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一期: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

總編輯的話


文/本刊
 生命科學在過去半個世紀中發生了驚天動地的革命,許多人說二十一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生命科學飛躍式的進展,固然帶來了醫療及農業巨幅快速的進步,但也同時引發了許多過去不存在的種種問題──關於安全、倫理、社會及法律。本期【主題論壇】就以「生命科學與通識教育」為主題,除「要旨說明」外,收有六篇文章。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從1991年起,將「普通生物學」列入全校大一新生的必修課,極有遠見。但該校是一小型大學(大一新生不過上千人),人力與物力資源又極其豐沛;該校能做到的事,別的大學很難效法。在本期的「主題評論」裡,羅時成教授剖析了將生命科學列為全校必修,所可能面對的問題及解決方法,結論是:臺灣此時此地的條件都不成熟。我們只能期望每所大學將「生命科學」列入「通識教育課程」,多開設幾門選修科目,而盡量達到其成效。

 【論壇】的其他幾篇文章的作者,都是多年來從事生命科學通識教育有豐富經驗的資深教授。他們各就各自的經驗,從不同角度來探討這一主題,匯文於本刊,極是難得。更值得一提的是,林陳涌教授探討了「生物哲學」這一重要而殊少人注意的課題,發人深省,也大大充實了本期【論壇】的內容。

 本期的【主題座談會】收有三篇文字,回應上期「社區大學與通識教育」的主題。這些文章進一步深刻論述了社區大學與一般大學在通識教育方面的不同性質與使命,也指出當前社區大學發展面臨的種種困難。

 李亦園教授的逝世,引起學界許多懷念。他生前跨足人文與社會科學各個領域,在臺灣大學、中央研究院與清華大學三處學術重鎮都有重要貢獻,實屬難得。本刊上期曾及時刊出總編輯的懷念文,敘述他對大學通識教育的貢獻;本期又徵得四篇紀念文,更追念他的教學風格、為人態度與學術關懷。

 歷年來本刊【社論】的關懷面極廣,主題總不出各種教育問題。本期的兩篇【社論】,都針對當前的大學通識教育提出深刻的檢討。其中,〈臺大通識教育改革豈可造次?〉一文對臺灣大學105學年度始行的通識教育變革提出嚴肅的批評;〈如何扭轉「大拜拜式」的通識教育研討會?〉一文則對近年逐漸淪為形式的各種通識教育研討會、研習會等提出針砭。本刊歷來的參與者都以知識人自許,因此對於教事、育事、學術事,事事關心,總認為社會的進步有賴有識者的持續督策。

 本期的【經典探索】引介法國哲學家馬里旦(Jacques Maritain)的教育哲學著作《教育的十字路口》,其中內容豐富,值得重視。關於教育的目的,書中寫「教育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要塑形一個人,或說,去引導一個不斷開展的動態機制,透過這機制,人形塑自身為一個人。」換言之,教育者應「致力教育成人」,而非「施以全人教育」,這對大學通識教育的設計有啟示作用。書裡又提到「教學是一門藝術,而教師則是藝術家」,這對從事通識教育的教師們也應有啟發。

 書中對於「基礎教育」、「中學教育」、「學院教育」(相當於臺灣的高二至大二階段)及「大學與高等專業教育」分別提出了綱領。法國歷史裡有深厚的哲學內涵,徵諸最近法國在大選中的傑出表現(一舉跳脫左與右的雙重夾殺危機),或許我們未來的眼光應該多注視歐陸,而不要像過去那樣的「惟美是尚」。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