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以人性尊嚴與統整為核心的教育


文/湯梅英 台北市立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本文主要針對六十七期論壇主題:「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提出幾點回應,簡述如下:

 首先,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與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大多以陶冶人性、整體關照的全人發展,追求美好生活為目的,而不是僅為未來生活準備的專門(specialized)、職業(vocation)與技術(technical)導向的教育。一般而言,通識與博雅教育的提倡者多不認同特定專門知識與職業教育的偏頗,忽略個人生理、心智、美感和精神各方面均衡及整全的發展。「單向度的人」不僅欠缺社會成員互動溝通的能力,更難以彰顯「生而為人」的整全性;只為「麵包」而活,也無法滿足人對於像樣生活(a decent life) 的需求以及美好社會的渴望。然而,面對專業分工日趨細密、科技與創新推陳出新的變動社會,什麼樣的教育可以讓人活得像「人」?可以超越動物性的生存本能與限制,思索生活的意義與追尋生命的價值?

 培養專才或通才?專門知識與博雅通識孰輕孰重?一直是教育理念和教學實踐爭論不休的難題。然而,在兩極對立的論辯之外,更多的是思考如何在專才與通識之間取得平衡,而展現出各自不同的光譜:或將專門知識納入博雅教育的範疇;或者突破通識教育承載文化與廣博知識的局限,並與生活經驗相連結,尋求實際生活的通達。其中,以人性尊嚴與統整為核心的教育,不僅關注「人之所以為人」的整全性及各方面潛能發展的機會,有助於整合專門與通識教育的二元分立,更能聯結人權的普世價值,以增權賦能(empowering)回應當代社會面對全球化、資本化、科技化的衝擊以及對於「人性尊嚴」的挑戰。

 前期深度論壇「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多篇討論文章中,黃默教授提到通識教育應與普世價值密切相關,認為人權教育是通識教育的重要部分。香港學者梁恩榮也主張以人權來整合通識教育,培養具有人權意識與素養的公民。1在此,借取Betty Reardon的觀點,她認為許多特定的人權議題之所以產生衝突,大多是忽略彼此相互的關聯性及整體性所致。因此,人權教育應以人性尊嚴為核心,採取整全的價值取向(an holistic values approach)統合各種相互關聯的價值。如圖一所示,個人自由、民主參與、機會均等、經濟公平及永續環境等價值系統皆以人性尊嚴為核心,各自發展卻彼此關聯、相互影響。2進一步而言,無論人權教育或通識教育皆應以人性尊嚴與統整為教育的核心,探索「生而為人」的自我、他人以及與萬事萬物之間的關聯,追求美好的生活。

 然而,大學教育多依循專門知識發展的軌跡,以學門本位設立科系教學,如數學系、歷史系;或是以職業類科設立科系,如會計、觀光科系。即使,有些學校設立通識中心強調不同學術領域對話溝通、跨領域和學科相互交流的通識教育;但是,在課程規劃上,卻難跳脫學科本位而劃分各個不同領域,如人文、社會、自然與科學等,並在各領域下開設各科目教學,仍由各科系教師依專長興趣授課。於是,通識教育不免再度成為「專門」科目的教學,分科而不統整,致使通識教育淪為各式各樣學科的大拼盤。

 以人性尊嚴與統整為核心的人權教育,雖然很難避免以學科本位規劃課程與教學師資的缺失,但是,無論在傳統的分科課程,或是以問題導向、翻轉學習及創新教學等主張所設計的新課程樣貌,若能融入「人性尊嚴」普世價值的思考,不僅可以整合通識教育的分科林立,統整各式各樣的議題與矛盾衝突的價值,更可提供學習創新和未來教育的定錨。

 在11月16日的座談會中,我提到Betty Reardon以人性尊嚴為核心,統整相互關聯的價值系統 (如圖一),可作為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關聯的參考模式。針對實際教學而言,以《世界人權宣言》為例,雖然是人權教育的重要元素,但並非只是宣言內容的知識學習,有關宣言制訂的背景與歷程、人權保障的內涵與爭議,不僅涉及哲學、法律等學科領域,以及東西方文明、價值和宗教信仰,更關乎國際政治角力、國家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以及人權保障的實際議題。對於《世界人權宣言》的探討3,可以人性尊嚴為核心,討論基本議題,例如人是什麼?何謂人性尊嚴?人權保障的內容為何?進一步探討各種權利、價值系統的衝突與整合,人權普世性與特殊性的爭論,以及落實人權保障的實際問題。

 如同杜威所說「教育即生活」,教育不是知識內容的學習,而是能融入生活的應用,與生活經驗和生命意義息息相關的知識、技能和價值或信仰,讓我們可以發展「生而為人」的潛能,追求「人性尊嚴」的美好人生。因此,以人性尊嚴與統整為核心的教育,不是一堂課、一科目或是一個學習階段即可完成,而是關乎生命成長的終身學習歷程。

1436_38fbde8d.png

(圖一/以人性尊嚴與統整為核心的教育(改編自Reardon, 1995. p.5))
 

注釋
1.請參閱《通識在線》67期(2016年11月),頁5-21。本文的討論,詳見黃默〈推動人權教育的歷程與通識教育的關係〉,頁5-8;以及梁恩榮〈以人權的概念來統整通識教育〉,頁12-14。
2.參閱Betty A. Reardon (1995). Educating for Human Dignity: Learning about Rights and Responsibilities.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pp.1-12.
3.有關《世界人權宣言》的討論,可參考Mary Ann Glendon (2001) 所著A World Made New: Eleanor Roosevelt and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New York: Random House) ;以及但昭偉對於該書的書評,〈世界人權宣言是怎麼來的?〉載於《台灣人權學刊》,2卷6期(2014年12月),頁197-207。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