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跨界學習和關懷社會的通識課堂


文/王錦雀 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
 支援通識課程將近20年,對於學生用「營養學分」戲謔指涉通識課程,我反而期許自己的通識課堂真得能在經營下帶給學生營養。通識課程要真正達到「營養」成效,它是需要被用心經營的。也就是說,通識課程要被視為營養,是需要通識課程授課教師展現良好專業知能、正向教學態度和適宜教學技巧共同營造的。當學生視它為營養學分,授課教師更該戰戰兢兢自省,我的通識課堂在如是的規劃推動和經營下,它能展現真正營養的內涵嗎?

 臺灣對通識教育的關注議題,從早期關切任課教師是否符合學術專長、釐清通識教育理念、目標和策略,到現今關注教師的通識素養、任教條件和精進學習。就像多數的爸爸媽媽,並非天生就是新生兒照料高手,多數人是在陪伴新生兒成長過程中,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的爸爸媽媽。20年來支援通識課程,我一路也像新生兒的雙親,從懵懂無知、摸索畏懼、戰戰兢兢到相互學習成長,一條永無止盡仍然需要學習的任教歷程!就像多數父母陪伴小孩成長的歷程:每個成長階段需要擔心和轉換調適的心境,總是持續發展也呈現差異。

 隨著社會和時代的轉變,通識教育教師當然也需要跟著調整和轉換,就像我們永遠不會制式地將照料新生兒的做法和態度套用在與已經長大成青少年的互動上。教師任教的歷程,就像陪伴小孩長大的父母角色,角色扮演必須是動態的、與時俱進的,否則再如何用心經營,這樣的課堂很難營養。

 換句話說,通識教育的任課教師其規劃的通識課程內涵,常常是隨著時代背景所欲達成的通識教育目標是一致的。從大學求學時代到通識課程任教生涯,我經歷和見證了如是的改變。如臺灣解嚴前的年代,通識課程扮演政治社會化的重大功能,所以課堂規劃常常隱含更多政治化的教育意涵;解嚴後的年代,通識教育被視為跨學院相互補充多元專業的課程。所以通識教育教師盡其所能在課堂上展現其豐厚學識內涵;進入千禧年後,面對網際網路社會的發展,學術專業概念輕而易舉地透過社群網絡取得,各校通識教育的目標幾乎傾向「符應全人教育的實踐」。因此,隨著我們陪伴的「小孩」長大了,邁向了不同的學習階段,通識教育教師的課堂設計規劃和目標策略也必須跟著調整。近年,我的通識課程很快地朝向「跨界能力培養」、「與生活和社會產生關連」加以調整。

 因為社群網絡的發達,改變了單一知識傳遞的型態,也改變了社會生存的能力。我的調整係源自於學生端的衝擊。我永遠記得:一天中午的導生聚會中,學生告訴我「有些老師的課,不滑手機可惜!」轉譯來說,就是「有的老師值得滑手機」。這是出生在社群網絡發達時代的「原住民」帶給我的震撼,他們讓我知道知識傳遞管道和方式真的改變了!於是我頓悟了「網路找大師、教室見老師」的真義,打從心底裡,調整和改變我授課的心態和模式。因為網際網路發達的社會型態,只要你願意(懷抱濃厚的學習動機),網際網路任你瀏覽搜尋各類知識,如果你資料搜尋技能了得,網路上大師為數眾多,知識承載量驚人;那課堂教師在有限的節數限制下,就該調整扮演成延續學生強烈學習動機的角色。藉由回答「通識課堂教什麼?」、「通識課堂怎麼教?」以及「通識教育教師扮演甚麼角色?」檢視學生到教室見到老師後,通識教育教師自我的教學特色和課堂經營態度。

 首先,「通識課堂教什麼?」20年來我任教兩個分屬不同學術領域範疇的通識科目,分別是「現代民主政治」和「哲學入門」。前者開設於年輕人對政治愈形冷漠的年代,我必須明確地覺知這樣的社會氛圍和適度地調整課程目標;後者,在哲學沙漠的臺灣想吸引學生自願地修習哲學課程有相當難度。但是不管是哪種學術領域範疇的科目,透過通識課堂「提供不同專業互助與對話的機會,突破專業知識的狹隘化」,這是社群網絡中的大師無法協助實踐的;透過教學活動單元的設計,幫助學生融通博雅涵養、了解多元文化與價值,培養宏觀視野,進而能具有尊重生命、關懷社會、服務人群的情操。這也是網路大師難以幫助學生涵攝的。因為要「落實全人教育的目標」、「培養學生跨界能力」、「提供與生活產生關連的內容」,必須透過通識教育教師們致力於將社會重大議題(甚至是爭議性議題)和時事融入課程。藉此營造跨界學習,並讓通識課堂與生活和社會產生關連。

