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服務學習」在香港:新聞課程的教學經驗分享


文/梁淑雯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助理教授(研究)
一、課程目標與規劃
 新聞課程的設計著重知識與實踐並重,課程目標除了要求學生能掌握傳播理論,以及新聞寫作、採訪和編輯的基本原理和技巧之外,還要求學生具備新聞觸角,對社會大小議題有所關懷。「服務學習」誠然為新聞課程提供了一個「社區學堂」,通過記錄社區生活的點滴,讓學生能設身處地理解作為記者的公民責任。在台灣的大專院校將「服務學習」融入新聞課程的實踐,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例如:慈濟大學傳播教育課程記錄南華村文化1,以及輔仁大學《生命力》新聞團隊2。相對台灣來說,香港將「服務學習」融入新聞課程之發展,仍處於起步階段,但近年有不少大專院校著重「服務學習」於學生全人發展的重要性,相關的課程亦逐漸發展起來。

 筆者率先將「服務學習」元素融入到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一科名為「新聞寫作」的課程,課程的服務對象是「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天水圍社區服務處」3(以下稱「天水圍社區服務處」)。天水圍位於香港新界西北區,是政府規劃的新市鎮,興建了多個公共房屋,而居民主要為低收入人士及新移民。天水圍社區的城市規劃主要是住宅區,區內就業機會不足,又因位處偏遠,居民多因交通費昂貴而較少到市區工作。由此,區內居民面對貧窮、失業、物價高昂等生活問題,是不少家庭悲劇的導火線,故此區被香港人稱為「悲情城市」。「天水圍社區服務處」4服務對象正是天水圍公共房屋居民,透過諮詢、轉介及物資轉贈等服務,協助居民解決問題,提倡社區關懷,共建友善社區;當中「愛可持續市集」物資轉贈服務,將日常生活物資轉贈予有需要的居民,發揮社區守望相助的精神。該服務處希望嶺南大學可提供新聞報導的服務計畫,通過報導「愛可持續市集」,使區內居民了解中心的服務範圍以及發展方向,並且透過文字保留這些共同記憶,提升區內居民的歸屬感。學生透過這次「服務學習」,重新認識和發掘這個被香港人稱為「悲情城市」的天水圍社區,並以真實文字寫出一篇篇振奮人心的勵志故事。由這個課程設計到實踐的過程之中,有以下三項特色值得分享:1.雙軌並行;2.助教與社工的角色;3.社區參與+專題報導,從而窺探「服務學習」課程在香港發展的情況。本文最後亦會總結這個課程之得失。

二、課程設計與實踐
(一)雙軌並行
 「雙軌並行」是這課程的首要特色,即是選修同一個課程的同學能自行決定參加「服務學習」與否,再對照兩批學生的學習成果。此點是嶺南大學「服務學習」的特色之一──鼓勵將現有課程結合「服務學習」,以推動「服務學習」課程的發展。為了配合「雙軌並行」的不同需求,筆者修改現有課程的教學設計,演講課仍以教授理論為主,講授新聞寫作、採訪及編輯的基本原理,包括硬性和軟性新聞。全部同學均須出席演講課。除演講課以外,課程本身要求學生參與討論課,參加討論課的同學,在課上討論新聞寫作案例,以及加強寫作和訪問練習。而參加「服務學習」的同學,則不用參與討論課,須參與嶺南大學服務學習處及「天水圍社區服務處」舉辦的訓練、田野考察及相關社區活動,並按照自己參與「服務學習」的體驗,寫一篇反思文章,最後向全班同學口述內容,引發討論,互相分享。簡言之,課程設計讓學生二擇其一,以不同的方式實踐和應用演講課所學的知識。兩批同學同樣呈交兩份相同作業:硬性新聞的課程要求寫「倒金字塔」式新聞寫作;而軟性新聞的課程要求寫一份期末作業:專題報導或人物專訪,這兩份作業成為對照兩者學習成效的關鍵。

