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通識與公民教育的經驗分享


文/魏少君 東海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大家好,我是魏少君,專長領域是經濟社會學,目前在東海大學通識中心與社會學系,以及逢甲大學、弘光大學開設公民領域與社會通識課程。同時,我也從事藝術創作工作,在各種類型的空間舉辦展覽活動。感謝通識中心主任王崇名教授的邀請,今天我想與你分享,在教學過程中的一些體驗與心得。

 每學期我的教學工作平均每週約18-20學分,每門課的人數約60-80人,由於往返於不同的大學校園,密集的課程與學生背景的多樣性,促使我快速累積大量的教學經驗與自我成長。教學之餘,我是一位剪紙藝術工作者,創作主題是動物與自然元素的連結,在一張紙上創造一個世界,是最享受的過程。這幾年,我以創作與展覽活動作為自己個人與社會的交流管道,以不同的專業身分與社會連結,讓我在教學上有更豐富的靈感與體驗。目前在大學的通識工作中,如何提昇學生個人的學習動機、同理心、以及行動力,是我想要達成的教育目標,以下是我個人的教學經驗,與你簡單分享。

感覺與學習力
 在升學主義環境中養成的人,除了威脅與利誘,還會為了什麼而產生學習動機?如果沒有考試升學、工作金錢,人還會主動理解什麼事情?在升學與市場導向的教育氛圍裡,可以觀察到某些學生對於自己的教育選擇日漸疏離,或者傾向於無感,缺乏學習目標,同時也不容易發展出長遠的師生合作關係。如何改善這個現況?有時候冷冰冰的專業術語、數據、名詞、概念、抽象的學術辯論,的確讓學生不容易感受這些資訊所代表的意義。

 在實際的作法上,我逐漸選擇將自己與他人的故事、情感與幽默感帶入課堂,作為引導學生想像力與記憶力發展的策略,有時候確實能激發人們內在的真心回應與學習成效,因為我們通常能夠記得那些為我們帶來「感覺」的人事物。在課堂上中,我發現人們之所以對環境變得「無感」,主要是因為社會世界經常傳播大量缺乏行動力、沒有選擇、不自由、無法自我負責的負面訊息。在社交經驗方面,人們之間徒具形式的社交手腕,缺少有溫度的資訊交流,讓年輕學生容易放棄與他人合作的想法。然而,在教室裡我經常觀察到,一旦學生們接收到某些讓他共鳴的訊息,激勵人心的案例,往往也會產生很豐富情感回饋,調整學習對於自己的意義。

 我希望能在學習動機方面,鼓勵學生從被動轉變成主動,而啟動學生的感受是引發自願學習的關鍵之一。「感覺」是我們確認自我與他人的「關係」與「意義」的基礎,當我們對自己的教育「有感覺」,我們才真正開始學習。因此,我在講述自我觀察與引用他人故事時,除了鋪陳專業領域的資訊,同時也需要與學生分享經驗,如何將學術與個人的社會實踐產生連結?身為人,有什麼經驗曾經讓我感動?面臨價值衝突的時刻,我如何作出選擇?因為能夠觸動彼此的故事,有時候更容易幫助我們將抽象的概念具體化、視覺化,進而轉化為讓人有感覺並且難忘的記憶。這就是我引發學習動機的方式,目前為止,也已經得到了一些很正面的回饋。

故事與同理心
 其次,我自己在課堂上對於啟發社會和諧、合作協調這類人與人的互動目標非常期待,因此如何引導學生的同理心是我認為教育工作的核心價值之一。而分享自己如何化解衝突、建立信任關係的成功(或失敗)經驗則是我的方法。在課堂上,有時候我會從自己的故事或者某些人物的紀錄影像作為素材,討論生命帶給我們的體驗,或者分享自己日常生活對周遭人事物的觀察,連結課堂的教學主題,進而引發學生的感同身受與同理心的能力。

 我認為同理心是當代社會發展,與化解衝突現象的重要特質之一,這就是一個人,經常能夠去覺察、感知他人情緒的能力。許多學生在下課之後或者書面文字中,會提及自己在人際關係或者親密關係中曾經經驗過的創傷,霸凌、背叛、冷漠、不信任、缺乏尊嚴等等。許多故事的共同點都在於,人們缺乏經常能夠體貼地設身處地去感受他人的心情,體驗他人感受的基本能力。

