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70 期(2017年05月)

成為一所推動社會創新,在行動中學習的學校


文/蔡傳暉 台北市社區大學民間促進會理事長
華梵大學教務長        
一、知識解放、公民社會
 1994年台大數學系黃武雄教授提出由地方政府設置社區大學的構想。1998年3月,全國性的社區大學籌備委員會正式成立,同年5月4日籌備委員會發表「五四新宣言──人民要有自己的大學」,宣示推動社區大學的決心。1998年9月28日全國第一所社區大學──文山社區大學正式於台北市木柵國中開學,目前全國共有87所社區大學。

 二十年前的台灣,只有少數人念過大學,多數人被拒於大學門外。社區大學的設立就是要將知識從大學的象牙塔中解放出來,將艱深的學理轉化為人人易懂的白話知識。其次,台灣雖然已經民主化,然而距離理想的公民社會仍有一大段距離,如何培養民眾關心社會、參與公共事務的能力,邁向公民社會,刻不容緩。因此,社區大學以「知識解放、公民社會」為目標,定位為平民大眾的高等教育場域,課程規劃以現代公民養成教育為主,著重通識性能力培育,而非職業技術訓練;著重公共議題探討,與社會生活結合。

 開闊的知識視野、理性判斷與價值選擇的能力、成熟的人際關係,均是現代公民不可或缺的基本素養。專業技術能力可以在職訓練,或在其他職訓機構、補習機構得到完整的訓練,社區大學則以通識性能力培育為目標。

二、社區大學的通識教育理念
 大學是知識的殿堂,強調知識的發展創新,大學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同為大學的兩個支柱。通識教育要讓人站在較高的位置,以較寬闊的視野對人類知識的發展有整體性的掌握,同時能夠有跨領域的溝通對話能力;專業教育則是要讓人對於某一個知識領域,有深入專精的研究了解。做為一種成人學習機構的社區大學,則是屬於成人學習中的通識教育。傳統正規大學的成人推廣教育,以學士學分班、碩士學分班為主,基本上是學系專業教育的推廣,偏向職業實用取向的教育,較少有通識教育的推廣。

 社區大學的學術課程可以擴展人的知識廣度,培養思考分析、理性判斷的能力,引領社會的進步價值;生活藝能課程可以學習實用技能、藝術陶冶,精緻的休閒生活,提昇人的工作能力與生活品質,改變金錢消費型的社會,形塑一個生活型的社會;社團活動課程,可以培育公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能力,引發人的社會關懷,從關心、參與、學習中,凝聚社區意識,邁向公民社會。

 社區大學學術課程一般分為人文學、社會科學、自然科學,與各大學的通識教育課程相近,觀其課程名稱亦有相似之處。知識解放的意義為何?以「社會科學」領域為例,目的在於使長久被壟斷、切割的社會科學知識,回到人民的社會生活之中,重新扮演啟蒙、批判的角色;使一般大眾能夠運用這些知識,重新認識、反省社會生活中的種種現象,建立公民意識、關懷社會。

 傳統大學教育所傳授的是「套裝知識」,是各個專業領域中系統化、抽象化的理論知識,主要提供人們從事某種專業工作所需要的知識與技能。社區大學「解放知識」的特點則是強調「經驗知識」的學習與建構,更精確的說,不是要把知識單向的傳授給學員,而是師生一同討論、學習、體驗,從實際的實踐行動中建構屬於自我的知識。有別於學院中套裝知識的學習,在社區大學,學員不是被動接受書本或老師所傳遞的知識,而是要在學習的過程中參與知識的建構。

 社區大學催生「公民社會」的目標,表現在引導學員關心社會、參與公共事務的努力,然而公共參與必須立基於深刻思辨的基礎上,避免淪為民粹式的盲動。因此,知識解放是公民社會的基礎,在共同討論、反思、行動的過程中,得以深化社會參與的層次。因此在課程設計方面強調公共性,即便是藝術課程,亦皆能與社區連結。

三、社區大學學員的學習生態
 通識教育是否應該提供一套系統化的課程,引導學員按部就班、循序漸進地做有系統的學習?社區大學一開始就是以學習者中心的理念在發展教學,每個學員的需求都不一樣,以一個固定的框架驅使學員做齊一式的系統化學習,是完全不適合成人學習。學員依循自己當下的人生困惑、對知識的渴望或因為喜歡某位老師的風格而跟著修課。學習的進路很自然地隨著自己的人際關係、學習需求,逐漸開展出來。

 成人的學習不是在一個架構好的階梯上逐級攀升、進階學習,而是水平的向外連結。學員可以從任一門課開始,逐漸延伸到其他課程的學習,自然形成自己的學習網絡。每個學員都會逐步發展出自己的學習進路,發展出自己的課程結構與系統。因此社區大學的辦學經驗中,任何外加於學員身上的學習指引、規約乃至學程制度,通常都是有名無實,成效欠佳。

