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大學需要一場學習的革命


文/本刊
 最近有幾項調查數據,特別引人注目和省思。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統計,台灣去年的青年失業率為13.17%,遠高於韓國的9.75%,與日本的6.7%;跟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其他國家相比,台灣更是十一個國家中,惡化最快的,僅次於義大利。

 然而,根據萬寶華集團(Manpower Group)本月公布的「2016全球人才短缺調查結果」,台灣有73%的雇主面臨徵才困難,較2015年上升16%,而且還名列全球最難找到人才國家的第二名。

 為什麼有那麼多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卻也有那麼多雇主找不到人才?顯然的,我們的大學教育出了問題。這種問題不能從傳統技職教育的角度,以「產學合作」或「學用合一」的方式來解決,必須從教育理念的革新來著手。

 多年來,我們大學教育的發展,大抵有兩個主軸:一是以學門本位設立科系,例如「生物系」、「物理系」、「歷史系」;二是以職業導向,對照當前的職業類別,設立各種科系,例如「幼教系」、「觀光系」、「保險系」。前些日子,因為博奕「運動」的興起,有些大學甚至擬開設博弈課程。

 台灣高等教育共分23個學門,觀察五年增設情形,大致以民生及設計學門各增45個及26個系所數最多,這兩類學門涵蓋化妝品與時尚彩妝、創意產品設計等新興系所。前些日子,因看好陸客及外國人來台觀光商機,及衍生的服務產業人力需求,有些大學紛紛增設餐旅、餐飲管理及觀光學系。

 嘉南藥理大學則從102年起,成立台灣唯一一個「溫泉研究所」,亞太創意學院,新開設「茶業技術應用系」,遠東科大成立全國唯一培養電競選手的「多媒體與遊戲發展管理系」。

 依據教育部所公布105 學年度新設科系,有別於過去多設計、餐飲熱門科系,技專校院新增近90的系所,其中以老人長照等相關最多,包含吳鳳科大長期照護系、元培醫事科技大學高齡福祉事業管理學士學位學程、聖約翰科大老人服務事業系等。此外寵物相關、影視互動娛樂等也都是過去較少見的。

 然而,這種抄近路、走短線,將大學視為臨時、應急式職業訓練所所設的系所,最後不是搖搖欲墜,甚至閉門大吉。

 事實上,這種以傳統或現在的知識和職業架構,來培育年輕人,來界定未來的人才,是舊有的教育思維。社會在變,職業也在變。據「職業未來」(Future of Jobs)論壇報告聲稱,未來的職業結構即將大幅更新,總體來說,約有五百萬個工作將在職場消失。因此,面臨不確定性的社會,我們不能以過去,來保證年輕人的未來。

 美國《Psychology Today》網站指出,未來的學習將走向「網客式學習」(Hackschooling),學習模式出現三個重大改變:

 一、學習的個人化:學什麼、怎麼學、什麼時候學,自己決定。每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需要和目標,用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主動出擊。

 二、勇於跨界探索:學習是為解決問題,現實生活中,科科相連,跨界才能蹦出創新解方。

 三、非線性的升學:找到自己學習的意義和理由,不為考試、不為符合「得高分、進名校」的單一價值。

 「史丹佛大學二二五年計畫」也描繪了未來學習的新樣貌,兩者都不約而同,指出未來的教育方向:

 一、自定節奏的學習(Paced Education):學生分群從年級到階段。未來將沒有統一的學期,而是按學生自己的學習速度和生涯彈性,學生自定學習目標、時間和計畫。所以,學生必須更瞭解自己的學習風格、方式和強項。

 二、翻轉軸心(Axis Flip):各種課程建構以能力導向,而非傳統的知識導向。校園不再以學科學院區分,而重新設計為能力的學習基地。成績單不再只是考試分數的「大數據」,而是每位學生所有習得能力和技巧的清單。

 三、有意義感的學習(Purpose Learning):主修(major)改為任務(mission)。未來大學生不再說「我主修生物」,而更進一步說「我為消除世界飢餓而學習人類生物學」。

 時代在變,大學怎麼可能不變。面對學習的革命,我們應該思考如何打破當前的學門本位、職業導向的教育模式,才能讓學生有能力去面對不確定的未來,也讓學習顯得更有意義。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