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臺大通識教育變革的影響與反思


文/莊榮輝 臺灣大學特聘教授
 自105學年度起,國立臺灣大學之通識教育已有大幅變革,根據臺大共同教育中心的說法,本次變革主旨乃「調降各學系畢業學分,並融入新的元素」,其主要內容如前文所述。簡言之,原來18通識學分先降為15學分,然後其中的6學分可以「基本能力課程」充抵,3學分可由「大一國文」充抵,剩下的6學分又可選修各學系「大一專業基礎科目」充抵,同時將學院的指定領域一律降為3個。

 調降各學系畢業學分的用意,是要讓學生不要修太多課程,轉而有深厚而扎實的學習。這個目標其實可用「深碗課程」來達成,就是以加重核心課程的學分數,來加深、加厚學生的自我學習,調降學分並非唯一方法。而且在減低通識課程之學分後,各學系的總畢業學分是否真的下降了?我們只能存疑並追蹤其成效。

 臺大通識課程的原有設計中,基本能力課程的開設與抵認早有規定(原本抵認3學分),而專業基礎科目亦可抵認,但並非通識學分的主流。臺大此次變革則大量加重這些抵認課程的學分,再加上大一國文也可抵認3學分,只要所選課程能符合3個通識領域之要求,學生可能完全不須修到原先通識教育中的人文藝術、公民社會、自然科學等素養課程,用制度變革以前的角度看來,就是幾乎可以不用修習通識課程。

 大學生必須學會各種基本的技能性工具,以便應用到所學的專業領域,其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通識課程所要求的通識素養,並不等於基本能力,也非修習基本能力課程所能達成。而基本能力的獲取,更應該是潛在式的學習,也就是說各種重要的基本能力,應該融入所有課程中,若有必要可以加開少數專門的基本能力課程,但亦非主流。

 美國的大學確有採用專業基礎科目計入通識學分的想法與作法,然而臺灣高中的學科分流太早,高中教育的文理鴻溝很大。因此大一的專業基礎課程,其實對跨領域的學生而言,相對是較為困難的,尤其是臺大新制強調「無須改變上課方式和調整知識深度」,這必定造成課堂上的教學困難。的確,國外的大一基礎專業課程都是諾貝爾獎級的大師主講,多以幾百人的大班上課,並輔以優秀的助教進行小組指導,落實課程的深、廣度且又能照顧每位學生,其實這就是上述深碗課程的理念。然而,臺灣的通識教學目前還未達此境界,仍須為其他領域的學生,特別設計跨域的通識課程。

 臺大所提出的變革確實有一個好處,就是學校對通識課程的開課壓力一定大為減低,不必多費心思去規劃、設計、創新優質通識課程,也不用請託校內、外優秀教師來開授通識課。因此,由於需求端的降低,供應端必也隨之減少,因為通識課程並非各系所教師的必要任務,有心開設通識課程的意願也會大幅下降。而學生只要修幾門基本能力、用大一國文抵免、再修幾門基礎專業課程,其大學的通識教育就此完成。至於真正能夠獲得多少通識素養,那只能等數十年後,才可能約略地去觀察整體影響,到時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負責,而所造成的正面或負面影響,也永遠無法逆轉。

 綜合以上各方面反思,對國立臺灣大學的通識變革,雖然有其理想與說法,但不得不憂心對大學通識教育的全面衝擊。我們無意干涉臺大校內的課程規劃,但是必須提出不同的看法與顧慮,也建議其他學校不須跟循這樣的變革,因為每個學校的環境與條件都不一樣,只能踏在目前已有的基礎上,突顯自己學校的特色,努力把各校的通識教學做得更好。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