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臺灣大學通識教育一點省思


文/曾漢塘 臺灣大學哲學系兼任副教授
 由我提筆檢討臺大通識教育,無疑是諷刺。因為執教三十幾年來,除哲學系專業課程外,幾乎每年都有開設哲學概論、邏輯、道德推理,人生哲學與批判思考、思考方法、甚至創意思考等等,我自認為是通識的課程。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通識課程在臺大開設。嚴格說來,這篇文字可算自我省思。

 首先申明,在我念大學時代,無所謂通識教育名稱,只有共同必修課,像大一國文、大一英文、中華民國憲法、中國通史、中國近代史、國父思想等,理工科則普遍必修微積分、物理、化學等必修課。像哲學系這類敏感學系,更被要求必修中國大陸問題研究等課程。有些師範院校甚至必修《四書》。

 當時,我修習的哲學系老師們也許為了想開拓學生知識視野,還規定必修心理學,必選一科第二外語,同時還必須在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法學緒論等三社會科學科目中選修一科。另外,為了學生在中國哲學研究打穩根基,還規定必須跟中文系一起修習文字學和聲韻學。

 我瑣碎談了這麼多往事,只是要大家一起省思,為什麼過去這些課程規定,會在後來面臨一波又一波的改革要求?依我四十四年來的高教經歷的記憶,當然很清楚這幾波高教課程改革背後的思考。

 依稀記得,第一波高教課程改革主要的訴求是「以通識教育取代共同必修課」。而大部分改革要求者沒說出口的真正理由:是對教育部統一規定之共同必修課中,含帶濃濃政治意識形態的反彈。說出口的理由反而是:不希望學生囿於自己偏狹的專業,而缺乏寬闊的心靈視野。因此,初步的通識課程改革芻議,大都是分為四或五個核心課群,諸如人文學學群、社會科學學群、物質科學學群、生命科學學群等,鼓勵相關系所老師開設,要求學生在自己專業以外的每個核心課群選若干課程修習。

 但這階段改革是以外掛形式進行,阻力很大。原來的大學共同必修課程沒有廢除(事實上,原開設這些課程相關系所或教師也會有相當程度反彈,因為這會影響到其員額編制),要求的通識學分也就不可能太高,大概約十學分左右。不過,縱使只是這十個學分的額外要求,影響也不小。

 首先,學生對額外修習學分要求難免反彈,因此,各系開始檢討自己科系的必選修學分要求。既然已有通才思維的通識課程設計,那原有各系基於通識思考所要求的一些必修課,全部在這個階段廢除。說得具體一點,原來臺大有很多系是必修哲學概論或邏輯課程,最多時,哲學系老師必須擔負二、三十班這類課程,在這個階段紛紛廢除(當然,哲學系原有三十幾位的教師員額編制也降為目前的二十人以下)。同樣,我學生時代哲學系必修的那些社會科學選修、文字學、聲韻學、心理學、第二外文、大陸問題研究等等必修課全部都廢除了。教育部也在這股風潮下,把過去規定最低138學分的最低畢業學分數降為128學分。換言之,各系課程都在這波通識改革要求下進行一次大檢討。

 其次,這波通識改革也相當程度衝擊原有共同必修課程的教學。過去各校統一的大一國文或英文教本不見了,由每個任課教師自編教材,或經典文選導讀、或寫作指導、或文學欣賞等各類課程呈現,以更彈性、更活潑、更有效果的方式來進行。從某種程度言,這波通識改革主要的成果,反而出現在這些共同必修課程上教材教法的改進。

 待1990年代大法官會議釋憲指出,教育部在《大學法施行細則》中規定《大學法》所沒有的大學共同必修課程要求,違背大學自主的精神。這給了臺大第二波更大幅度通識改革的契機,在黃俊傑、江宜樺等教授的主持下,參考了國內、外各校的通識教育的精神與辦法,尤其是哈佛大學最新的通識教育改革的種種想法和做法,而有了目前八大領域核心通識課程的辦法。

 這一波的改革無疑是比較進步的。原有的共同必修課程大幅度降低,只保留語文能力課程十二學分,其他科目都融入通識課程中,當然,通識課程的學分數要求大幅提高,學生的選擇也比較有彈性。同時,由於參考哈佛新一波改革的思維,這些領域核心課程設計中除了關照傳統的博雅教育思考外,也加入適應未來世界變化、重視多元文化、開拓國際視野等要求。

