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思考一般大學的生命科學通識教育


文/黃顯宗 東吳大學微生物學系教授
 自從教育部在民國73年推動大學通識教育以來,生命科學就是各校開設的熱門通識科目。隨著不同階段主事者的差異,生命科學作為通識教育的面貌似乎也隨著時代而變化。筆者並不專研通識教育學,只是個人通識教學的經歷正好印證了時代的變化。

 民國73年,教育部頒布「大學通識教育選修科目實施要點」,就將「生命科學」列為七大基本範疇的通識教育科目,「使文學、社會科學系學生修幾門科學之課程,以補其科學知識之不足」,相對於其他自然科學領域,生命科學更接近生活面,所以生命科學一直都是數量佔優勢的科學類科目。

 既然要「補人文社會學科學生科學知能之不足」,筆者和許多教師一樣,希望透過一門兩個學分的「生命科學概論」,用來補強從生命的起源、代謝、生理、遺傳以及環境生態和應用等具有系統結構的知識概念。不過,很快就發現,若各校的主事者並沒有溝通共識,確立生命科學基礎的知識概念作為核心內容,很快地以知識概念為主的通識課會受到嚴苛的挑戰。實務上而言,特論性、專題性、講座性質的科目,主題和生活健康相關的科目會蓬勃地覆蓋所有生命科學基礎知識的科目,希望達成「補其科學知識之不足」,但卻沒剩下多少意義,例如:不瞭解核酸、複製、遺傳等相關概念,對於以核酸為基礎的生物科技和許多相關的社會倫理議題,如基因改造作物、基因檢驗、基因療法等,就只能被動地接受紛陳的訊息,而無法辨識訊息的真偽。

 筆者曾經將從生命起源至環境生態的系統性知識概念架構在食品議題之內,希望能兼顧生活性主題和基礎概念,多年實施後發現很難兼顧,畢竟一門通識課只有兩個學分,時間上不允許。

 相對於早年以「科普」的角度推動科學通識教育,民國九十年代教育部推動通識教育改進,揭示:「通識教育的核心精神在於培養學生適當的文化素養、生命智慧、分析思辨能力、表達溝通技巧,以及終身學習成長的動力。一個具備理想通識教育人格的學生,將不只擁有人文社會及自然科學的基本知識,更重要的是能夠批判思考,瞭解自我存在的意義,尊重不同生命與文明的價值,對宇宙充滿好奇,並知道如何探索(教育部顧問室九十二學年度第一學期個別型通識教育改進計畫邀請書)。」陳義更高,教學方法上更是多元,主要目標為:(1)擁有人文社會及自然科學的基本知識;(2)能夠批判思考;(3)尊重不同生命與文明的價值;(4)對宇宙充滿好奇,並知道如何探索。

 這段期間,筆者亦參與了教育部的通識教育計畫,在獲得充分的教學助理與其他資源下,以討論和實作等豐富教學方法帶動學習氣氛,可以學習批判思考、尊重生命和引發對自然的好奇。不過,這樣的額外資源不可能長久,更基本來說,我們學生的自然科學的基本知識相對貧弱,若學生達不到「擁有自然科學的基本知識」,很難要求學生能從學習中自行建構「批判思考」能力。不過,從台大或其他頂級大學的成效報告瞭解,這些學校的學生進入大學時已經具備很不錯的「自然科學的基本知識」,學生參與這些通識計畫中,容易展現深入的討論,展現「批判思考」的能力。

 頂級大學的學生畢竟屬於少數,東吳以及大多數大學的學生,一般人文、外語、法、商等學院學生,他們自然科學/生命科學的基本知識很有限,兩個學分的科學通識課不可能既能補救他們的基本知識,又能學習到前述偉大教育意旨,還要兼顧有限的教學資源。體會到要面對不一樣的資質與知識背景的學生,生命科學通識教育究竟要呈現甚麼樣的教育目標?要採取甚麼樣的教學方法?這都應該根據實際的情況而做最適度的調整。

 對於一般大學生而言,以目前的時數要求,全面性補強生命科學知識概念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是否可以選擇一些特定概念作為共同的核心,例如前述的核酸知能,使得學生起碼可以面對部分最夯的生物科技議題。另外,可討論是否需要有共同的核心價值,例如「尊重不同生命與文明的價值」中,是否該以生態保育作為生命科學通識課程的核心價值。

 提高「批判思考」和「探索能力」當然是生命科學通識教育想要達成的主動學習與應用的標的,除了前述共同的核心概念和價值外,面對議題謹慎的態度、基本的推理都是應該具備的基本知能,例如「毒魚」在較為封閉的溪流中有可能執行,在龜山島外海面對開放海洋海流,「毒魚」是經不起簡單推理的。在一般大學的生命科學通識教育中,既然無法全面性地補強生命科學知識概念,怎樣持續提供可信賴的科學知識來源就很重要了。

 除了前述目標和內容的思考外,學生們對於科學類通識科目學習態度的低落,恐怕更是一般大學生命科學通識教師的共同難題!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