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期:社區大學與通識教育

天賦與熱情決定孩子的未來


文/黃致誠 全教總副秘書長
 教育是什麼?對當代教育產生重大影響的教育哲學家杜威曾說:教育沒有定義,教育既是手段也是目的,教育即生長。

 生長二字代表著萬物的生命過程,從小至大、幼稚到成熟,長大既是完成生命的手段,當然本身也是目的。萬物多樣各異,生長也意謂著順應其本身的天性,否則會折損、殞落,樹木需要陽光、空氣、水,強迫不給予當然無法生長,各種生命需要的生長條件也有很大不同,沙漠、沼澤、熱帶、寒帶、高山、低谷……等各不同,強迫而不順應生物秉性與條件,當然難以正常生長。人又何嘗不是如此?每個人天生基因不同,家庭與社會成長環境各不同,自然長成出自己獨特的天賦與興趣,有如萬物一般,多樣、歧異、複雜。

 孩子自落地以來,教育就開始產生影響,教育是在幫助孩子生長,應該了解各自不同的天性,但大人們往往忘記生長的意義,忘記孩子的多元差異,忘記他們各自的天賦與熱情,在升學主義的迷思與壓力下,要求考試得分甚於一切,但是這些考試科目只是國、英、數、自然、社會等智育成績,這些科目只是包羅萬項學習領域的少數而已,其他項目不受重視,其他能力被排斥,把所有人放同一個模子裡相比評、論斤秤兩,他們被大人們放在標準化分數的評價上,不僅未能考量個人天賦與能力,也會澆熄他們的學習熱情。望子女成龍鳳的善意無可質疑,但卻造成愛之適足以害之的結果。

 羅賓森(Ken Robinson)在《讓天賦自由》一書中提到,現代教育體系出了問題,主要有三個面向:偏重特定學科能力、科目階級制度、依賴特定種類的評量方式。後果就是,教育系統灌輸給學生非常狹隘的「智力」與「能力」,同時,又高估了特定的知識與能力。因此,造成學校漠視其他能力的重要性,也忽略了這些能力對於維繫個人與社群生命的影響力。這種階級導向、一體適用的教育方式之下,天性不適合這種學習方式的人,便逐漸遭到邊緣化。多數學生從不曾盡情探索自己的能力與興趣,這些學生的頭腦以不同的方式運作著,他們與整體教育文化格格不入,不知壓抑了多少青春,不知浪擲了多少人才。

 在快速變遷、高度不確定的當代,「世界是平的」宣告未來全球化下有著更大的競爭和挑戰,同時也代表著更多的機會和可能。加州柏克萊分校物理博士曼羅迪諾(Leonard Mlodinow)在《醉漢走路》一書,說明隨機性對生命強大的影響力,世事雖無常難掌握,但有一項成功的因子卻是可以控制的:嘗試的次數、抓住機會的次數。即使擲銅板是偏向失敗的,有時候終究還是會擲出成功的。就如IBM的先驅華生(Thomas Watson)所說:「如果你想成功,就加倍你的失敗率。」想要成功就要不斷的嘗試。

 暢銷作家葛里遜(John Grisham)的《殺戮時刻》退稿達二十六次,第二本書《黑色豪門企業》也一波三折;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蘇斯博士(Dr. Seuss)第一本書《我想我在桑樹街看到了它》,曾被二十七家出版社拒絕;而J.K羅琳的《哈利波特》第一集初稿也被退了九次。但涂爾(John Kennedy Toole)這位作家,被拒絕太多次,對小說的出版完全絕望,因而自殺身亡。不過他的母親始終堅持,十一年後《笨蛋同盟》出版了,得到普立茲小說獎。從一本偉大小說的創作,到那本小說揚名立萬,期間有很大的隨機性與不確定性。這就是為什麼不管在那一個領域,成功人士都是同一類的人──高度熱情不放棄的人。

 當孩子從進幼稚園就開始為未來升學做準備,儘早學寫字、識字、算數,雙語、才藝等,小學補習、國中更劇,為了可以進明星學校、明星班,為了應付升學考試,年輕的生命與熱情投注於重覆、單調的背誦與記憶,為了拼成績必須放棄許多的探索與學習,主動思考、了解自我、發展興趣性向都缺乏,摸索未來、嘗試錯誤的機會也受到剝奪,哪裡能培養勇於嘗試、不放棄的熱情?社會以成績分數高低評價學校、教師、學生,在考試領導教學下,我們已離教育本質愈來愈遠。

 值此新課綱課程改革之際,我們要朝向脫離升學主義的緊箍咒,還給學生、教學適性多元的空間,唯有培養學生了解自己、探索天賦、思考解決問題,才能激發出生命的熱情,唯有天賦與熱情才能滋生恆心、毅力與勇氣,當人生中面臨諸多挑戰、挫折與機會時,也能持續探索、前進,成就自己、成就社會。「教育即生長」的意義歷久彌新,培育學生展現出屬於自己的天賦與熱情是教育存在的根本之道。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