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1 期(2017年07月)

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要旨)


文/編輯室
 大學通識教育中應該選擇哪些自然科學課程作為共同必修?學分數配置多少才算合理?課程內容該如何規劃?是否有足夠勝任的教師團隊?以及教學方式與教學資源如何配套等等,都是當前推動通識教育所面臨的問題與挑戰。在自然科學的諸多領域中,生命科學是最具有跨領域特色。它不僅需要相當化學與物理的背景作為基礎,而且涵蓋的範圍也最為繁雜,更重要的是它與我們每個人的生活習習相關。同時未來社會、經濟、文化各個層面,都可能受到生命科學發展的衝擊!因此值得特別提出作為一個深入討論的課題。

 生命科學在過去半個世紀中的確發生了驚天動地的革命。從五年代初,解開DNA雙螺旋結構,讓我們掌握解讀生命訊息的祕密,開啟了現代生物學的新紀元。到七年代基因工程技術的成熟,人類基因組定序計畫的完成。我們擁有了強而有力的工具,對生命所有組成的構造、性質,運作的方式不但得以探究,甚至還有人為操弄的可能!生命科學飛躍式的進展,一方面帶來了醫療、農業巨幅快速的進步,但也同時引發了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問題。譬如說基因改造作物是否安全?法律如何認定基因工程孕育出的新品種(人能不能包括在內)?精準的個人化醫學是否會加速社會階層的兩極化?當生命都被化約成一些密碼的組合時,我們平日奉為圭臬的倫理價值的基礎何在?

 面對生命科學排山倒海般的社會衝擊,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從1991年起,決定普通生物學列入全校大一新生的必修課。也就是說,不論你主修科學或是社會人文,學校都認為,你對現代生物學必須具備相當的認識,才能迎向未來社會的挑戰。MIT將生物學列入大學部的必修課程幾個主要的理由。一是從整體的科學知識來看;過去四十年生物學的快速發展,已經使得每一個科學上的通人(scientifically literate person),都必須了解一些現代生物學的精要。其次,生物學家探討問題的風格與化學或物理學家有些不同,因此生物必修課程可以讓MIT的學生,有機會接觸一些不同追尋答案的方式。最後是從實用的觀點來看,生物學的新發展不僅改變了醫學或是農學的面貌,它同時也對其他各項工業產生重大的影響!不過迄今為止,MIT似乎是唯一將生物學列入全校核心必修課程的大學。

 因此本期主題論壇要探討就是:應該如何讓不同科系的大學生了解現代生物學的內涵,並且具備應對這些複雜問題的基本能力。我們希望從下列幾個面向的討論,讓大家對這個問題有一個比較完整的認識。

一、在臺灣高教的環境裡,通識教育中生命科學可以有哪些具體的教育目標?

二、要推動這樣的理念,它當前面對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有因應之道嗎?

三、它應該包含哪些核心內容?還有哪些重要的領域可以納入作為選項?

四、生命科學的倫理、社會、經濟、法律面向應該如何整合?

五、對通識教育中生命科學的教學、學習成效該如何評鑑?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