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1 期(2017年07月)

以「人才培育」作為大學與社大的公民行動


文/簡端良 雲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任
 「知識解放」、「公民參與」,是社大的教育理念,其方法呢?蔡傳暉談到「鬆綁與創新」,主張社區大學必須先放下「開課」這件事,自我解放!並以「社大2.0」──公民行動學習來推動社會創新;楊志彬則說提出「發展的野性」,以及深耕社區「接地氣」的教育觀與教育方法;而黃世輝則提醒社大與大學的公民參與,千萬別被計畫和評鑑綁架,把社區當績效的工具。社大的「知識解放」、「公民參與」這個理念,若與大學通識教育合作,是不是可以開創出什麼新的可能?

 大學與社大合作,首要思考的問題就是「如何培育深耕在地的人才?」為什麼呢?因為人才是一切建設的基礎,要實現這個理想,只靠感性的熱情是不夠的,需要理性的規劃,思考如何創造出經濟效益的「產業」?如何永續經營?然而產業面的開拓,又非大學通識或社區大學可獨立完成,非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不可,大學與社大又能為此做些什麼呢?我認為應把「如何培育深耕在地的人才?」當成一個公民參與的核心議題來討論,把「如何協助(督促)行政部門發展產業、留下人才」作為一個公民行動來省思。

 套用孔恩「典範轉移」的詞彙,本文提供三個面向的建言,首先是「教學目標的轉移」:大學通識課程,非常重視認知、技能和情意的教學成果,但「行動力」不是略嫌不足,就是如黃世輝所質疑的:課程結束了,然後呢?在這個面向,建言應讓課程「商業化」或「產業化」,鼓勵老師在課程規劃時,就逕行思考:如何讓教學從技能的專業訓練,轉向產業經營的思考模式?課前招生,老師就應可和學員建立這個共識,課程期間,老師可多觀察學員的專業背景,思考如何建立組織的發展模式,促進團隊合作與多方資源的連結,激化各種創造性的想像。

 第二是「教材教法的轉移」:傳統的教材教法,以講授知識為主,講授之內容又多為套裝知識,課程本質就是資料的傳遞,學生多屬被動吸收,然而網路的興起,改變了教室,近年大學教育通識改革,鼓勵問題與行動導向,漸漸地讓課堂的學生成為主角,老師成為協助學生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角色,可惜的是學生修通識課程仍脫離不了學分導向,很難對單一課程長期深耕經營,這時,若能透過社大與大學之間的合作,讓社大課程延續大學的能量,在社大發展實務課程,甚至開創出商業模式,永續經營,此必能相輔相成,甚至為地方打開留住人才的可能性。

 第三是「公民行動的轉移」,公民行動不應只是狹義的抗爭,還可以是協助地方發展的智庫。近年興起的公民審議,以參與式預算的模式進行地方治理,就是一種新的公民行動,這個部分遇到的困難經常是,地方政府面對的地方治理,問題繁瑣,為了避免麻煩和不切實際的烏托邦式提案,通常只給公民一些樣板式的參與空間,無法滿足公民的參與感,迫使公民行動又走回抗爭的老路。這時,在社區大學與地方政府之間,大學可適時介入,作為官民間的橋樑,不斷的協調與溝通,讓具雙重身分的公民學員,參照行政部門的實務經驗,再探索,繼續修改調整,以溝通、提案作為新的公民參與模式,以說服相關部門,作為每期課程的目標,尋求產官學的合作,建立互信的互動平台,而社大校方,作為平台互動的規劃者,推動公民行動的轉移。

 新的課程目標、新的教學方法,以及新的公民行動,是思考如何為地方留住人才所提出的建言,教學理念呼應蔡傳暉說的「鬆綁與創新」,原始能量來自楊志彬所說「發展的野性」,深耕社區「接地氣」的觀點,期待透過此一想像,打造大學通識教育、社區大學、與地方政府、產業互動的平台,讓「為地方留下人才」,成為一種新的公民運動。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