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教師典範側寫:高承恕老師¹


文/葉守禮 東海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生
 高承恕老師是我所見過最好的通識教育老師(liberal education teacher),雖然他主要活躍於通識教育體制(liberal education system)之外。對高老師來說,專業教育與通識教育毫不相悖,反而應該相輔相成。據我理解,高老師認為教育的終極意義,不會因為教育階段或課程場域的不同而改變。即便在研究所的課程中,高老師也不滿足於傳授專業知識,因為他始終堅信:教育的目的在於培養自由之心靈。

 跟著高老師讀書,已經有六年時間。他一向堅持經典閱讀,倒不是因為這些著作的論點無懈可擊。事實上,就培養一位準備踏入學術工作的研究生而言,早有許多觀念更新穎、實證更堅強和論證更簡潔的讀本可以替代。但是高老師認為,所謂學習,不是斤斤計較書本枝微末節的對與錯,而是努力開拓自己思維、擴大自己的視野。他老人家常說:老師能做的,只是陪伴我們沿著這些偉大思想家的提問,一同思索一些艱難的時代課題,以及人的集體命運。

 誠如Max Weber所說,教師的工作類似園丁,目的在於「鋤鬆靜觀思想的泥土」(錢永祥譯,1985:137)。高老師的說法則是:知識就像敲門磚,敲開了門,看見不同的風景,還得靠學生自己走進去。他舉重若輕地說,讀書只是為我們開一扇門、一扇窗,呼吸一些新鮮空氣,創造一些不一樣的可能性。這個譬喻還有一層意義:打開了門,就別死拎著磚頭不放。放下書本,我們還有生活。

 熟讀Weber的高老師,一定會贊成我用這段話詮釋教育的真義:

 以適當方式呈現學術問題,而使一個未曾學而能學的心靈,對這些問題有所了解,並且——這在我們看來是唯一重要的——對這些問題作獨立的思考,或許是教育使命裡最艱鉅的一項工作。(錢永祥譯,1985:122)

 確實,在高老師的陪伴下,經典閱讀對研究生影響最深的,不是搞懂複雜艱澀的理論、記住一籮筐專有名詞,而是領略不同思想家的知識情調、胸襟與膽氣。高老師多次強調,教我們讀書是要教我們做人。他希望培養的不僅是具備社會學專業素養的研究生,更是對人類世界懷有豐富同情與想像的人。

 高老師也常以導遊自居,說要帶我們看看不同的風景。於是我們每週齊聚課堂,就是遊歷高山海洋,暢談古今中外。在某個場合,高老師給我下面這段贈言,可看出他的知識情懷:

 在知識道路上,大家一起結伴同行,是一段風光明媚的旅程。祝福你。

 這是何等寬闊!

 在東海社會學研究所的眾多專業課程中,高老師的課起了絕妙的平衡作用,讓我們不致完全淹沒於精緻封閉的理論世界中,而能看見生活的悸動,以及所謂人生。雖然,後來我們這些學生都走進了不同的社會學分支專業,鑽研一些小小的課題,但每當想起和高老師一起讀書的感動,就會產生海闊天空的動力,不忘記熱情的初衷。


參考文獻
Weber, Max著,錢永祥譯(1985)。《韋伯選集1:學術與政治》。台北:允晨。


注釋
1.作者按:高承恕老師長期任教於東海大學社會學系與研究所,作育英才無數,不論是大學部學生或是研究所碩博士班學生都非常敬佩與感念高承恕老師有教無類的教育理念與風範。高承恕老師退而不休,雖然已經從東海大學社會學系退休,但是目前繼續擔任逢甲大學講座教授並協助該校EMBA的課程,持續指導在職學生,此外也繼續在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兼課指導碩博士班的研究生,教學的熱忱與理想性,堪稱典範。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