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讓人權回看「自身」,請通識著眼於「通」


文/黃譯瑩 政治大學教育學院教授
 感謝《通識在線》雜誌邀請對談,對於六十七期「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主題,有如下一些想法,期盼讓對話繼續。

 此一主題收錄談話者六位。梁恩榮教授認為通識教育是一種求博求通、與社會生活脈絡結合、有助獲得智慧的教育,以「已被當代國際社會普遍接納為普世價值和被認定為捍衛人的尊嚴的概念:『人權』」來整合和統整是非常適宜的。黃默教授雖然強調吾人不能把社會運動與通識教育劃上等號,但仍認為通識教育不能悖離普世價值(尤其是民主政治)、也必須聚焦於社會問題的解決。洪如玉教授則討論兩者之間的關係,指出狹義而言「人權教育應該是通識教育的一部分」,廣義來看以培養具有博雅素養全人為目的的通識教育是一種受教育的權利,本身就是一種教育人權的落實。吳秀玲教授、陳美華教授、李念祖教授分別分享自己在開設人權相關科目的心得,吳教授談的是在通識教育中進行人權教育的困難與原則;陳教授則以為在通識教育談人權教育應該根本地從實踐人的性/別平權出發;李念祖教授嘗試以從事通識教育的心情,透過語言分析提醒吾人跨越人權教育的文化門檻、辨明是從社會本位看人、還是人本位看社會。

 這期的「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是「A and B」模式的主題,面對如此主題,吾人會因為自己的學經歷、興趣取向或偶發事件而特別關注/期許其一(A或B)、或兩者之間的關係(and)。六人當中,梁教授與黃教授傾向視A as B的主軸或道路;洪教授則著眼於兩者之間「and」的探討, 將A視為通識課程規劃的參考、是B的一部分;而前述這個傾向於B > A(A是B的一部分)的意象,似乎從吳教授、陳教授、李教授選擇討論的內容中也可窺見(吳教授先談A如何從屬於B再談對A的課程設計;陳教授強調A是有性/別的時候指出B對於A的性/別仍不夠積極;李教授主要談的也是A,特別指出自己是以從事B的態度、以語言分析作為認識A的途徑)。

 那麼您呢?您的眼光落在何處?以下兩點拙見,第一點反思了A,第二點討論了B、以及兩者之間的and。

 一、人權能否回看「自身」。人權教育以《世界人權宣言》為普世價值,而證成此普世性的依據就是在制訂過程中各國代表經過許多衝突與辯論達成了共識(1948年6月18日)。人權的討論是發生在國際局勢惡劣、蘇聯封鎖柏林冷戰已起、二戰之後美蘇聯盟崩潰、中國內戰底定、中東戰爭也將重起的境況,是否倉促不得而知。不過,當時是一個還沒被人工智慧、網路世界、複製科技、暖化危機、太空探查領導的時代,現在及至未來的人與權,其定義與範疇在理論上是需要重新思考的。但推動人權教育的活動中,常以前述普世共識為理所當然,多見什麼內容該教、應放在哪裡上課、什麼還教的不夠的討論,對「人」、「權」、「人權」本身的再概念化、對普世價值的反思可能就少多了;另外,人權教育授課內容中常觀察、列舉歷史或現代社會上(他人)有違人權之例,但似乎較少引導參與者(自己,包括授課老師本身)有意識地檢視自身是否成為某些存在的壓迫。這些回看自身的懸缺恐怕是目前人權教育實踐行動上的遺憾。

 二、通識的目的在於「通」。人權教育以人為核心、以解決人類社會問題達致正義為依歸。但在通識教育中成就「通」之「識」卻不能僅僅談人(或人的性/別)、還應包括所有非人,不只在地平線上、還在地心寰宇之際,除了現實已知世界、還包括虛擬未知境地,拉大空間尺度拉長時間尺度來看,所有的「識」均具變動性,某個時空境況下的普世價值也可以重新討論,甚之,企圖覺察剝奪反霸權之餘、也可試以系統演化觀點去理解。是以,人雖是「通」欲成就的對象,但卻不宜置於中心本位。General Education,到了中文世界成了「通識教育」,對於成就全人的教育理想而言,中文「通識」所反映的意象較原文更為寬廣恢弘,然若想將「通識」名符其實化(而非為成就其他),台灣各大學的通識教育還有一段路要走。

 期許人權常常回看「自身」而通識能著眼於「通」!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