 談完了我對臺大過去通識教育改革的若干體認後,我想提出我個人在這所學校擔任通識教育課程的一些省思。

一、改革還不夠徹底
 不管是用過去的共同必修課的名稱或現在的通識教育的名稱,甚至西方常用的liberal education或general education,思考的初衷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我們這所大學想為自己的學生提供甚麼樣的共同基礎教育。像目前臺大共同教育中心的課程設計還區分基礎課程和通識課程。可以大大方方使用通識教育這個名稱,把基礎語文能力課程、服務課課程、體育課程都融入,讓課程設計更多采、更多元、更具彈性。

 我所謂不夠徹底還包括課程的檢討機制不夠完備。表面上,目前共教中心有開設通識課程的審核和淘汰機制。哪些課程能當通識?哪些不能?有形式上的審查,甚至連教學大綱都會審查。同時,學生教學意見調查評鑑值不到3.5者,該教師不得再開設通識課程等規定。臺大也了解大學老師們不喜歡被檢討,目前的做法是鼓勵代替懲罰,每年都會選拔一些優良通識教師來表揚,並將其事跡上網,提供其他開設教師參考。但我所指的檢討機制不只是這些。更具體的說,共同教育中心必須經常去檢視:目前八大領域核心課程的設計是否符合我們原先想要培養出臺大人之原始教育目標?每個領域的課程提供是否足夠?根據主客觀環境的變化,是否該主動規劃、邀請或鼓勵某些教師開設新的課程?這些通識課程能否與各系的專業相互激盪,產生更多的創發等?

二、對話不夠
 根據目前臺大的做法,有些通識課程是臺大共同教育中心主動規劃並聘邀某些兼任教師來擔任這些課程;有些是鼓勵各相關領域的各系教師提出適當的課程,通過審查後開設;甚至有些是各系必選修課程兼代通識課程,當然這也是要各級課程委員會審查的。但各任課教師與共教中心彼此間的對話是不足的。也許任課教師對整體通識教育目標的認知是不足的?也許老師們對各領域課程間的關聯是沒有太清楚的概念?也許有少部分行政主管或教師對通識教育是嗤之以鼻,甚至是排斥的?等等,這些都需要透過對話來溝通,凝聚共識,才能把整體的教育目標拿捏妥當。再說,這些對話也是教師個人成長的契機。相對來說,我個人算是頗主動的,但我仍深深覺得,臺大這類的對話尚嫌不足(也許跟他校比較算是好的)。我個人認為,這不僅是共同教育中心應該去認真規劃的事項,也應該形成臺大校園文化的一部分。

三、千萬別再全國統一
 我參考過許多國外各大學的通識教育作法,發現很多名校彼此間的設計很不相同,有的側重經典閱讀、有的側重基本能力培養、有的側重批判省思、有的側重國際視野、有的側重道德或價值反省等等。但各校學生對其學校的通識教育卻頗懷念和認同。簡言之,別要求在通識教育上有一個統一的版本,那是很荒謬的。

 綜合性大學有綜合性大學的通識教育作法和資源,特色大學也應該有其獨特作法,像過去東海大學的服務課程規劃做得很好,目前中原大學力推倫理教育,輔仁大學普遍要求必修哲學課程等,只要與其辦學目標相符,都是很好的規劃。

 所以,別看著臺大做了那些通識教育變革,全國各大專院校就跟著抄襲。不必了。同樣地,臺大的通識教育規劃也不必比照哈佛、耶魯、東大、或牛津,否則,反而喪失了臺大的特色。最好是哪天這些大學反過來參考臺大的做法。

 目前為止,臺大招收的是全國最優秀的學生,如何涵蘊出他們的器識、創意、美好性格、高尚的德性、優質的領導力、責任感等,以便培養出能為我們國家社會做出最大貢獻的一個族群。這是臺大教師需要經常去省思的議題,而且,不是一個教師,而是一群經常對話的教師們。

 同樣地,各校教師們充分對話後,規劃出適合其辦學目標、特色和資源的通識教育。那就是最好的。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