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期:社區大學與通識教育

通識教育及素質教育在大陸發展現況
──3/9-13參與大學素質教育論壇並訪問兩校


文/李曉青
第六屆「大學素質教育高層論壇」
 今年三月初乍暖還寒,「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與本刊一行人,包括理事長莊榮輝、總編輯劉源俊、副總編輯但昭偉、學會理事宋秀娟、學會會員邊瑞芬教授及筆者,9日至11日至南京參與由「中國高等教育學會──大學素質教育研究分會」主辦、南京農業大學承辦的第六屆「大學素質教育高層論壇」。

 「素質教育」(原「文化素質教育」)是中國大陸1995年由教育部開始推行,2011年在「中國高等教育學會」裡正式成立「大學素質教育研究分會」負責統籌,其宗旨是深化素質教育的工作,提升高等教育的質量,每年固定會由不同學校輪流舉行一場研討會。近年來該分會將「文化素質教育」改為「素質教育」,不只侷限在文化素質裡,更有助於素質教育的推廣。

 本次探討主題「素質教育與一流大學建設」,其中的「一流大學建設」是大陸十八屆五中全會和國務院,在去年提出《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主要著重創新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水平提升、創新優秀文化傳承等內容,皆與素質教育有緊密聯繫,因而以此主題進行討論。

 研討會的第一天,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浙江大學、廈門大學、香港教育大學等代表參與,長年推動大學素質教育的張豈之、王義遒,胡顯章等人也獲邀出席,據主辦單位統計有350多人參加。上半場除了重要領導致詞外,中國高等教育學會會長瞿振元則針對此次會議做一說明。

 瞿會長談到,素質教育是貫穿教育之中,也是教育的核心,由於過去的專業教育偏窄,科技越發展越需要素質教育。他進一步表示,「素質」指的是思想道德、文化素質、專業及技術素質等,因此這次會議聚焦四個方面探討:一、加強道德思想素質教育、價值判斷;二、著眼以知識為載體的文化素質,特別是通識和專業教育制度方面的構建;三、重視體育和美育是素質教育的基本要求;四、提升素質教育的水平,包括師資及教材、優質資源共享、網路學習等。

 接著大會安排五位講者報告,特別邀請今年高齡九十的西北大學前校長張豈之,以〈論文化自信與我國高等教育──兼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特色〉為題發表。

 張教授從幾個面向來談,先提到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大開幕式上,對「文化自信」的論述,強調文化自信是國運興衰的命脈、民族精神獨立性的基石。接著談大陸高校全面實施素質教育以來,主要是培養優秀綜合素質的專門人才。他認為,中國的大學借鏡西方大學的通識教育,不能只是著眼於不同知識的傳授,而是要用自己的價值觀、思維方式將各種知識融會貫通。最後提到推展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性,提出高校應開設中國傳統文化的必修課程,宣揚傳統美德。

 其他四位講者:南京農業大學副校長董維春談農林人才培養中的素質教育;北京理工大學副校長李和章從一流大學之道,談素質教育的關係;大連大學副校長李玉光則從應用型高校談創新創業教育模式研究與實踐。值得一提的是,南開大學副校長朱光磊介紹南開的通識課程體系。本刊曾多次報導南開的「數學文化」精品課程(參見18、31、36期),這是一所在數學研究之外,也重視數學教學的學校。朱校長除了說明課程模組創新、榮譽學分等,特別提到通識理科教師比文科少,可用「招標」(共同聘任)的方式來解決此一問題。

 此次大會中,主辦單位還安排了一場重要的儀式,大學素質教育研究會英文更名、揭牌及Loge展示。研究會祕書長龐海芍解釋,「素質」二字的英文大都用Quality、liberal等字,但這些字卻很難表達中文的意涵。經考量,唯有另訂名詞“Suzhi”(素質),以中國話語的體系,用中國的學術化語,才能彰顯其意義。如此改變,多少跟前面張豈之所提「文化自信」的論述,強調中國大陸本身應有自己主體性的價值,有密切關係。

 下半場專題論壇有五個子題進行,臺灣則有五位分別在各場次發表:第一場「素質教育與一流本科教育」(劉源俊:〈大學教育:專業、通識與素養〉);第二場「素質教育理念下通專結合的培養制度構建」(李曉青:〈論臺灣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融合之困境與發展〉、宋秀娟:〈大學通識教育理念與實踐──以大葉大學為例〉);第三場「教師發展與通識課程建設」(莊榮輝:〈通識教育之實踐〉);第四場「素質教育思想體系研究」(但昭偉:〈博雅教育的兩種模式:杜威與赫欽斯在1936-37的辯論及其遺緒〉);第五場「大學素質教育實踐經驗交流」

 大陸研討會的一大特色大多用「分場次」的方式進行討論,可更深入探討各個子題,有助於發表人及與會者之間的交流。不過很可惜的是,筆者所在的場次(其他場次亦是)提問不多,發表人因座位背對觀眾而互動極少。

 總計這次論文收錄有75篇,大會及論壇發表58篇。不過上臺發表中,有半數以上沒有論文,只用簡報檔(PPT)報告,這與臺灣的通識研討會有相同情形,且論文嚴謹度較為不足,主辦單位應須加以把關。但也有值得推薦的論文,如:香港教育大學徐慧璇探討2012年以來,香港推行四年新學制及新的課程架構,八所高校通識教育的課程變革情形;陸軍軍官學院毛宗山針對素質教育深入探討,並指出素質教育無法具體落實原因,是對內涵理解不一,因而造成素質教育根基不穩。他認為首要應界定素質的基本內涵,以及其要素構成、形成過程、關鍵、結果及規律。

