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生命科學列為通識教育必修課之我見


文/羅時成 長庚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
 四十多年前,筆者在美國底特律市的偉恩州立大學(Wayne State University)念博士班,在當時偉恩是全美城市大學中學生人數最多的大學,超過四萬註冊的學生,包括夜間部。筆者在研修博士期間(1974-1979)擔任生物科學系助教(teaching assistant, TA)四年,負責胚胎學、細胞學和生物學實驗課教學,胚胎學和細胞學是「3」字頭的課,一般給生物科學系大學生或研究生修的課,而生物學字頭為「1」,課號是「101」屬於全校通識課,選課學生包括文、理、工學院的學生,一位主修音樂的韓裔學生,由於她的英文及科學背景不足,筆者曾特別輔導,最後她通過考試取得學分。

 筆者擔任生物學教學次數最多,接觸各系學生也最廣,每學期開課,選課學生約一千人,演講課由系上資深教授在學校大禮堂上課,兩小時全程錄影、錄音,缺課的學生可以到語音中心借影片或錄音帶補課,當然用功的學生也可以利用影片、錄音帶複習。助教工作乃每週有一小時替二十幾位學生作補充說明以及小考,另外三小時實驗課,所以生物科學系聘用將近二十位TA,各個負責兩班的課,系上有一位經理級人員編制統籌實驗課、督導TA,上課前一週集合TA先預習,然後上課時由TA負責說明實驗背景及操作步驟,每位TA還搭配一位student aid(工讀生),負責實驗材料工具的分配,實驗結束後清潔工作,有時還協助學生解決操作的問題,student aid是有薪水,都是從修過生物學表現較好的學生中選出,一般都是主修生物科學的學生。總之,一門將近千人的通識課,配套齊全,大班上課,小班討論、小考,作實驗,缺課還有補課機制。

 1980年回到臺灣,筆者第一個任教的學校是陽明醫學院,負責大一生物學的教學,生物學歸屬共同學科,與國文、英文、微積分、物理老師同一教學單位。醫學院的學生因爲升學必考生物,學生的高中生物背景有一定的程度,只是不習慣用英文課本,及聽英文的專有名詞,由於生物學是未來相關科目:生化、生理、微生物的基礎,學生學習意願比其他共同科目要高。筆者來到長庚大學任教有機會遇到工學院與管學院的學生,他們選修生命科學通識課意願很低,有一年選課人數未達學校規定而停開,筆者曾請生醫學系學生對工學院與管學院學生了解基因工程程度作調查,結果發現了解DNA有哪四個核苷及清楚基因工程原理的百分比不到一成,工院學生比管院學生稍好些,反應出臺灣升學導向決定了學生學習生命科學態度與結果。

 筆者對臺灣如果在大學要全面實施生命科學為必修,將面對的問題及解決方法建議如下:

 一、生物學乃實驗科學,應搭配演講及實驗課,學生學習效果較完整。以臺灣目前教育資源分配,臺灣大學要達到像偉恩州立大學的普通生物教學,恐怕都有困難,更何況其他大學。偉恩大學每學期有一千個學生選生物學(3學分,包括演講和實驗課),演講採大班制,錄影、課後輔導等方法彌補大班教學的缺失,討論實驗採小班制,平均一班二十五人,將學生分成四十班次,同一時間有四個實驗教室進行相同實驗,幾乎週一到週五的上、下午均有實驗課,學生因故無法出席原來班級的實驗課,可以到其他時段的實驗課補課。臺灣絕大部分的大學都有空間不足問題,要增設實驗室有其困難度,增編大量TA名額又受勞基法及一日一休約束。

 解決之道:增設實驗室和增聘大量TA在短期內編列龐大經費可能性低,因此只有捨實驗課,光以演講方式進行生命科學的必修課,實驗課改成選修。另一變通方法是在資源豐富的大學開暑期班,提供給無法開足夠實驗課的大學,以合作方式完成生命科學的必修課。

 二、大學生因在高中所選類組的不同,所修生物學的學分數與內容有很大的差別,若要求生物學為必修,教材內容的統一性不可行。在長庚大學擬將開兩種不同生物課,分別給三類組學生和非三類組學生,前者採英文課本,後者則採中文課本。採用原文教課本相對簡單,因為美國此類教課本豐富並且難易深淺的不同版本可以給醫學系或護理系,中文課本大都是原文本的翻譯版,翻譯的品質不一。

 解決之道:通識教育應從高中開始,不論那一類組學生一定要完成生物學必修課,而非到大學才來要求。在達成這目標之前,採用兩套不同教材,分別給三類組學生和非三類組學生使用。

 三、生物學內容小到分子,大到生物圈,所以通識課的生物學上課內容要包含哪些是最重要的問題,以目前臺灣生科相關科系所用的原文課本大約分成八大單元:(1)生物學中的化學;(2)細胞學;(3)生命的遺傳基礎;(4)演化;(5)生命的分歧性;(6)植物;(7)動物;(8)生態,分上、下兩學期教完,若通識生命科學是一學期兩學分的課,要刪去哪些單元?還要加入倫理、社會議題,如何連貫每一單元都是問題。

 解決之道:筆者認為透過教育部或民間學會舉辦密集研討會,決定40-50主題,每一主題含2小時授課內容,再模組化,每學期由各個學校授課老師挑選15個主題內容上課。這些主題可以邀請各領域專家撰寫,以網站呈現,學生可以上網查詢學習,教師應定期参加研討會,對主題內容作更新或修訂。若主題朝向理論傳統生物學主流思考,演化則為主軸。演化學家Theodosius Dobzhansky曾說過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演化的內容對非生物學主修的學生會感到無趣,若以健康保健來思考主題,非生物學主修的學生會感到容易接受,理論與應用孰重孰輕也是問題,因為每位生物學授課老師觀點也不同。

 四、大班學生學習評量,若以書面或口頭報告方式進行,費時費事,對授課教師負擔很重,因此以筆試是最不得已方法,偉恩生物學評量分小考和期中、期末考,小考由TA出題和閱卷題型較多元,期中、期末考題型只有是非和選擇題,採電腦閱卷。在臺灣要設計好的是非和選擇題來區分學生學習成效,也需要教師研習討論規劃。其實最重要的是學生學習意願與態度,必修課是否真能讓學生「知道」又「做到」,不單單是生命科學的挑戰。

 總之,筆者認為臺灣目前要在大學全面實施生命科學為必修課,時機條件都不成熟,只有加強教師研討會,鼓勵撰寫中文生物主題,以網路教學做到不斷更新補正的目標,達到讓選修生命科學的學生不會把它當營養學分心態來學習,就是一大進步了。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