管情感、認知、觀念、態度等會朝向不同方向,惟總是能在對話的交會(conversational encounter)後臻於統合。文化統合了各種智識與情感上的未完旅程,其中,諸如戲劇、神話、故事、詩等,皆在呈現人的自我理解與探索。因此,學習不只是在獲得資訊或是提升心智能力,也是在與他人的自我理解相互交會。然而,現今的教育較強調「社會化」(socialization),也就是教導學生認識並同一於社會系統所規範的角色──行為,此可能導致「自我叛離」(self-betrayal),而傷害博雅學習(游振鵬,2016:69-70)。

 基於上述,教育旨在導引新生者進入我們的生活世界,也就是傳統和文化,教育在讓每個人開展其自身探索的旅程,學習自我揭露的對話能力,進而了解文化給予吾人的生活啟示。教學即是教師對學生進行有意圖的啟導,植基於人類的歷史、傳統、文化,讓學生從中獲得言說的技巧與能力。進一步說,教師的職責除了教導知識以外,同時須傳授判斷的能力,後者就是在教導學生如何思考,亦即具有思辨能力,學生的思辨能力會伴隨著知識的獲致而不斷提升。

 在Oakeshott看來,大學是學習的場域,學習的內容是保存並開展傳統文化,大學的學門都致力於知識的追尋,大學教師各有專精,學生在與教師交談的過程中獲得知識。大學須維持對話的傳統,師生都樂於交談,這樣的對話並無仲裁者,亦無絕對的結論。

 Oakeshott接著指出,現今的高等教育已日漸悖離博雅教育的初衷:博雅教育是學習自我的思考(think for oneself),或是智能的培育──培養邏輯思維、深思熟慮的能力,抑或道德習性的涵育──如勇敢、耐心、細心、精確、決斷等。追根究底,博雅的學習係在學習展現與回應人類對世界及自身的各種理解與發現,本就涵蓋自然科學、數學、人文學科與社會科學。以人文學科為例,其直接關乎人類自我理解的表達,是博雅學習的核心。其中,語言是思想的結晶和人的認知與理解之記錄,而不僅是溝通的工具;文學則可視為人類信念、情感、品格、人際關係的探索,而不只是學科的形式;哲學則是人類理解與對其所處情境的探究後之反思。基於此,博雅學習即為自我理解,從而達於自我認同。然而,當今的大學教育率皆以「學科」(science)的樣貌呈現,較偏向以實用性來衡鑑其價值,這對博雅教育是有害的(游振鵬,2016:70)。

 Oakeshott認為,現今判斷教育品質的標準是從與社會的「相關性」程度來衡量,導致教育有社會化的傾向,讓學生學會如何扮演社會中的角色,教育的本質與手段錯置。尤有甚者,因教育側重於讓學生社會化,造成學生的同一性,進而難以承繼前人的智慧,且變得空洞虛無,教育因而成為達到某些目標的工具。

 Oakeshott主張,政治教育有其價值,而政治教育主要包含傳統、歷史、哲學:人從傳統中可學習與過去對話,探尋過去流傳至今的事物,以為思考的依據;歷史可讓學習者掌握整體脈絡,深入理解過去;哲學則可協助學習者釐清問題、解決問題。事實上,Oakeshott的政治教育即為博雅教育,因為政治活動須不斷地對話,博雅教育可拓展大眾的知識視野,進而使大眾具有政治智慧。

 大學如何實踐博雅教育?要先從對大學的認識著手。Oakeshott認為,大學是一種人類活動的樣態,要想了解大學是什麼,就該從其日常運作入手。大學是許多人投入於某種中世紀稱為「學習」(Studium)──「從事學習」的活動中;Oakeshott又加上另一項條件──以「特殊方式」從事學習。大學的特徵是其為「學者集團」(a corporate body of scholars),其中每位學者雖都投身於某特定學科,惟大學所從事的學習整體而言是一種「合作性/共同運作的」(co-operative)事業,學者們居住在永恆的彼此親近性之中。據此,大學的卓越不在於出現通才性的天才或單一卓越人物,而在於一群學者能彌補彼此的不完美(陳伊琳,2016:102-103)。