 第二天研討會也是最後一場次,主辦單位安排四位講者報告,北京大學前副校長王義遒以西南聯大的啟示,談通識教育與一流人才的培養。今年是西南聯大成立八十周年,他除了述說西南聯大自由學風,也談當時通識教育的理念與課程。清華大學文化素質教育基地副主任程鋼延續前面西南聯大介紹,並舉曾任大學校長的蔡元培、羅家倫、梅貽琦,談其辦學理念與思想。通識教育學會理事長莊榮輝分享臺灣大學通識教育三段改革歷程。北京大學教務部副部長盧曉東,則以近來元培學院擴大選課及轉系的變革做說明。

 接著由各專題論壇的主持人,分別彙報各場次交流情況;主辦單位並宣布明年由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學院承辦下屆研討會。

參訪上海二工大、復旦大學的通識教育
 行程的最後一天我們參訪兩所大學:上海第二工業大學及復旦大學。這兩所大學皆以實施通識教育為主。相較於素質教育,通識教育在大陸雖然起步較晚,卻被視為是未來發展的趨勢,因此現有越來越多的學校實行通識教育,跟官方推行的素質教育有所不同。

 這次在戴從喜教授的熱情邀請下,訪問上海第二工業大學(簡稱二工大)。若聽其名,會以為還有第一工業大學(上海工業大學),事實上這所學校在1994年時已與上海科技大學、上海科技高等專科學校合併在上海大學裡。而二工大於1960年成立,是一所工科見長的學校,該校的主校區雖在浦東,但校園內因有黃浦江穿流而過則分浦東、浦西,十分特殊;另一特色是工科學校有餐旅科系,校內有旅館、餐廳,學生可直接參與實習。

 目前有一萬二千多名學生的二工大,除了大學部、研究所外,還設有三年制高職。為了培養學生成為應用型的人才,謝華清副校長說明多項培育計畫,包括「中本貫通」(高中+大學),另有兩年在德國實習,以及向「勞動模範」拜師學藝等訓練。在通識教育方面,該校領導體認通識教育對工科學校的重要性,2014年8月成立了文理學部,並設有通識教育中心。另一方面,為更徹底改善整個學分制度,校方將大學總學分從180降為140學分,高職則降為100學分,但通識學分數不變。這對於以專業科系為主的學校非常不容易,臺灣的大學也曾嘗試降低總學分數,不過卻變成通識學分減少。

 下午由復旦大學許平老師的協助及通識教育中心辦公室主任劉麗華安排下,我們參訪具有百年歷史的復旦大學。雖然本刊曾多篇介紹復旦通識教育的理念,還是有些新的發現值得一探。

 我們曾在第二十一期報導復旦為了推行通識教育,考察許多世界一流大學的辦學理念,包括這次深入瞭解2003年參訪的耶魯大學,是推動改革最主要關鍵。更重要的是,當時全校教師進行了一場關於通識教育的大討論,之前副總編輯林孝信教授也特別專訪推動此大規模討論的秦紹德書記與王生洪校長,認為當時復旦的老師普遍不瞭解通識教育,但「大討論就是大學習」,若要實施就必須讓大家一起討論。反觀臺灣,無論大學或政府部門在制定政策時,常缺乏論辯的精神,主事者往往只憑個人喜好強行通過。復旦的作法值得深切學習!

 另外,通識核心課程委員會主任孫向晨介紹了2005年成立的復旦學院。目前復旦有五個四年制的住宿書院,每年大一新生是不分科系到各個書院裡,大二或大三才分系。因各系錄取名額有限,到大二分系時,也會有熱門選系的問題。他們解決的方法是,招生仍以科系為主,如此到大二、大三分系時,若學生無法進入選擇的科系,會以高考(大學會考)選填的志願為主,同時避免一窩蜂搶熱門科系的問題。

 除了瞭解復旦大學近年來的發展外,孫主任也說明2015年11月由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及中山大學所組成的「大學通識教育聯盟」。目前這個聯盟(實為合作夥伴)在2016年時,再加入香港中文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廈門大學及重慶大學等六校,擴展至今已有十所學校。該聯盟在成立時,委託由復旦大學創辦《通識教育評論》,希望藉此學術交流平臺,提升大陸通識教育的理念與研究水平,以及最新研究成果。

大陸通識教育未來發展可期
 總的來說,從這幾天參與研討會到兩所學校訪問,發現幾個現象:一是在整體建設方面,距離筆者上次到大陸隔了快五年,特別感受大陸發展十分迅速,尤其是硬體建設上;各校也積極向國外包括臺灣的大學學習,也發現有不少與業界合作等計畫。但這些從外汲取的經驗,不見得符合當地學校實際需求(各校師資及組織結構不同),因而在內涵與品質上顯得不足。這或許是張豈之等前輩們所殷切期盼,以素質教育提升高等教育的質量,重新思考文化主體的重要性。

 其次是通識教育在大陸發展的初步觀察。過去大陸的通識教育業務大多會放在高等教育研究所(院)底下,現有越來越多學校專門設立通識教育的專責單位,除了上述上海二工大、復旦外,還包括廣東工業大學、嶺南師範學院、廈門大學等都設有「通識教育中心」;吉首大學張家界學院在2010年成立「通識教育部」;湖北大學則在2011年成立「通識教育學院」等,這幾年也在快速進展中。

 因此,值得更深入探討的是,這些通識教育單位的業務性質為何?是否和臺灣相符?有些學校只設單一的「文化素質教育中心」或「通識教育中心」,兩者的業務是否相似?若學校兩個中心都設立,如:廣東工業大學,其組織結構又是如何運作等,將是我們之後持續瞭解的方向。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