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0 期(2017年05月)

古來萬事東流水,大江茫茫去不還
──從台大通識教育之變革談起


文/劉阿榮 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學系教授
 李白〈夢遊天佬吟留別〉與〈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兩詩中,各有一句發人深省的話語,結合起來是:「古來萬事東流水,大江茫茫去不還。」原詩的意義各有所指,我把它們連結起來,主要想表達一個觀念:台灣通識教育自1980年代台大虞兆中校長提倡,經許多關心大學通識教育發展的前輩們,用心規劃、推動,各校亦群起而效尤,逐漸蔚為風潮,甚至影響到海外之港澳及大陸各高校,其貢獻與成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近來得知台大對通識教育課程做了相當幅度的調整,其效應也逐漸影響至其他學校,相關討論在上一期的《通識在線》,已有多位學者表達看法。個人過去與通識教育也有相當淵源,能受邀來和各位學術界先進共同探討「通識教育的變革」,感到十分榮幸。基本上我對當前台大通識課程變革及影響,正如前引李白的那兩句詩「古來萬事東流水,大江茫茫去不還」,意思是過去許多人共同努力所爭取到的一些通識發展空間(如通識核心課程的開設,自主性的存在,扮演與專業課程共同達成大學教育的目標……),都將會因通識逐漸弱化而「東流水、去不還」?但願是我的「杞人憂天」,而不是「不幸而言中了」!

 個人擬從思考問題的觀點、變革的邏輯、引發的效應、具體的建議等四個項目加以說明:

一、思考問題的觀點
 由於我過去曾擔任中央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主任(部長),因此對公、私立大學的通識教育有基本的理解。另一方面,我在中大又擔任專業系所所長,在元智也擔任人文社會學院院長七年,所任教的系所(社會暨政策科學系)又是專業系所。因此,我覺得從通識與專業兩種不同角度,來思考台灣通識教育的變革,是很有意義的,比較不會陷於本位主義的立場,而且盡量能專業與通識兩邊同時觀照。

二、變革的邏輯
 學術要進步,就必須有改革變遷,不論是出於主動還是被動;也不管是從組織結構、群體觀念、個人心態……各方面去變革創新,都有其必要。不過,改變是為了符應社會的需要、考慮學生的心理,而「與時俱進」的改革,不應該是基於所謂「資源競逐」的立場,進行權力與利益的重分配。換言之,改革應該是改得更適切、更妥當,要盡量發展各校的特色,也要兼顧不同領域、不同群體的核心價值與發展,否則若藉改革之名,引發資源掠奪之實,甚或背離教育的基本精神與價值,就未必適合(即便一時能取得優勢,長久之後終會得不償失)。

三、引發的效應
 台大作為國內學術界的龍頭地位,台大的變革是否會形成「強震效應」或出現「雁行理論」,還需要觀察。但願台大的變革是引領各校通識教育「向上提升」的力量,而非趨於弱化或虛無的困境!因為不同的學校擁有不同的條件與資源,台大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綜合型大學,它所具備的條件在其他學校很難仿行,即使援引借用,也難免「邯鄲學步」,所造成的偏誤是相當明顯。例如:台大有很強的歷史學系、社科院、法學院與各系所,學生在台大修課,可以在不同院系的課程中找尋其所希望學習的重點和內涵,而其他學校未必有此條件。據我所知,某校通識教育的改革,要廢除「歷史領域」、「民主與法治領域」的課,改開「程式語言」,但該校並無歷史系、政治及法律系,學生在此方面的知識與涵養,相當欠缺,本來藉由通識課程來補救充實,但通識將這些課程廢了,學生要獲得這些領域的知識與涵養恐怕不易。

四、具體的建議
 基於前述的邏輯與觀點,我對通識教育的變革,提出三項具體建議:

 (一)通識變革要有一套理論基礎為依據,說明改革的必要、改革的重點、改革後確實會比之前更好(改得更好而不是更壞),才進行改革;更穩重一些的作法,最好先有一部分(如某些院系)試辦、試行,經過一些時間後,再客觀的評估,檢討改進,如成效良好則擴大推行(如成效不佳,自當放棄)而不是用嘗試錯誤的方法,使學生和老師甚至整個學校,付出了不必要的代價(好比政府推出一例一休所產生的後遺症)。

 (二)最核心的通識課程還是要維持,而且宜由學校統一的單位(如共教會或通識教育中心)主導。各院系有熱忱、有專長的教師歡迎來通識支援開課,但不宜把此核心的課程,轉移至各專業系、所各自去開課,「五花八門」名為創新,實際上是「一校多制」的良莠不齊、差異懸殊。當然,如果各專業系所有很好的點子與做法,盡量提供通識單位納入實施。至於「核心通識」多少門?幾學分?則應依各校情況而訂定。核心以外的「特色通識」課程,則可以保持更大的彈性。如果能以跨領域方式開課當然甚佳,但成本甚高,成效仍宜評估。

 (三)通識改革的焦點,最首要的不是課程,而是教師的教學創新與學生的學習心態。長期以來學生把通識教育視為「營養學分」,迄今並無太大的改觀,如果學生不重視、專業教師的冷言冷語或批評,任何人開通識課都會很挫敗。當然通識教師的教學創新也是教學成敗的關鍵,我曾經參訪一些通識老師的上課,有熱心/有創新的課程,深獲學生的歡迎,教學效果也很好。例如我們曾多次邀請某一老師到校講課,其內容充實、多元創新、圖文樂曲並茂,既展現理性知性,又充滿感性詩興,聽眾豈能不陶醉於其中?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