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1 期(2017年07月)

對話與公民行動:社大2.0的期待


文/林朝成 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
 仔細閱讀「社區大學與通識教育」專題的文章,深感社大夥伴對大學教育改革的理解和隱憂,對社大轉型的期待以及對社區實踐中地方知識創新的省思。

 首先,教育部正在推動的無邊界大學計畫、大學社會責任計畫,都將大學與所在的地方連結起來,深耕地方、解決地方問題、培育區域資源人才。這個轉向重新定位大學的社會責任,以地域貢獻型大學為目標。在目標下,則期望帶動課程的改革、制度的調整和教師資源的重分配,此中,傳統18週制式課程的設計可望鬆動,有微學分、工作坊、磨課師數位課程等等的彈性設計,使學分的設計服務於學習的需求和實踐的導向。教師的升等、教研履歷也採取了多元的評鑑方式,而學生的行動學習、社群實踐更是受到鼓勵,給通識教育問題解決導向、行動導向的課程發展或行動學習提供舞台和田野,課程將不再只是計畫型課程類型:設定目標──達成目標──給予評價;另類的問題導向課程:設定主題──探求主題──地方實踐──做出表現──分享與對話,更有表現和學習的動力。

 對於這個轉向,社大夥伴了解其推行仍須面對種種的關卡和實際的困難,但從公民社會的倡議和地方實踐的社會脈絡,這波改革和社大的理念有親近性,社大和大學,都朝著相同的方向前進,或能創造更多社會實踐的基地,雖在場域上有些許競合,也多抱持讚許的態度,並期待能夠互相對話與攜手共行。而大學學分設計的變革,一向模仿大學學分制的社大,也將取得參照點,得不受限18週的設計,大膽彈性開課,重新確立課程的學分採認和價值。

 社區大學扎根地方,不少社區大學朝向「重回土地」、「守護環境」、「發展文化」融為一體的在地化藍圖,提出「農村是一所學校」、「台江是一所學校」等標舉地方經驗知識來命名自己。台南社大倡議「以城市為教室,學習就是一種行動,在社大,師生的學習就是一種公共參與行動。以城市為教室,親身力行,生活者打造城市的樣貌,公民探索、想像、創造城市的未來。」城市作為一個學習情境,在概念上已經打破傳統典型的教室概念,將城市生活作為一個教與學的實境,並由此衍生出進一步探究的面向:人如何在地方中學習?人如何在城市的空間特徵和社會場域中,尋求教與學之間的關連?「城市是一所學校」,教室在窗外,學習與知識的生產,應該取自市民的生活脈絡,其創新亦來自在地性知識與日常生活的需求。

 因此,社區大學對於地方學的推動或發展的模式,正來自於教與學實踐的面向,其中有我們對願景的想望、地方發展的實務策略和資源的詮釋創發。以永和社大為例,地方願景定錨於「打造生態雙和學習城市,並以此規劃發展特色課程、累積生態雙和在地知識,作為推動社區營造、公民行動培力的軸線,促發公民參與行動。」這正是推展社大地方學的模式,社大的地方學是有用的知識、行動的知識、公民參與的知識。其軸心由生活價值所貫通,其內容是主客體對話所呈現的視域,其行動展現市民社會生活的價值。

 社大2.0如蔡傳暉所言,以公民行動學習來推動社會創新,藉由積極公民的行動,開展成人的未來想像力與創意。社大是一所培育公民社群的學校,公民科技、公民科學、公民農業、公民參與、公民社會皆可在數位時代得到新的表達技術和意涵,就像社大應用地理資訊系統,原為公民參與所用,所謂的PPGIS就在公民學習中,以視覺化的工具和資料的空間呈現,方便於未來生活的想像或地方產業、公共政策的討論與發想,社大2.0引進新科技,原是為社會行動所用,或是為開創社會空間,想像未來的家園所用。如此,透過實踐來學習,以地方為行動基地,培育創新實務社群或是社大2.0的定位。在此定位中,促進社會對話,創造出連結真實社會、真實社會問題與社大的新方法,以便社大得以完整地銜接人們日常生活的經驗,在脈絡中創新,將是社大2.0的一個方向。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