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七十期:社區大學與通識教育

被輕忽的宗教教育


文/曾錦坤 中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西歐許多國家高中有哲學課,但不知有沒有宗教課?學哲學讓人頭腦清晰,對事情能做出理性判斷;學宗教讓人建立人生目標,瞭解宗教現況,至少不會陷入宗教狂熱或盲目與詐欺的陷阱。無可否認的,宗教事件頻傳,而且每一件都駭人聽聞,就像大禹治水一般,不能疏導其源頭,事後的防堵與補救就很費工夫了,這就是我們主張宗教教育的主要原因。

 台灣早期是不許有宗教課的,現今的高中課程,除了「中國文化史」會側面涉及些許之外,也沒有正式的宗教課程。高中該不該有宗教課?現在討論,似乎有些迂遠,因為現在的大學,課程琳瑯滿目,就是沒有必修的宗教課。換句話說,台灣的年輕人,如果他不選修的話,到大學畢業都接觸不到宗教課程,大學如此,遑論高中了。我認為這極不合理,不僅影響國民素質,而且製造社會爭端,執法和保安人員會疲於奔命。

 大約二十年前,宗教課程解禁,首先是設立宗教學研究所,然後開始在大學部設系。我認為,很幸運地,這些都做對了,而且做得很好。社會上明顯存在許多不同的宗教,必須要各個宗教都一般性地涉及,才能讓學生開拓胸襟、相互包容;相對地,也促進社會的和諧。無可否認地,這些宗教學系所,背後都有特定的宗教支撐。只要他們拿捏分寸,不灌輸特定宗教信仰,或強迫學生參加宗教活動,我們都可以包容。

 嗣後就有單一宗教設立系所及專業修道士進入校園,拿取正規學位的雜音。這種做法,我個人是堅決反對的,因為這絕非社會之福,修道士專心修道就是了,為何還要來撿這個便宜?再說,單一宗教進入校園,豈不是要各據地盤、相互角力?從另一個角度看,宗教戰爭再起,如果是形勢所迫,那也就認了;如果是主動去締造這個機緣,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深恐教育部昧於宗教的性質,拿不定主義,像早先大學設校一般,來個通通有獎,悲劇重演,那可真的會是萬劫不復了。如果要單一宗教設立系所的話,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一個學校同時要設立三個以上不同宗教的單一系所,讓它們彼此制約。不過,這會是可能的嗎?

 無可諱言地,許多大學校園周遭都有宗教團體(新興宗教更多),方便傳教及學生參加宗教活動,這點政府不能不予以重視,不要等出事了才恍然大悟,甚至手足失措。有些人說,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湊在一起又如何?偏偏宗教就是這麼奇特,穆罕默德和耶和華湊在一起會如何?你說呢?宗教要麼就各行其是,互不侵犯;要麼就各種宗教並列,讓它們相互尊重、彼此制衡。至於發展單一宗教、或讓修道士取得學位,用公家資源培養單一宗教的修道士,那擺明了就是行一己之私、製造社會紛爭,這時就連最起碼的促進認知瞭解、相互尊重包容的目標都不可能達成了。一動不如一靜,政府應該看清事實,謹守超然的立場,不要被單一宗教所利用。

 宗教號稱終極關懷,救世濟人是它必然包含的目標。回教徒否認他們一手拿可蘭經、一手執劍,但許多宗教確實都把宣揚教義、吸收信徒納入他們的工作範圍。試問,不宣揚教義、吸收信徒的,明顯沒有濟世熱誠,那它還能算是宗教嗎?有些新興宗教,甚至把傳教成績當作修行的一部分,而各分支相互比賽競爭,修行內容不可見,傳教成績卻有目共睹。你說,在這種態勢之下,信徒能不賣力傳教嗎?民間信仰更加紛雜,燒王船、炸寒單、放天燈、點蜂炮、迎媽祖、八家將,節目繁多,不知你的評價如何?最近有幾次陣頭互毆,你真的沒看到報導嗎?民間信仰明顯地更需要關切、疏導。

 對於宗教領域,教育單位還是謹守理論探討的原則為是,修行和活動自來就不是教育的重心。我們只提供各種宗教的基本教理和相互認知的平台,至於最後你是否會選擇信仰或信仰什麼宗教,那是你個人的自由。人可以沒有宗教信仰,但對宗教不能一無所悉,腦袋空空,魑魅魍魎就會乘虛而入。相信經過這一番理性的思辨與認知,迷信或詐欺的機率會降到最低。

 二十歲前後,是個人世界觀、價值觀建立的時期,年輕人對宗教必須有起碼的認知。許多年輕學生參與宗教活動,發覺老師和業界首腦都來了,老師和業界首腦都相信了,我們還懷疑什麼?這是標準的訴諸權威,替代個人的認知與思考。對於這些學生,我要提醒他,你們老師是學什麼的?是學宗教的嗎?還是學土木、電機的(舉例而已)?如果是學土木、電機的,你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推斷?如果說學土木、電機就可以通達宗教,那我們這些學宗教的活著何益?我相信各大學宗教系所的老師不會是宗教狂熱,為什麼?看多了故也!見怪不怪故也!你不相信宗教系所的老師,反而信賴土木、電機博士,這就是讓我傷心難過的地方。

 宗教學開山祖,德國學者馬克思繆勒(Friedrich Max Müller, 1823-1900)說:「(對於宗教)只知其一者,一無所知。」這是他的代表作《宗教學概論》第一章的標題。僅知單一宗教,那麼,你頂多只是個信徒,因為無從比較,所以你不懂其他宗教,甚至也無法給自己的宗教定位,所以是一無所知。只知其一,已經是很悲哀的了,如果一個國家自始就沒有宗教教育呢?那不就是放牛吃草的沙漠荒原?

 《易傳》說:「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用現代的話說,就是政府有教育民眾的責任,有為人民建立價值觀、人生觀的責任。須知,宗教是很會出事的,你不去理會它,它就會來糾纏你。別的不說,大學部二到四個學分必修的「宗教學概論」是最起碼的。對此,政府責無旁貸,各大學必須堅持:我這麼認為。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