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教師面對學生轉銜輔導制度的新規範


文/殷童娟 全教總專業發展中心副執行長
壹、學生轉銜輔導機制的新紀元
 社會轉型遽變、家庭功能弱化,致使身心尚須關照導引、應有穩定發展與成長環境的學生個體,產生情緒、人際關係、課業學習的困境,而成為須協助輔導之學生。校園教師的協助輔導,從未間斷,並橫跨各學習階段別,目的在協助須受轉銜輔導學生,亦即是所稱之高關懷學生,能受到持續的關照與零時差的協助。但長期以來,卻因高關懷學生之定義及通報系統無法源依據,使教師面對轉銜輔導工作易生爭議與困境。

 為促進與維護學生身心發展、健全並落實學生輔導工作,立法院於103年11月12日制定公布學生輔導法,建立學生為主體、回歸教育本質,廣納專業人力,以團隊方式進行學生輔導工作。為使各級學校建立「無縫接軌」的學生輔導轉銜工作有所依循,同法第19條第1項規定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辦法(以下簡稱本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訂定,至此取得法源依據。教育部亦於104年12月8日訂頒本辦法11條,為學生轉銜輔導制度開創法制與實踐的新紀元。

貳、學生轉銜輔導制度之今昔
 過去,學生資料之蒐集使用,規範於有關「學籍資料」的國民教育法第6條第4項,及「輔導資料」的國民教育法施行細則第14條。學生初進校園,學校依法、依程序蒐集學生個資;在學歷程中,則有諮商輔導、心理測驗資料。為使高關懷學生持續受到輔導協助,學者王麗斐進行之高關懷轉銜輔導專案報告資料指出:採取「提供紙本與口頭資料」轉銜者,國小端提供至國中有67.6%、國中端提供至高中職端有70.7%,其中約54%以上為學生個案在校接受輔導相關記錄(含B卡)之書面資料。

 為避免人格權之侵害,個人資料保護法於民國99年再度修正,有關規範個資蒐集、處理與利用,增修整體管理模式。因此,校園有關學生資料之蒐集處理使用與轉銜,皆應依循個資法之規範為之。過去,校園對學生資料的蒐集使用轉銜之內容與程序,在教育法制中的規範不足;涉及處理學生輔導轉銜工作的教師所應具有之專業知能,亦未於職業養成階段及在職教育訓練中足量提供,遑論各項新興法制的修正資訊,能深入基層。鑑於數位時代對個人資料大量蒐集處理與利用,造成個人隱私威脅,立法院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個人資料保護法,於今(105)年三月實施。此與教育部公告本辦法之時間相近,學校教師面對涉及學生資料蒐集使用保存與轉銜之法制新規範,應有認識之必要,密集的宣導及教育訓練,亦應是教育主管機關不能規避的行政責任!

參、教師處理轉銜輔導的新規範
 105學年度新入學之各級學校學生,已適用轉銜輔導新規範,第一線教師須對學生資料的蒐集使用與轉銜輔導程序有專業認知。

 首先是「告知義務」。教師蒐集使用學生資料前應依據個資法第8條,善盡說明與告知義務,坦誠表達、合理蒐集使用,可取得學生及家長之信任與安心。轉銜學生資料則應依本辦法第6條第3項「取得學生本人或法定代理人之同意為之」,為妥。

 其次是「保密責任」。第一線教育人員對學生資料應有保密責任,個資法第5條對個資採取應「尊重當事人、不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蒐集目的應具正當合理關聯」,即屬保密責任;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訂定學生輔導工作倫理守則11項重要議題,對學生隱私權維護有詳細規範;本辦法第8條明確規範辦理轉銜輔導應保密之責任,足證保密責任之重要。

 再則是「取得同意」。依本辦法第6條第3項:「輔導資料之轉銜,應取得學生本人或法定代理人之同意書」。站在當事人主體之立場,轉銜輔導或醫病間診療關係,「取得同意」是重要程序,因當事人有知情權,知後同意則保障當事人自主權、受益權及免受侵害權。未滿18歲的學生個體,因無法做成知後同意決定,學生家長則有權要求知道孩子的情況,此為學校教師及輔導人員面對保密與知會間,是最直接的倫理困境之一。

 三則是「取得轉銜資料之行政程序」。今後學校若欲取得轉銜資料,須依本辦法第4條第2項,由原就讀學校召開專業的評估會議,確認學生須列冊,再由現就讀學校依本辦法第6條第2項「經評估」確定為有必要,通知並進行「密件」的資料轉銜,再依第9條第1項召開「轉銜會議」進行個案管理輔導。

肆、代結語
 法律規範實施的理想狀態,應是相關子法與法規配套提前完成而後實施。此為主管機關首要的行政作為。

 學生輔導法103年11月公告實施,本辦法再於104年12月發布,並於105年8月1日起實施。105學年度新進入國中、高中職及大專校院的新生及辦理轉銜輔導業務的教育人員,理應受教育部頒布新制度之規範。然,本辦法自母法公告至實施迄今,「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通報系統」尚未建置完成,須受轉銜輔導的高關懷學生,乃依過去制度與方式進行資料移轉,形成教學現場各級學校間轉銜輔導的暫時空窗期,與新制度「透過輔導專業判斷、密件轉銜學生輔導資料、產生預警作用」之精神有違。

 縱未能於法規公告施行前,促使相關子法配套如期上路,教育主管機關仍應採取積極主動之善意,協助基層教育工作者面對新法制之實施與困境之解惑。如:發公文告知:「新法制的上路、子法配套研議中」的行政努力;或面對教育人員主動詢問「個資法已放寬資料主體的同意形式,不再侷限取得『書面』,何以部頒辦法仍以書面為規範?」「學校欲依本辦法上傳資料時,該進入哪個雲端系統?」之法制疑義時,給予安定與溫暖的回應,是教育行政存在並協助教育工作更穩健推動的重要價值、是樹立轉銜輔導專業工作的典範,亦是教育政策得能順利推動之重要工程。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