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詩詞欣賞與科學


文/劉廣定 臺灣大學名譽教授
 古代的詩詞都是可吟唱的,尤其是詞原本就是一種音樂文學,用字有一定的平仄叶韻而且優美傳神,才能感人動聽。只是現代人不知如何吟唱,只能讀其文字,欣賞其文學內涵了。2015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乃頒給一位寫作歌曲的音樂家,許多人覺得詫異,若回顧我國古代的詩詞,則知只要寫得好,自有其文學價值,無須大驚小怪。

 詩詞雖大致可分詠景的、詠物的、詠事的、詠情的、詠懷的和詠志的等幾種類別,但詩人墨客的作品常兼具不只一種含義,例如詠景的同時也詠情或詠懷。其所詠的情、懷時常並不明說,須由讀者自行體會,因而造成不同評注者之解說可能不同。惟詠景物的部分,一般乃寫實,具有一些基礎科學知識的讀者,則易於了解,也可能提升欣賞的層次。

聲光與詩詞
 以張繼所寫著名的唐詩〈楓橋夜泊〉──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而言,山寺的清晰鐘聲,喚醒了山下船中的旅人,舉目望去,月已下沉,滿天霜霧,加上閃閃的漁人燈火與啞啞的烏鴉啼聲,益添愁緒。故淺見以為這首詩是寫實的,而關鍵在末句「夜半鐘聲到客船」,用字看似平淡,但乃「點睛」之筆。實際上,也是符合科學原理的。

 依據聲學的基本原理,聲音是一種「波」,人耳能聽到的聲波(或稱音波)有一定波長範圍。傳遞聲波必須經由介質,固體、液體或氣體都可以。聲波傳遞的速度,稱為聲速或音速。聲速因介質種類、狀態等因素而快慢不一。介質為液體或氣體時溫度愈高,密度或濕度愈大,則聲速愈快。聲音在不同介質中速度不同,因而產生折射現象。溫度低,聲速慢,故聲波自高溫處向低溫處折射。夜晚和凌晨,接近地面和水面的氣溫比高處低,鐘聲傳出以後,就向溫度較低的水面進行,清晰地傳入舟中遊子之耳。

 光也是一種「波」,但與聲波不同,不須經由介質傳遞。人眼能見到的光波(稱為可見光)也有一定波長範圍(約400-800奈米)。光波進行時若遇到大於可見光波的物質所阻礙,則發生反射現象而產生「影」。著名詩詞中寫到「影」的很多,例如李白的(月下獨酌):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雖然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詩人很清楚「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的現實,也知道「我舞影零亂」的現象,完全是寫實的。

 至於北宋詞人張先,其詩詞句中善用「影」字,詞句如:「雲破月來花弄影」(天仙子);「柔柳搖搖,墜輕絮無影」(翦牡丹);「嬌柔懶起,簾押殘花影」(歸朝歡);「中庭月色正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木蘭花慢);「那堪更被明月,隔牆送過秋千影」(青門引);及詩句如「浮萍斷處見山影」(題西溪無相院),世謂「張三影」。但有關「三影」是哪三句的説法不一,卻都包括了「雲破月來花弄影」。這首「天仙子」的後半闕是: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雲散月顯,花枝因風搖曳而影動,故曰「弄影」,末句「明日落紅應滿徑」與其呼應,寫景生動逼真,無怪乎王國維先生在《人間詞話》裡讚曰:

雲破月來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張先另有「木蘭花慢」(乙卯吳興寒食),其後半闕為:

行雲去後遙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靜。中庭月色正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
 
寫月色清明,可以看見楊花飛舞;而花過無影。又在「翦牡丹」(舟中聞雙琵琶)的前半闕有:
 
野綠連空,天青垂水,素色溶漾都淨。柔柳搖搖,墜輕絮無影……。

也是描寫晴空之下墜落的柳絮浮蕩無影。由於楊花與柳絮都很纖細,且隨風飄動,詩人看不到明顯的影子,用「無影」是上佳的寫實用辭,與一般不同。

水天一色
 初唐著名文士王勃曾在〈滕王閣序〉寫下迄今仍膾炙人口的「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乃述秋日從南昌滕王閣上觀賞到的景色──秋高氣爽,晴空萬里,有單飛之鳧與飄盪的數點白雲,而清徹之贛江水與青天連為一色。這是沒有環境污染的好天氣所呈現之實境美景,古人詩詞中常有對「水天一色」有所描寫。上文所提到張先的「翦牡丹」中「天青垂水」即是一例,其他如韋莊〈菩薩蠻〉有「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范仲淹(蘇幕遮)有「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等。

 藍天白雲,人們習以為常,但少人想到為何是「青天」。這是由於光波進行時遇到直徑較波長為短的粒子,則因交互作用而發生散射現象。散射強度與波長的4次方成反比。可見光的紅、橙、黃、綠、藍、紫各種顏色深淺不同之光中,藍光和紫光的波長短,大氣中為小粒子散射藍光和紫光的強度大,效率因而較好。一般人眼對藍光的敏感度超過紫光,所以我們看到的晴空,無論日夜,多是藍色。也因此李商隱吟出了「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千載絕唱。

 那麼,江河湖海的水為何是藍色的呢?教科書裡不是說「水是無色、無味、無嗅的液體」嗎?實際上,水本來就具淡藍色,只是水不夠深時,一般肉眼看不出來罷了。1993年有兩位科學家用一直徑4公分,長3公尺垂直懸掛的鋁管,以透明無色壓克力片封閉一端。管中充滿純水,管的下端放一白紙並令日光照射其上。然後從水管上方觀察,果然「水是藍的」!其原因是水分子內O-H鍵振動的倍頻(overtone)組合吸收微弱的紅色光,而呈現其互補色──淡藍色所造成。

暮靄沉沉
 宋代詞人柳永的〈雨霖鈴〉是許多人愛讀的,詞曰: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總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文訊》第348期有篇楊明女士的大作,她說:「我一直以為唐詩宋詞這些中國古典文學是寫意的……讓我想起『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這闕詞句所描述的風景。那個黃昏我站在江邊,看見緩緩上騰的水氣,才驚覺古典文學作品是寫實的。只是因為過去沒有看過這樣的景物,我只能以寫意來想像來定義,這樣的發現對我而言是充滿震撼的。」表示文學家原先,及親身在武漢的江邊對「暮靄沉沉楚天闊」的不同看法,原以為是「寫意」,後才知是「寫實」。

 這首詞也是筆者喜愛的。中秋佳節卻須與喜愛之人分別,「方留戀處,蘭舟催發」,只得「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場驟雨之後,空氣濕度變大,也就是空氣中的含水量增加。由於黃昏時刻氣溫下降,水面上濕氣更是蓊葧難散。此現象完全符合液體(水)蒸發與凝結的「狀態」變化原理,也令人產生「暮靄沉沉」,一片朦朧的意識。加上寒蟬鳴聲淒切,更添哀傷情緒。無論寫情、寫景,都是寫實。有真實的情和景,才更能感動讀者,令人反覆咀嚼不已。

小結
 本文取材於2014年11月12日國家教育研究院「2014閱讀饗宴之旅──系列演講」,筆者所講「化學人讀國文」之一部分。結論為:

一、詩詞之寫實佳句常合科學原理。

二、讀文藝性作品想到科學解釋,學習科學原理聯想詩詞名句,都可增加樂趣。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