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回顧第六十七期主題:「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文/編輯室
 題: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期:2016年11月16日
 點:臺北市立大學公誠樓四樓(人權教育中心)
主持人:但昭偉 本刊副總編輯
參與者:湯梅英 臺北市立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黃譯瑩 政治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陳素秋 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
    李仰桓 東吳大學人權學程助理教授

 人權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這幾十年來無論是民間團體、學校或政府,在人權教育的推廣與立法上,做出了許多努力,人權的落實應有相當的成效。但很遺憾的,我們還是會看到人權的問題層出不窮(如:歧視的言語、校園霸凌、家庭暴力,等等),人權素養與文化的提升仍有很大的落差。人權教育應該如何內化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而不是淪為口號?如果人權的最高指標是普世價值,什麼價值才算是普世?通識教育如何與人權教育做連結?本次深度座談會邀請四位專家學者,針對上期主題「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做一回應,並提出討論。

 臺師大公領系副教授陳素秋一開始即點出:所謂的人權究竟是指什麼人?什麼樣的權利才得以被視為基本權利?尤其談到普世價值時,是否會受到框限,使某些群體的文化權受到壓抑?她認為在談權利行使時必須特別留意所造成的影響,因在不同的社會脈絡下,不同的人權主張可能會產生緊張,甚至是衝突。通識教育培養學生成為公民社會的一分子,與人權教育是很好的相互支撐。政大黃譯瑩教授同樣也呼應「普世價值」的問題。她表示,談人權時反而不是思考人的權利,而是跨越不同區域,能有更深、更廣的內涵;若放在通識教育裡,直接衝擊這些教育理念,可得到更深層的思考。

 北市大教育系教授湯梅英比較是以「人性尊嚴」的角度,來思考通識教育與人權教育的關係。她認為如此不僅可關注「人之所以為人」的整全性,更能聯結人權的普世價值,落實人權保障的實際問題。東吳大學李仰桓老師則從「世界人權教育方案」中,說明通識教育作為推動人權教育平臺的幾個方向,並針對國際人權(如:《世界人權宣言》)的制定標準,以及國際人權法(兩公約)經各國政府簽署成為國內法後的適用性,也做一解釋。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