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新政府的教育挑戰


文/羅德水 全教總副秘書長
 民進黨政府上任至今已逾半年,比起輿論聚焦的其他重大爭議政策,教育施政似乎相對不被高度關注,但隨著教育部新團隊的底定,以及立法院的開議,教育施政終究要回歸常軌,接受國人檢驗。

 檢視現階段對國教與高教問題,教育部無可避免必須面對以下挑戰:

 首先,談十二年國教的後續推動問題。十二年國教進入第三年,潘文忠部長上任第二天便宣示將以「擴大高中職優先免試」、「就學區或縣市試辦全面免試入學」和「推動類繁星計畫」等手段落實「全面免試,就近入學」理想,接著,又初步規劃,則由金門、澎湖兩相對封閉的招生區進行試辦。

 詎料,對教育部的規劃,兩離島教育首長不約而同指出:兩地的高中職雖然都可以完全容納當地所有國三生,但由於過半學生把讀高中列第一志願,最後仍要超額比序看會考成績。

 中央與地方教育主管機關的看法,凸顯十二年國教推動以來的兩個核心問題:理想與現實如何持續對話?中央與地方教育權限如何劃分?

 我們認同「全面免試,就近入學」是消除不當升學壓力,引導國中教學正常化的重要途徑,但即使是離島招生區,升學主義的幽靈、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觀同樣根深柢固,遑論就算離島的免試入學試辦成功,恐怕也難以在主客觀情勢甚不相同的都會區進行複製,教育行政部門必須以更多具體有效的作為,消弭升學競爭、引領國、高中正常教學,進而落實國教理想。

 至於中央與地方的教育權限劃分,從幾年前的國中教科書綱本之爭,乃至於十二年國教的特色招生比例、超額比序問題,無不引起教育部與地方政府之爭,甚至多次出現同黨執政,但中央地方政策大打對台的亂象,可以預見,中央與地方教育主管機關能否以教育專業為依歸,將成為影響教育政策推動的重要指標。

 其次,是高等教育領域的問題。相較於國民教育,高教問題其實更顯棘手,由於生源減少,大學指定科目考試今年首度出現登記分發人數少於招生名額的情況,部分私校缺額超過五成,甚至連某些國立大學也有缺額,面對被稱為「105大限」的高教少子化浪潮,以及後續的大學退場、整併問題,教育部有何對策?

 除此之外,教育部還須面對高教資源的分配問題,自1994年410教改大遊行以來,台灣高等教育已然普及化,無論學校數量或學生在學率都有大幅成長,在高教擴充政策下,高教卻也面臨公共投資不足、政策逐漸去公共化、教師勞動條件惡化、經費分配不公、反重分配現象加劇等問題。

 有限的資源如何改變日益嚴峻的反重分配現象?如何支撐起相應的總體高教素質?需要調整過去幾年的分配模式嗎?可不可能增加經費?在在值得教育部嚴肅面對。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