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九期: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

總編輯的話


文/本刊
 本期【主題論壇】的主題是「面對臺大通識教育課程的變革」。設計這一主題的背景是:臺灣大學自一五學年度起,將通識教育課程作了大幅度的改變。本刊認為臺大是臺灣高等教育的龍頭,又是民國七十年代臺灣通識教育的發動者,此一變化必須重視。

 為使讀者充分了解方方面面的考量,本期的「主題評論」特收錄三篇文章:一是臺灣大學共同教育中心提供的105學年度起已在學或新入學學生適用的〈臺灣大學新生通識修習規範〉,一是臺大現任副教務長康仕仲所寫的〈臺大朝向更深更廣的通識教育〉,另一是前任教務長莊榮輝所寫的〈臺大通識教育變革的影響與反思〉。

 另外我們更邀請四位關心臺大及整個臺灣大學裡通識教育發展的教授為【主題論壇】貢獻各種不同的觀點:曾漢塘寫〈臺灣大學通識教育一點省思〉,杜保瑞寫〈人文類通識課程的教學現場〉,黃藿寫:〈對臺大目前通識課程變革的若干觀察與評論〉,陳幼慧寫〈「核心課程」與「擴大輔系」──通識教育的理論與案例〉。當然,我們照例又會在下期邀請另外四位教授對本期【主題論壇】作回應。

 透過這些深入的討論,我們希望讀者對事情的前因後果及往後影響有全面的認識,而有助於未來華人世界裡大學的通識教育發展。從「主題評論」裡前後任兩任臺大教務負責人的文章可以看出,很遺憾的是,臺大內部對於改革的方向是缺乏共識的。曾漢塘教授就指出:「對話不夠。」莊榮輝教授在提出顧慮之餘,明確建議「其他學校不須跟循這樣的變革,因為每個學校的環境與條件都不一樣,只能踏在目前已有的基礎上,突顯自己學校的特色,努力把各校的通識教學做得更好。」曾漢塘教授也提醒:「千萬別再全國統一。」

 更值得注意而憂慮的則是,黃藿教授指出:「臺大此次通識教育改革看不出任何較為高明的理據」,但何以這次通識課程架構的調整與改革並沒有引起全校師生太多的反應與關注呢?「主要是各院系教授關心的只是本系的專業課程數與學分數是否減少,……大多數教授都認為事不關己。而學生對於通識課程的修課規定放寬,……也多半無感,並不認為自己修課的權益受損,當然也無人會表達反對。」在我們現今高等教育的環境裡,到底還有多少教授與學生認真在,或想過通識教育的意義呢?

 本期【主題座談會】回應了上期的主題「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四位教授分別講述個人參與通識科目教學的經驗,值得大家參考。

 本期的【經典探索】,介紹阿德勒(Mortimer J. Adler, 1902-2001)所領導的派代亞研究小組(The Paideia Group)在1982年所提出的人文教育改革建議報告《派代亞計畫:派代亞教育宣言》。我們這裡大部分人孤陋寡聞,不知道阿德勒是何許人?但他活了整整一百歲,是1974年版《新大英百科全書》及《西方世界巨著》六十冊的總編輯,是哲學家、教育家、編輯家,也是許多通俗書(例如How to Read a Book?、Six Great Ideas、A Guide to Learning等等)的作者,以提倡終身教育著稱;允稱二十世紀裡最有學問的人。本刊介紹他的「派代亞」計畫(「通學計畫」)極有意義,請讀者多多認識阿德勒,多讀他的著作。

 「大學招考」正在面臨變革。可預料這一變革影響很大,會直接衝擊高中教育及未來的大學教育。本刊樂意持續討論這一議題;本刊65期【社論】代表一種觀點,這期黃致誠的〈未來大學考招變革的思考方向〉則代表另一種觀點。這一問題牽涉甚為廣泛,需要集思廣益。

 「學生學習歷程」用作大學入學的依據,是否成熟或是否會有流弊,正是目前社會關心而見仁見智的議題。但無論如何,「學生學習歷程」還是值得推行的,也必然會為未來的中學教育帶來一種「學習的革命」。本期【社論】更進一步前瞻:〈大學需要一場學習的革命〉。無疑,在將來「網探自學」蔚為風潮之後,大學的課程及教學必須作徹底的檢討與改進。我們且拭目以待。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