 因此,在課堂上我也特別重視同理心的傳達,透過自我與他人的故事,希望能夠幫助學生營造同理感受的條件,透過故事細節以及觀點的轉換,化解心中僵化偏見與衝突,進而促進學生在社會互動上選擇合作而不是選擇冷漠。例如,某一次課堂上,我分享了自己在親子關係中調解衝突的社會技術,以及同理心的必要性,有位學生眼泛淚光,下課經過了解,原來她和自己的母親有一段未解的陳年衝突經驗,經過討論與交流,我鼓勵她當下就決定面對這份感覺,並且為這份感覺採取行動。隔週在課堂上,她很高興地給了我回饋,據說是比自己預期中還順利地化解了心中的結,當然我也很高興她能在有感覺的時候,帶著勇氣立即為自己採取行動,也改變了自己的未來。

 在我的經驗中,如果我們講述了某個溫暖的社會互動經驗,或者連結學生生活裡的議題,或者提供化解衝突的智慧話語。不但是在教導學生在生活裡如何活用自己的知識,同時也能夠促進師生之間的互動深度。與你分享。

責任與行動力
 最後,我認為有效地將想像力、價值觀轉化為現實,是教育過程裡重要的經驗。我自己在人生經驗中發現,選擇將良好的價值觀落實在社會世界,並且成為自己的未來,關鍵在於培養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以及實際行動的經驗。在教學過程中,我發現某些類型的學生在一生中,長期缺乏為自我負全責的經驗。人們在需要自己解決問題,或者從錯誤中學習的時刻,沒有能夠清晰地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為何,以及確認自己的核心價值。長時間缺乏目標,或者沒有選擇地從事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造就了不負責任的經驗。也因此,即便當前有許多勵志電影、書籍,鼓勵人們為自己採取行動、改變、或者脫離舒適圈之類的建議,但是這類學生往往停留在想法、等待、被動的階段,而無法真正地產生行動力。

 因此,相對於花時間討論名詞、概念,我選擇實際引導學生進入社會現象的細節,提供生動的比喻,以及實際面臨選擇的經驗,更能引發一個人參與社會的動力。分享自己在面臨生涯抉擇、經濟低潮、人際關係、親密關係衝突的時刻,如何在環境限制中作出全新的選擇,並且為自我的選擇負全責,全然參與自己的人生,並且對於過程中的每個細節體驗完整。例如,學生經常引用「興趣不能當飯吃」作為自我設限的故事,認為自己不快樂、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不是自己的責任,是社會造成的,而且大家都一樣。對此,我的回應是,首先,不是大家都這樣想,有許多人每一天認真地投入、開創自己的人生,其次,我分享自己在離開學校之後,選擇投入藝術工作的經驗,我想與他們分享的重點是,選擇的意義在於了解自己的目標、訂定明確的計畫、然後投入時間去採取行動,然後充分體驗自己的選擇過程。

 恐懼的人,是不認為自己有選擇的人,也無法採取改變與行動。有趣的是,在我分享故事的過程中,學生對於「真實的人」在選擇時面臨的內在兩難、雖然害怕但還是作出行動的勇氣、選擇改變之後的全新經驗、自我價值感的提升之類的感覺,往往會特別產生共鳴,而有時候這些故事不但對學生有所啟發,我也深深被感動。

小結:教育應該為金錢服務,或者金錢應該為教育服務
 時至今日,大學教育越來越趨向市場導向,如果我們以企業財團、金錢市場的標準來看待教育,許多課程目標逐漸被認為不符合勞動力市場的需要。如果我們希望將學生窄化為「人力資源」, 將建築窄化為「硬體設備」,將教職員工窄化為「成本開銷」,確實大學需要為了服務金錢而重新調整自己的功能。

 但如果反過來,金錢只是為教育服務的基礎條件,我們真心決定好好使用資源,以「人類幸福」、「自我實現」、「環境責任」、「社會和諧」作為教育目標,那麼目前我們還有許多未完成的發展空間。我很幸運,出生在全球資本主義、市場導向的價值觀還沒有全面擴張的時代,在教育過程中,許多人鼓勵我要思考如何對世界作出貢獻,而不只是「設法活著就好」。在過去,教育工作者對於師生互動有很大的自主空間與彈性,過去的師長們也會與我分享人生與自我成長的寶貴經驗,在我面臨生命抉擇困境的時刻,給我睿智的建議與實質的幫助。所以我很希望如今我面對的學生們也能夠經驗到,這些我在大學裡曾經體驗過的教育價值。以上與你分享,自己在教育現場的觀察與教學心得。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