 將「服務學習」元素融入「新聞寫作」科後,其成效是最能提升學生的採訪技能和新聞觸角。採訪技能是「新聞寫作」科的重要一環,我們通過採訪而獲得第一手資料,以確保新聞的真實性。筆者在嶺南大學教授「新聞寫作」科時,一直以課堂練習來訓練同學的採訪能力,同學在課堂上互相採訪。及後,同學須完成採訪練習功課,採訪問題主要圍繞大學生活,並將採訪拍攝成一部短片。拍攝雖有助同學投入採訪過程,但練習始終難及真實的採訪。在「愛可持續市集」舉行前,同學有機會與「愛可持續市集」的受惠者會面,了解他們的背景及生活困難。在會面前,同學從中心社工方面了解到受惠者背景,讓同學可以準備相關問題,但是並非所有事情都能在掌握之中,尤其是受訪者的情緒。其中一組的情況很值得分享:他們與一位由中國大陸來港的新移民母親訪談,最初他們在訪談時無法進入這位母親內心世界,後來發現她承受著巨大的生活壓力,而且每每提到生活上的困難都泣不成聲。同學在中心社工的建議下,等受訪者情緒平撫後才繼續訪談,在這個過程中,讓同學也學會如何面對情緒起伏較大的受訪者,聆聽其內心世界,撰寫一篇有血有肉的報導。

 新聞觸角訓練同樣是課程的重心所在,而培養同學的新聞觸角,不能只靠死記硬背課堂上的筆記。「服務學習」為同學提供了一個「社區」的生活場景,培養同學的觀察力和好奇心,引起同學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和反思。社區田野考察在此點上提供了一個很好訓練機會,在參觀天水圍天秀墟時,其中一組同學用鏡頭記錄了天水圍婦女自食其力的精神:有一位中年婦女為社區居民提供剪髮服務,並且手繪不同髮型以供顧客選擇。由此可見,同學能從細節發掘一個社區生活形態。另外,在「愛可持續市集」舉行當天,同學發現有兩個家庭的小孩為了爭奪玩具車而起口角。面對這兩難局面,究竟是報導實況,還是隱暪真相?兩難在於,「愛可持續市集」為社區提供需要物資,卻影響社區和諧,它是否解決天水圍問題的長遠之計?然而,沒有「愛可持續市集」,居民又要如何解決燃眉之急?筆者引導同學思考記者的專業身分,既要選取恰當的報導角度,又讓同學思考社區發展的困難所在,這些反思後來均成為同學的專題作業重心。

 根據兩批同學的作業表現來說,「服務學習」元素有助提升同學新聞實踐能力。參加「服務學習」的同學的期末作業,人物刻劃仔細,具專題報導的問題意識,採訪和資料搜集比較豐富,更重要的是文字筆觸富有人情味。而參加討論課同學的期末作業,多數因為採訪技巧問題,導致專題內容相對單薄,甚至人物訪問的結構較為散亂。而從兩批同學「倒金字塔」式新聞作業來看,參加討論課的同學,其專業知識以及撰寫硬性新聞的技巧,相對參加「服務學習」的同學來說,則較為扎實。在最後一堂,參與「服務學習」的同學口述期末作業內容方面,也讓沒有參加「服務學習」的同學了解,「知識應用於社區」的意義,進而互相交流寫作心得。

(二) 助教和社工的角色
 除任教的老師之外,在這個課程的實踐過程之中,助教和社工都發揮重要的作用。嶺南大學大多為參與「服務學習」課的老師安排一位助教,這個課程的助教是文學院三年級的學生,她在協助教學前已修讀過「服務學習」課,以及溝通技巧的工作坊,她本身對「服務學習」的理念充滿熱情,日後亦計畫投身服務社區的行業。這位助教將她以住參加「服務學習」的經驗與同學分享,特別是她有效地引導同學進行反思。反思(reflection)是「服務學習」關鍵的學習方式,有別於傳統演講課和討論課的學習方式,反思講求學生思考服務與課程目標之間的互動關係,汲取以至轉化服務經驗為「學習的能量」(experience becomes educative)5。這位助教不僅成為老師與同學之間的溝通橋樑,更擔當同學的反思導師,觀察同學的服務進度,並在同學服務社區後,指引同學反思服務經驗與課堂知識的關係,為書寫反思文章做準備。進一步來看,這是一個四贏的局面,助教、學生、老師以及社區,均能從中得益。這位助教最後跟筆者表示,擔任助教比參與一次「服務學習」課學得更多,是一個教學相長的過程,而對香港大學「服務學習」課程發展來說,也是一個累積經驗的寶藏。

