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要旨)


文/編輯室
 大學通識教育在臺灣的歷史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在此簡述一下歷史。民國七十一年,臺灣大學的虞兆中校長在推動於臺大開兩門「通才教育」選修課的同時,也向教育部朱匯森部長建議在全臺推行「通才教育選修科目」。七十二年,教育部公布〈大學通識教育選修科目實施要點〉,開啟「通識教育」選修科目的年代。

 八十一年,教育部毛高文部長公布新的〈大學共同必修科目表實施要點〉,整合了共同必修與通識選修,於是有所謂「共通課程」。八十三年,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成立,開始推廣通識教育。

 翌年,因大法官會議決議〈大學共同必修科目表〉違憲,教育部乃在八十五年授權各大學得依其辦學理念自行規劃共同必修科目。於是此後,各大學各自推行通識教育。由於各有各的理念、環境與條件,各校通識教育課程的設計大異其趣,倒也顯示臺灣高等教育界多采多姿的一個面貌。

 然而,可能因為各大學經費漸感拮据,最近好些大學開始裁減通識教育科目的學分。這一情況必須嚴肅看待,因為其後可能有新的變革正在醞釀,對臺灣通識教育的發展不利。就在此時,消息傳來,臺灣大學自一五學年度起,藉「減少學分數」為名,將通識教育科目的學分數,由原本的18降為15,而其中的6學分可用「基本能力課程」充抵,3學分可由「大一國文」充抵,剩下的6學分又可以選修各學系「大一專業基礎科目」充抵,變動極是巨大。

 對此,改革者認為,此乃擴大通識教育的領域,不再侷限過去「核心課程」的框架裡,如美國史丹佛大學等校是由各專業科系開設基礎科目。反對立場者卻認為,臺灣在後期中等教育實施分流,教學重心幾乎放在升學準備,若在大一進行專業基礎科目,對跨領域的學生而言較為困難。

 臺大是臺灣高等教育的龍頭,又是民國七十年代臺灣通識教育的發動者,此一巨變實不可等閒看待。本刊重視此一事件,尤其關懷此事件可能造成的後續影響,乃規劃於一六年三月號的【主題論壇】以「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為題,探討其相關方方面面;希望不僅給臺灣大學決策者一些建言,也藉此機會思考未來的通識教育之道如何進行。

 以下提出幾個議題,希望在此次論壇中深入探討:

一、大學生應當需要哪些素養?通識教育在現代大學教育中的意義如何?其在屬菁英教育、普通教育或技術專業教育的各種大學裡,是否有所不同?

二、在大學經費逐漸緊縮的情形裡,各大學面臨未來世局嚴峻的挑戰,應採取哪些合宜的措施?

三、臺灣大學此次通識教育的變革,有沒有一套清楚的理念?是否經過縝密的規劃?與該校一貫的教育目標是否相符合?

四、此次臺灣大學課程的變革,對臺灣的通識教育將帶來什麼樣的衝擊?對臺灣高等教育整體又可能造成什麼影響?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