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二十一世紀大學之理念
與臺灣高等教育的展望研討會」綜述


文/李曉青
 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在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國際會議廳有一場探討臺灣高等教育發展的研討會,這是由臺大共同教育中心與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共同舉辦。在研討會的上半場,除了進行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院長的交接儀式外,主辦單位特別精心安排黃俊傑教授的退休茶會,倍感溫馨。

 下半場分別有三個場次進行。專題演講由高教評鑑中心董事長黃榮村,以「全球化時代臺灣高等教育的挑戰與展望」為題,主要說明大學面對壓力與競爭下的組織與功能調整。

 他先談大學校長與教務長的角色轉變。以臺大為例,整個時代大變動下如四六事件、解嚴前後期間、太陽花學運等,校長和教務長皆扮演關鍵性的角色。接著教育部啟動五年五百億、教卓計畫與高教評鑑後,學校的治校策略又產生重大改變,校長與校級領導轉為充當動腦與拉氣笛的角色,並且越來越重視校務發展計畫訂定、大學社會責任、校園博雅氛圍等經營,尤其在企業市場概念下,大學重視經費的取得,把學生當作「客戶」,大學所教越來越與社會接軌。

 其次談高教經費問題。黃教授提到,先進國家的高教經費在國家總體資源上是優予籌措,納為國家競爭力之重要一環,但臺灣與國際相比,卻落差許多;加上少子化、私校法捐資興學精神之落實、教育RTC的設立、校地校舍使用類別變更等,都是未來高教待解決的問題。他建議,產業界應與教育界合作,可適度改善學用落差的困境,臺灣各級教育也應在兩岸與國際競合關係的脈絡下,做好定位與投資。

 第二場綜合座談主題為「二十一世紀大學理念與實踐」,由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理事長莊榮輝主持,有三位與談者發表。淡大校長張家宜先簡介大學的歷史,從十二世紀到十五世紀的歐洲中古大學,當時是師徒制,教學是大學最重要的任務;十五至十八世紀時,歐洲當時社會發展是培養優秀的公民,替國家做事;到了十九世紀,美國大學強調民主化,培養獨立的人格;二十世紀美國提出公共服務;二十一世紀,大學發展注重全球化。從整個脈絡下來可發現,現在的大學不僅要重視教學和研究,同時要培養愛國的國民、民主化精神,更要注重公共服務及全球化,大學所扮演的任務越來越大。

 第二個部分提到大學的精神,強調大學的自主,每一所大學都有它辦學的理念應予以尊重。但她做了十幾年的校長,常聽教育部要「鬆綁」,現實狀況卻離大學自主有很大的差距。第三是二十一世紀所面臨的挑戰,包括少子化的問題、全球競爭所帶來的排名衝擊、不斷的創新研發,以及經費的短缺,張校長綜合這些問題,提出幾點淡大目前的作法。

 另外兩位校長,中原大學張光正以中原大學為例,從理念出發到競爭力的提升。中原強調「全人教育」,主要在尋求「天」、「人」、「物」、「我」的和諧,不僅傳授知識,更幫助學生認識生命的本體;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則引用許多外國先進的發展資料談大學的歷史與使命。

 最後一場主題「臺灣高等教育的前瞻」,臺大教務長郭鴻基主持,同樣有三位與談人。中國文化大學校長李天任以1/12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裡,包括國立、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國立、私立科技大學校院協(進)會、專科學校教育聯盟等共同向蔡英文總統提出的建言來談。內容除了提到臺灣目前所面臨的問題,如前面張家宜所提:生源問題,人才培育與產業界接軌、大學如何在國際上競爭,尤其是學費政策和資源分配等,政府應該跨部會解決。另也建議,國家級研究單位如中研院、中科院、工研院、國衛院等,應整合在大學體系裡,對國家才有幫助。

 臺師大張國恩校長也提了這次大學校長會議所談到高教諸多問題,其中特別是「競爭型計畫」所衍生的現象。他指出,這十幾年下來,教育部推出許多競爭型計畫,雖然透過獎勵來引導學校發展,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是干涉學校的管理。因為各大學經費不足,除非自籌款比例高,學校很難不去申請;而教育部公布這些獎勵型計畫是否通過,也是很大的問題。此外,評鑑系統也影響各校的發展。他舉哈佛大學每幾年會找一批學者評鑑,是用「國際觀點」的高度提出改善,而不是有多少國際生,或寫很多報告才叫國際化。最後他分享近來臺師大調降學分及通識課程的改革。

 第三位東吳大學前校長也是本刊總編輯劉源俊教授,論說臺灣的大學系統。他先簡介目前所有的大學系統,國立大學共五個大學系統,私立大學如佛光山教團創辦的「佛光四校一體大學系統」。以這些大學系統成立的法源,依據2005年版《大學法》及教育部現行《大學系統之組織及運作辦法》規定來看,國立大學組成的大學系統,頂多像是美國大學的「合作會」(consortium,策略夥伴),還談不上「策略聯盟」。

 劉教授再說明美國大學監理型態。美國的公立大學都屬州立,各大學都是法人,由董事會監理。只有州立大學是組成大學系統,私立大學則組成合作會或策略聯盟。州立大學「系統董事會」經州議會通過後由州長任命組成,監理系統內各校。各校校長向總校長,也就是系統董事會的執行長負責,不直接面對州政府。反觀臺灣,國立大學並非法人,也沒有相當於董事會的設計;且系統校長是由「系統委員會」自我生成,而教育部照樣管到各校。

 因此建議,目前六十多所公立大學太多,自當整併,在整併前宜先仿照美國形成正規的大學系統。大學系統的組成,應由教育當局修改《大學法》後全盤規劃。

 總結上述而論,大學從中古時代演變至今,已發展成多元化的樣貌,如黃榮村教授所言,越來越與外面的社會接軌。但這樣的轉變是否對大學有益?或許大學本身應與外界有一適當反省距離,才能審思其真正的價值。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