 再者,「通識課堂怎麼教?」通識課程在設計上,如果能多運用活動課程、善用「問題導向」或「議題中心」教學法。藉由設計活動課程、選擇與生活和社會關連的議題,採小組討論、導讀和報告等方式,從中引發學生自學熱情和學習動機。部分的議題選擇授權學生,尊重學生多元興趣與適性發展,考量學生的能力及實用性以為活動課程設計依據下,就易於激發學生對於社會議題的興趣,落實素養導向的教學目標。各項教法當中,適度設計經典專書閱讀,也能培養學生自主閱讀習慣。藉由閱讀的引領,能充實跨界知識內涵並拓展視野。

 活動課程的好處尚不只如上述所言而已,透過團隊合作的形式,讓來自不同學院的學生可以相互啟發、補充,批判思考、價值澄清,是一種讓彼此間智慧碰撞和意見磨合的同儕學習歷程。小組活動和報告能意識到個人和團隊的力量,充分瞭解團隊合作的重要性。亦即,透過活動課程的設計讓不同科系學生藉由小組活動,從合作中實踐跨界學習,並且透過小組討論和聚會,凝聚小組成員的向心力。藉由小組合作互動歷程,能促使學生發揮人際及內省智能,透過系統思考的過程以凝聚共識,並完成小組合作任務。

 再則,透過課堂的提問、小組的討論、報告的分工,及閱讀心得與學習檔案的撰寫與彙整,除了能誘發學生的書寫能力外,透過閱讀意義的建構,更能達成深層思考,發展出個體的完整的學思歷程。所以,個人偏好採用撰寫個人學習檔案方式做為評量方式之一。藉由閱讀學習檔案,能看見學生學習成效和深層省思,對自我的教學也不斷提供檢視依據。

 最後,試答「通識教育教師扮演甚麼角色?」20年的通識教書生涯,教學的確是一種藝術的展現;通識教育教師也須戰戰兢兢產製叫好又叫座的通識課堂,所以在設計和實踐課堂光有扮演好編劇、導播、演員角色的期許是不夠的,教師也同時要扮演好觀眾、好的製作人,也要對課堂進行市場行銷,以吸引學生目光和學習動能。試著闡述這些概念:「教師視為編劇」──課程大綱如何設計規劃得動靜態皆宜,以吸引學生是一門功夫。「教師是導播」──調整規劃物力及人力,讓課堂順利推動,盡顯個人風格。「教師是演員」──教師展現個人生動有朝氣的臺風、條理分明的口條和言說魅力,盡力扮演好具明星風采的好演員。「教師是觀眾」──課堂中師生互動和學生報告過程中,教師應期許自己扮演好一個好觀眾,專注凝聽欣賞,並提給予肯定讚美。「教師是製作人」──通識課程的授課內容要社會和生活產生結合,教師就必須扮演製作人,負責搜尋和結合各種人力和物力資源,以豐富課堂多樣性。「教師視為行銷人員」──教師也要期許自己能抱持著市場行銷的態度面對自我的課堂,讓自我的課堂廣受學生歡迎也是必要的。

 最近大學課堂教師全班打零分事件1,通識教育教師期許自己編、導、演、製作、觀看和行銷通識課堂應該是不夠的,因為如果能自我期許扮演影評者的角色,以開放犀利的期許心態評論通識課堂,那這樣的通識課堂才能一直呈現動態地回饋發展!所以如果你問我教師的通識素養,需要何種條件和養成過程,以及這些條件和素養達成了嗎?就個人經驗論之,永遠沒有養成的終點,教學相長是一條無止境的學習歷程!隨著社會的變動,對社會保持敏銳的察覺和應對,適度調整教學心態和保持學習狀態,是通識教育教師們共同信念!在通識教育的任教路上有許多相互扶持和共同成長的夥伴,為實踐教育藝術,大家共勉!


注釋
1.〈被評空洞 世新講師竟全班打0分〉,《蘋果日報》新聞,2017年1月19日,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70119/37525300/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