 如果說助教是老師與同學之間最有效的溝通橋樑,社工則是同學與社區之間最重要的紐帶。作為同學撰寫專題報導的準備,「天水圍社區服務處」的社工帶領同學考察天水圍區,他們實地考察公共房屋的居住環境,在區內餐廳午膳,到菜市場了解貨品價格,以及走訪天秀墟與檔主訪談,去理解天水圍的社區問題,從而思考「愛可持續市集」這個計畫的定位,能否解決這些社區的問題。

 這次社區考察能有效配合「新聞寫作」科的課程目標──關注社會議題。從傳統教學方式而言,通過課堂教學以達這項成效具有一定難度,但透過同學用心感受天水圍社區實況後,學生憑親身體驗來思考、發掘社會問題,抽絲剝繭、發現癥結,才能將所思所感化為文字。從同學的反思文章可見,這次考察獲益甚豐,同學能從四方面做出反思。第一,天水圍菜市場平均物價較灣仔(香港市中心)菜市場為高,原因是菜市場由領匯壟斷。第二,「天晴邨」康樂設施不足,故此較難推動居民之間的聯誼。第三,公共房屋規劃失當,令居民生活不便。如:天水圍其中一個公共房屋「天晴邨」附近僅有一間食店,徒步十五分鐘才有大型商場、菜市場和社區會堂等滿足日常生活需要的場所。最後是天秀墟之情況,此墟集中小商戶的攤檔,以廉價作招徠,售賣日常實用品,提供區內居民更多購物選擇,惟人流不多,難以成為天水圍居民糊口之計。這次考察成為同學走入社區的第一步,如果沒有社工的帶領下,學生較難從有限時間掌握天水圍社區發展背景,以及當中的困難所在。此外,考察這種學習模式,遠比課堂講授來得生動且具感染力,學生所見所感都能成為專題的材料。

(三) 社區參與+專題報導
 「社區參與」(community engagement)是「服務學習」的核心元素,同學將課堂所學轉移及應用至社區,從而體現「從服務中學習、學習中服務」的精神。這個課程要求同學為「愛可持續市集」撰寫一篇專題報導。筆者將同學分為四組,各自負責一個題目,報導「愛可持續市集」的四個不同面向:1.物資受惠者;2.物資轉贈者;3.「天水圍社區服務處」轉型發展與「愛可持續計畫」之關係;4.「愛可持續市集」營運的利弊。不同報導角度有效激發學生的多元思考,而共同的主題為學生提供了反思和交流的平台。每組獲派任務後,筆者和社工便安排同學參觀「愛可持續市集」的準備工作──參觀位於天水圍「嘉湖山莊」的物資收集站,了解物資轉贈過程,實地掌握舉辦場地「潮陽百欣小學」的準備情況。在「愛可持續市集」舉行當天,筆者和助教指導每組同學一方面應按所需專題採訪,一方面應仔細觀察營運市集的每個流程,例如:義工準備物資、居民選取物資,以及社工講授「綠色講座」等等。不論從哪一個出發點撰寫報導,目的都是為了探討「市集能否真正改善居民生活?」的議題。因此,一個社區活動便成為專題報導的探討議題,為同學提供了一個理解社區生活實況的入口,深具社會價值。

 由此可見,這個課程的「服務學習」教學活動,讓學生仿如經歷了一次「走進-認識-關心-發掘」社區的過程。從田野考察開始,同學走進社區考察和體驗天水圍居民的生活和工作環境,慢慢建立對這個社區的認識。接著,同學與受惠家庭的會面,使雙方建立了信任和理解,並且進一步推動同學主動關心社區的問題。最後在「愛可持續市集」之中,每組同學以圖片和文字記錄和報導市集的情況,並延伸思考這個市集與天水圍社區發展的關聯。從同學期末作業可見,每組對社區發展均有深刻思考:第一組:新移民母親面對物資短缺的困難,長遠而言,擔心子女日後成長的各種問題;第二組:走訪和聯絡不同捐贈物資單位,包括「天水圍嘉湖山莊愛心義工隊」和「有食分享計畫」,同學認為雖然天水圍居民自發組建出一個「社區自救網絡」,但此正反映出政府的資助未足;第三組:欠缺了政府的支援,「天水圍社區服務處」資金緊絀,令服務處的轉型面臨著各種狀況,有成功也有困難。第四組:質疑「物資轉贈」的活動或使居民變成「物資奴隸」,好心變成做壞事。整體來說,這四組探討的議題各異,但所關心的對象卻相同:天水圍社區的長遠發展。在同學期末作業的字裡行間,彰顯他們對天水圍社區建設的思考及關懷,用自身的專業知識與文字力量喚起大眾對社區關懷。