四、社區大學的發展困境
 社區大學在課程制度上相當程度模仿傳統大學,固然有社區大學也能頒授學位的期盼,讓民眾有上大學的感覺,所以採用大學的18週學期學分制。社區大學的課程委員會、教師聘審會、校務會議等設計,都可以看到傳統大學的形貌。然而社區大學爭取學位並未成功,套上身的傳統大學框架反而成為包袱,過度自我設限,反而失去了自由的想像空間,不利於形塑社區大學的學習特色。

 傳統大學科系本位主義嚴重,學生被侷限在學系內,無法自由選修其他各科系的課程,而學系課程的發展又是以教師個人的想法來開設,逐漸形成以教學者為中心、學系本位的僵化體制。目前各大學掀起了一股鬆綁的呼聲,要求讓學生自由地在無涯的學海中學習,社區大學自始就沒有科系的設置,也沒有足夠的資源發展科系,反而能讓學員享有最大的自由度,規劃自己的學習進程。

 社區大學知識解放的目標是否達成?學術課程不易開課,民眾學習仍是輕鬆休閒取向,社區大學固然在地方文史、社區營造、環境生態、弱勢關懷等課程發展出特色成果,然而主力課程仍然是以生活藝能課程為主。

 傳統大學因為網路時代的衝擊,課程教學也面臨了必須求新求變的壓力,同時也開始重視在地的參與、實踐。在時代快速變遷的今天,社區大學是否仍具有進步性?是否依舊能回應新的社會發展需求?雖然學員們的學習活力旺盛,然而社區大學在理想的實踐上卻是步履蹣跚。

 社區大學多數的課程是在教室中進行,以「開課、招生」為日常校務推動的核心,制式化的課程消磨了辦學者的熱情。學員在教室中學習,日復一日,學習的動力也會因年紀漸長而停滯。網路興起,學習的方式有了巨大的轉變,蒐集資訊、交流經驗,傳統的教室學習不再是唯一的方式。找出年輕世代的學習模式,檢討制式化的開課模式,此刻的社區大學正面臨著轉型的巨大挑戰。

 我們要啟動典範轉移的討論,邁向「社大2.0」!

 鬆綁與創新,社區大學必須先放下「開課」這件事,自我解放!

五、社大2.0:以公民行動學習來推動社會創新
 社區大學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舊時代的產物,還是繼續引領時代進步,成為社會創新的基地?

 今天的年輕世代是否視社區大學為一個可以實踐理想的場域?十九年前,在新店花園新城的伸杖橋之夜,黃武雄老師向滿座的年輕朋友介紹社區大學的理想,感召了許多投身社會運動的工作者,紛紛加入開辦社區大學的行列,擔任基層的推動者或是講師。

 社區大學必須能掌握台灣社會的發展全貌,找到關鍵議題,在真實情境中透過公民行動學習,推動社會創新。「社會創新」的意涵係指能夠面對社會真實課題,重構進步的社會價值,提出解決方案,並付諸實現。

 社區大學長期關心的課題:食農教育、環境永續、地方學,都可以發展成為具社會創新意涵的公民行動學習。以「地方創生」為任務,結合社大師生及工作團隊,從行動中進行學習,協助學員在地創業。或以食農教育為主題,解決食安問題、提倡友善土地,從學員關心自己的食安問題著手,學習新知,瞭解自己可以具體落實於生活中的方法;透過親自栽種或共同購買,建立互助合作的組織與運作方法。

 其次,在社區大學傳統所關心的議題之外,必須更開放地發掘我們所不熟悉的社會發展議題,更加貼近真實而完整的社會。

六、社大2.0:以主題式學習取代傳統制式化課程
 通識教育在傳統大學中一直是處在弱勢邊緣,兼任教師、大班教學,常見的媒體報導是學生排隊搶課或轉售課程。通識教育不等於通識課程,課堂之外的行動學習,往往更有成長蛻變的教育效果。檢討傳統學習方式的框限,社區大學必須打破侷限在教室內開課的思維,而是以任務導向、行動工坊的概念,來創造學習的熱情、實踐的激情。成年人透過自主學習,透過與他人的互動討論、網路蒐集資料,自然可以有知識的增長與能力的提升,社區大學必須轉型成為自主學習、行動實踐的基地。

 成為一個實踐行動的基地,例如社會企業創新創業的基地、地方創生的基地,社區大學推出的主力「產品」將不再是為期18週的制式化課程,而是一種主題式的、多元的「公民行動工坊」。以主題式學習取代傳統制式化課程,開發具社會創新意涵的主題任務是課程發展的重點;在師生及工作團隊的行動過程中,自然產生課程的學習需求,因此會有很多的短期課程、工作坊,彈性開課。

 傳統18週或12週的制式課程仍有其存在的重要價值,可以提供民眾一般性的基礎課程。

 最後,社區大學必須引進社會企業的經營理念,學費收入只是整體收入的一部分。「公民行動」無法迴避「市場價值」的挑戰,也必須以創意來創造營收;將「接受市場考驗」視為是「接受社會檢驗」的一部分,如此,我們才會謙卑地面向社會、回應社會的需求,而能自給自足、永續發展。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