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涵蘊通識素養的一點淺見


文/曾漢塘 臺灣大學哲學系兼任副教授
 我習慣在思考議題前澄清其中若干基本觀念。

 我所謂通識教育,是指大學生的一般養成教育,相對的是專業或專才教育。但我並不希望我們對通識教育只有一種刻板且僵化的理解。各校依其辦學理念差異,其通識教育的設計也不必然要相同。

 擔任通識教育課程教師固然需要培養其通識素養?但我更認為所有大專院校教師都應該具備一定程度的通識素養。因為很多大專院校的校長、教務長或學院院長等,常都是不擔任通識課程的專才,但卻要回過頭為該校的通識教育政策掌舵,若他們不具備點通識素養,這不就顯得突兀了嗎?

 那何謂通識素養?事實上,很難有個外在明確指標來辨識誰具備通識素養或誰不具備通識素養。我個人認為,那不是有無的問題,而是程度的問題。而且程度的高下,不是要跟別人比,我是要跟自己比。我期待的通識素養,至少要相當程度領會傳統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希望要涵養的那顆自由心靈。要能鼓動堅強的意志,向上、向善去追求,並為自己的追求負責;要懂得去培養良好的性格和品德,能奉獻自己、關懷他人。也要相當程度了解一般教育(general education)希望去涵蘊的那些學習方法的掌握、心靈視野的開拓、思辨和批判反思的習慣,及適應未來變化的基本能力之培養等。總而言之,通識素養是要有一種「君子不器」的恢弘氣度,卻也不是各種知識的雜湊而已;要能夠掌握貫穿各種知識、技能背後一貫之道,卻也懂得適時、適地、適人的合宜權變;要懂得傳承、更要能夠創新;是個人身心靈昇華的養分,也是社會文明建構的要素。

 回到問題核心,怎麼去培養這份通識素養?個人三點淺見是:

一、要有開放的心靈。成見越大、我執越重,就會離這份素養越遠。蘇格拉底要我們認識自己的無知,也許就是最大的啟示。

二、要有堅強的追求意志。胡賽爾的現象學提示,知識與意向性(intentionality)是不可分離的。沒有追求,就沒有習得。我們就是這樣勉勵學生的,當老師的自然不例外。難怪古人會說:「為學之首要在立志」。

三、希望各大學能培養出這樣的討論和成長的氛圍。個人的意向固然重要,校園文化形塑也很重要。多舉辦通識的研討和交流,籌組讀書會等,讓各不同領域教師能彼此成長,這些都是不錯的構想。有時,這也是催生開創性研究的契機。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