 就Oakeshott觀之,除了學習,大學的另一項重要活動是教育,此與大學的組成有關,大學主要由三群人組成,亦即學者、身兼教師角色的學者、等著被教的大學生。學者本身從事學習,因而能夠維繫大學的學習傳統,然而唯有透過教育,始能將學習的傳統延續並擴展至新生代──大學生。就此而言,大學作為學習的家園(a home of learning),其保留並拓展學習的傳統。綜言之,大學的首要任務是從事學習,其次是伴隨而來的教育。大學是由許多學科學習所組成的地方,提供有限多元的學科,每個學科都是公認的學習分支與專門研究(specialism),每位學者都是耕耘某特定領域的專家。每個學科皆有其獨特的聲音(voice),謙虛且樂於交談。因此,大學內部的學習方式正體現了人類自我理解的相互對話特性,大學生身處其中,他擁有的教育機會就是參與跟教師、同儕和自我的對話,他不被鼓勵將博雅教育與專業訓練,為未來特定的社會服務做預備互相混淆;後面這些外在目的一旦出現,博雅教育關心人的發展,而非社會功能的教育特性就會消失殆盡(陳伊琳,2016:103)。

參、本書論點的延伸討論
一、高等教育的博雅學習V.S.專業學習
 Oakeshott認為,大學作為從事學習與教育之所在,其提供的博雅學習之特徵就是「寬大」(liberality),亦即幫助學習者從此時、此地的投入中解放出來,進而投入各式各樣人類自我理解的探究中。是以,大學教育或許無法裝備好大學生有效謀生的能力,但他的所學將有助於他過更有意義的生活。這並不是說大學學科與未來謀生的職業、專業完全無關,事實上,大學生願意的話都可以在大學提供的學習科目裡,找到與未來所選擇的專業、職業相距不遠的相關學科(陳伊琳,2016:104)。

 基於上述,在高等教育的大學階段,博雅教育有其重要性:一方面,大學生經由廣博、寬大的學習,謙卑地聆聽各學科獨特的聲音,悠遊其間且師生相互對話,如此可奠下日後專業學習及研究的知識基礎。二方面,大學教育不僅是專業知識的教導,還包含思辨能力的培養、學習能力的提升、良好品德的陶養、核心素養的學習等,此有賴於博雅教育/通識教育來達成。三方面,高等教育本應與就業、市場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儘管大學的教學須考量學生的就業與市場需求,然不代表大學得像職業訓練所或補習班一樣僅在訓練學生謀生的技術;反之,高等教育宜保有一定程度的內在目的性與純淨性,如此大學才有其理想與格調,學生也才能在廣博的學科領域中追尋真、善、美。

二、我國當前通識教育的省思
 我國的通識教育發展至今,已衍生若干問題,本文僅舉述其中兩個問題如下:

 (一)現今的大學愈趨專精化,學科分化日益精細,導致部分師生認為進入一般大學就是要學習專業知識與技能,而通識教育並無助於學生專業的養成,甚至會有所妨礙。因此,有些學生會認為通識教育可有可無,湊足規定的學分即可,或競相修習較有趣或娛樂性高的課程。

 (二)誠如Oakeshott所言,當今的大學教育較偏向以實用性來衡量其價值,影響所及,有些學生傾向修習看似較為實用的課程,如投資理財等。如此工具理性的思維模式,恐非通識教育的正軌,更非博雅教育之原意。


參考文獻
陳伊琳(2016)。Michael Oakeshott論博雅教育及大學教育。哲學與文化,43(11),95-112。
游振鵬(2016)。P. Ricoeur自我觀點的哲學探究及其在博雅教育上之意涵。哲學與文化,43(11),61-76。
Oakeshott, M. (1989). The Voice of Liberal Learning: Michael Oakeshott on Education, ed. by T. Fuller.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