 還有兩點值得補充,第一,當社區服務與專題報導共同進行時,同學容易混淆自身角色。筆者及助教時常提醒同學須謹記自己身為記者的專業身分、位置及立場,目的是讓同學在撰寫專題時,站在情理兼備的報導立場,使行文達到「理解」與「反思」並存,以避免行文陷入煽情筆調。上述四篇作業均具備一定的反思性,由此可見,課程達到了預期的學習成效。第二,筆者在選擇合作對象時,儘量以相同或鄰近社區為主。因為熟悉感有助學生投入服務活動,天水圍社區(屬元朗區)正是嶺南大學(屬屯門區)的鄰近社區。從對一個社區懷有一份關心,由近至遠;加上推己及人,對一個社會懷有一份承擔。這不僅是一個記者的專業表現,更是「服務學習」所強調的公民責任。

三、結論:成效與反思

 這個課程對於「服務學習」的教學發展具有一定參考意義。首先,雙軌的教學設計,不僅可以作為「服務學習」的試點,而且對照兩批學生的共同學習進度,可以推動日後「服務學習」的教學研究。其次,大大推動「新聞寫作」科的學習成效。筆者嘗試將學堂搬到社區,讓老師、學生、社工、居民參與其中,學生站在社區中報導新聞,社區所提供的生活場景成為學生寫作的練習場。其實除了新聞報導外,一些中文寫作科目,也可考慮融入「服務學習」元素,藉此帶來雙贏的效果。最後是「服務學習」於全人教育的意義。香港大學學制自從由「三年制」改到「四年制」,對學生通識能力更為重視。「服務學習」講求培養德育與公民責任,可以成為學生通識能力的實踐方式。近年不少香港大專院校著重推動「服務學習」的發展,例如:香港理工大學已將「服務學習」課程納入為「四年制」學士課程的必修課,藉此培養學生對社會的關注度與責任感。

 每個課程都有其優點及限制,在實踐這次服務學習的過程之中,仍有很多改善空間。首先,基於現有課程之中加入「服務學習」元素,使課程難以全面配合教學需要。同學反映「服務學習」訓練課的時數較少,如能增加對服務對象和社區背景的介紹,以及與低收入人士溝通的訓練,將有助同學在服務社區時更清楚自身定位,並且更好掌握接觸低收入家庭的技巧,有助提升學習成果。另外,課程要求同學理論及實踐兼備,但參與「服務學習」課的同學,對新聞知識的掌握較沒有參與的同學薄弱,這個情況是否與同學沒有上討論課有關呢?十分值得討論。筆者進一步反思,其實課程可按照五個部分來分配上課時間:理論演講課、討論課、「服務學習」訓練課、「服務學習」實踐以及反思課,學習成效可能會更為理想。


1.李明軒,毛榮富,潘朝成著(2010.6)。〈聞教育、新聞實踐與社會情境——以慈濟大學傳播學系學生與地方村民互動為例〉,《慈濟通識教育學刊》,頁93-116。
2.陳順孝(2007)。《打造公民媒體:輔大《生命力》新聞團隊的行動研究》,台北:輔仁大學出版社。
3.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最新動向天水圍社區服務處 ,網址:http://www.cfsc.org.hk/tc/whatsNew/detail/709 (瀏覽日期2016年9月2日)。
4.天水圍社區服務處簡介﹕http://www.cfsc.org.hk/unitweb/service/serv7/701.php?company_id=SRV7_3(瀏覽日期2016年9月2日)。
5.Robert G. Bringle, & Julie A. Hatcher (2003). Reflection in Service Learning: Meaning of Experience, in Campus Compact ed., Introduction to Service-Learning Toolkit: Readings and Resources for Faculty, Sterling, Virginia: Stylus Publishing, 114.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