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臺大通識教育改革豈可造次?


文/本刊
 臺灣大學於105學年度實施的通識教育課程變革,是《通識在線》近日關心的議題,因為它關係到通識教育的存亡問題。本刊第69期的【主題論壇】即以此為主,內含臺大副教務長康仕仲對此變革的大要說明,及通識教育學會現任理事長莊榮輝(臺大前任教務長)等學者之批評。

 緊接著,本刊針對第69期的【主題論壇】文章,邀請臺大代表暨嫻熟通識教育的教授舉行座談,座談部分結果刊登於本刊第70期。第70期刊載的三篇相關文章,內容均著眼於臺大此次變革所可能有的缺失及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三篇文章都是通識教育界諤諤之士的大作。

 很遺憾的,從本刊第70期起一直到現在,我們沒有看到臺大校方,針對諸多批評有任何的回應。其原因不外乎「生米已煮成熟飯」、「自家事何勞外人插手」、及「變革的一切行政手續堪稱完備」等幾項想法。更令人遺憾的,不僅是廣大的通識教育學界,對臺大的變革噤口不語,更有些推動通識教育頗有績效的大學也打算接續跟進。我們於是可以眼睜睜的看到骨牌效應的發生,嚴重到會讓當下的通識教育變得面目全非。

 臺大在校內沒有充分論述、溝通、討論的情況下,施行此次的變革,面對校外人士的針砭批評也大致不理,突顯的是臺大的「財大氣粗」與「不知進取」。

 大學本應是人類社會最文明之地,應該體現人類文明最高的精神價值,也就是對「真、善、美」的追求。臺大過往在進行通識教育變革之前,均有詳細縝密之規劃。相較之下,此次變革顯得即興、急促與粗糙,校務會議委員對大學理念的冷漠而近於漫不經心,變成少數掌權者的拳頭秀。

 臺大康副教務長為臺大變革辯護的短文中,他引中研院廖俊智院長的幾句話,為臺大變革的正當性找依據。在中研院前院長糾纏於訴訟、臺大現任校長捲入學術論文造假風波的當下,臺灣社會大眾乃至學界對學術界領導人物充滿不信任,康副教務長以訴諸非專家權威的手法來支持臺大的作為,更顯示在通識教育論述能力上的侷促與短淺,也低估學界人士的智能。

 此次改革對臺大而言屬於一項重大事件,對臺灣高等教育也一定會有相當影響,但其過程及理據顯得如此粗疏與輕佻,很難讓人不覺得臺大領導團隊的失職,及臺大作為臺灣一流大學的失格。

 臺灣部分通識教育學界人士,對臺大此次說改就改的變革置若罔聞,反映的大概是過去幾十年來通識理念並未深植人心。擔任通識教學工作者眾,真正關心通識理念是否能落實者寡。反思過往通識教育的倡導,多是由高瞻遠矚之士擔任領頭羊的工作,如臺大前校長虞兆中 、不久前過世的李亦園、黃崑巖等諸先生,然後教育部從善如流,緊接著才有一般大學的跟風,及大學通識教育課程和行政單位的建制。

 如今,當初的積極倡議者或者已逝、或者老去、或者不在其位、或者不再振臂疾呼,教育部也受制於少數人的媚俗短視,一般大學對通識教育的支持,似乎馬上就要見風轉舵。站在第一線的通識教育同道,面臨此種可能樹倒猢猻散的窘境,竟然也似路人甲乙的不有所表示,足以顯示通識教育在過去的建設只是豆腐渣工程。

 自臺大變革以來,據聞已有數所大學想依照臺大模式來重組其通識教育,如此噩兆又反映了這些大學本身主體性的虛弱不堪。本刊多年來介紹通識教育的各種理論,及依各種理論而可以進行的實踐模式,也不斷有通識教育的先行者(如張一蕃教授)苦口婆心的告訴大家,每校應照其特色及特殊情況,來推動適合其一己的通識教育。

 這麼多年來,各校通識教育的推動往往就以臺大為馬首是瞻。如今在正當性不足、規劃不周及缺乏理想性的情況下,其他大學還要亦步亦趨的接踵跟進,也不就反映了臺灣高教的貧困與狹隘的格局。

 面對這個變局,關心臺灣高教通識教育發展的同道們,您還能沉默不語、坐以待斃嗎?是可忍,孰不可忍,是時候了,通識教育的朋友,大家站出來吧!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