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如何扭轉「大拜拜式」的通識教育研討會?


文/本刊
 臺灣的教育界有一個十分普遍的現象──「舉辦研討會」,每年都有不計其數的研討會在進行;若加上其他專業系所、通識教育中心、學術團體等,累積下來則是非常可觀。也因為數量眾多到泛濫,甚至有一種戲謔的說法,來形容這種研討會,稱為「大拜拜」。

 實際深究這個問題背後的原因,不難發現與高教評鑑的催化有很大的關聯,舉辦研討會成了「績效」的來源之一!因此當各校相繼投入,每年花費在研討會的經費也不少,包括教育部、科技部的補助,鼓勵學校申請舉行國內或國際型研討會等活動。但檢視這些研討會的內容與成效,真的有達到實質的意義嗎?

 以通識教育所舉辦的研討會來說,近十年來各校的通識教育中心積極參與,再加上由通識教育學會每年進行的「全國通識教育教師研習會」(2015年起由兩場改為一場),提供不少通識教師相互交流與學習的地方。不過,量的增加並沒有帶動質的提升,有下列幾個現象須加以檢討。

 一、重視場面大於實質內涵。舉辦研討會的單位通常對於參與者的多寡十分在意,尤其當報名人數不如預期時,最常聽到的是動員全校師生前來聽講;甚至為了要撐起場面,特別邀請政府官員致辭,以及掛紅布條等宣傳看板,或是直接安排學生當後援部隊,把「聽演講」視為是一種上課方式來充抵。經費較寬裕的學校,還會另外加碼安排學生表演活動,將學生扮成禮儀先生、小姐招待來賓,當作是一場公關服務來消費。

 這種作法或許表示隆重,可吸引多一些人參與;不過如此講究排場下,並不能提升實質的內涵,反而突顯只重視形式主義的排場文化。

 二、研討會主題的侷限。一個研討會要辦得好,讓參與者覺得受益,關鍵就在於會議的主題與各場次的安排。

我們看到通識教育的研討會,絕大部分都是用一個主題貫串整場所要談的方向,並延伸其他的子題討論;或者是各種不同的主題串連成幾場,邀請不同領域的教師參與發表。但卻鮮少針對教學現場的問題進一步深究,譬如在通識課程中面對不同學系、不同年級的學生,其教學策略、教材及方法應如何進行,以及如何培育一位通識教師等議題,是通識教育研討會較缺乏的部分。

 三、論文內容不夠嚴謹且缺乏對話。相較於一般系所的研討會,在通識教育研討會中,有些論文嚴謹度較為不足,時常會看到發表人沒有論文,只用簡報檔(PPT)報告。與談人也不太回應發表人,更別說是仔細評論發表人的文章,有時是各說各話,或是直接把發表會用來宣傳自家的成果。

 其次是在這些場合中,意見交換往往流於短淺,我們看到研討會上缺少對話,或者給予的時間不多,能主動發言者更是稀稀落落。這和我們不注重與別的學者交流互動有很大關係。

 四、領取「研習證明」的怪異現象。只要參加過研討會的人都會發現,會議結束後一定會拿到由主辦單位發給的「研習證明」,上面標示著研習時數。由於大學教師評鑑制度的實行,使得大部分參與者會主動向主辦單位要求這類證明文件,若是有單位無法提供,就很難讓老師有理由參與,造成了以「研習證明」作為條件的奇怪現象。這也突顯參與者的自願性並不高。

 以上的情形,可說是通識教育研討會較常有的景象。有什麼方式能加以改善?本刊曾在第四十五期有文章探討國外舉辦研討會的作法,如:「美國高等教育學會」(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Higher Education,簡稱ASHE)所舉辦的研討會,是值得參考的範例。

 「美國高等教育學會」是一個全國性的非營利組織機構,於1976年成立,該學會長期投入相當大的資源,因此經費的運籌上較為充裕。我們就單以他們所舉辦的「時間」及「地點」來說,「美國高等教育學會」一次會預告三年的地點與時間在其官網上,讓有意願參與者及早規劃行程及預算。

 反之在臺灣,經費來源幾乎是向政府單位事先申請計畫,而且必須遵照它的既定程序;加上其撥款項目又只限縮在某些類別上,以及有時程核銷的規定。如此下來,礙於經費、時間與人力等種種限制,整個研討會籌備無法那麼周詳,更別說是一次要規劃到三年;也很難像國外有足夠的資源挹注,舉辦大規模的國際型研討會。

 並不是說,所有的研討會非得要是「國際型」才算好,而是以目前的情況,表面看起來是百花齊放,事實上是淺碟化,各辦各的結果,欠缺橫向議題的連結性;有些議題重覆,或是型態相近,可能又是一種資源的浪費。我們何不與相同類別,或是其他專業科系(或他校),又或者是各學會之間相互合作,讓資源加乘?也可參考「美國高等教育學會」的作法,改變現有由政府補助計畫的運作模式,例如不限期程,經費累積到下個年度。況且,通識教育強調「跨領域/跨學科」的知識學習,透過如此安排也可產生更深層的交流。

 其次,在研討會的型態部分,應改變過去較為制式化的形式,不只是純粹報告、聽講,而應該更進一步的加強討論,例如分場次、分組別的小組會議,儘量讓每一位與會者都能提出自己的看法;以及有沒有可能論文發表者提早交稿,讓參與者事先下載文章進行閱讀、了解?這些些微的改變,都是促進研討會實質的幫助。

 一直以來,部分通識科目為人詬病的是「知識承載度」不足,但相對而言從某一個層面來看,教師本身的教學經驗,以及是否達到通識素養都是很重要的影響因素,這些都可以是通識教育研討會的題材。

 因此,各校通識教育中心應肩負通識教育師資培育的任務,特別是每年舉辦全國性「通識教育教師研習會」的通識教育學會,更是責無旁貸外;通識教育學會也可統籌目前所有通識教育研討會的議題,召集各校通識教育中心主任(或通識教育計畫主持人),進行通識教育改善與精進的總檢討,積極培育通識教師、提升教學品質的能力。

 綜合上述的考量,通識教育的研討會需要有一定的經費與人力來支應。過去通識教育所舉辦的研討會(研習會)多半是免費提供各方參與,也許可比照專業系所所舉辦的研討會,酌收報名費,以利於活動的推展。

 更重要的是,扭轉「大拜拜式」的通識教育研討會,勢必須重新調整型態,或許可從通識教育學會每年舉行的「教師研習會」開始做起!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