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八期: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我的通識教育之路:談教師通識素養的條件與養成


文/林寶安 澎湖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好友崇名兄(東海大學共同學科暨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兼主任)熱情邀約,要我就教師的通識素養談談我的想法。我說沒能有好的想法,頂多是野人獻曝;而且最近一直忙碌於多個計畫的期中、期末報告與審查,實在抽不出空檔,希望他能諒解。最後忙碌遁詞不被接受,只好硬著頭皮湊熱鬧。

 說起來,我的通識教育道路走得比較特別。今年剛好是我自己專任教書第20年的時間。巧合的是,20年來,我自己剛好一半時間在專業系所,一半時間在通識教育中心;同時,我自己這段時間也經歷從綜合大學轉任技職體系,以及從私立大學到公立大學的轉變。因為這些特殊的經歷,多少讓我自己比較有機會反省、檢視自己的教學工作。特別是我自己在這些轉變過程中,該如何定位、拿捏、甚至調整自己的角色(專業教師或通識教師)?該如何因應不同學生(高教體系與技職體系)的知識需求?該如何調整自己研究跟教學之間的關係?這篇短文,也因此可以算是自己這些經歷的一點反省,也是當初獲得全國傑出通識教育教師獎的一點感言。

一、通識教育的設計,必須考量學校與學生屬性
 孔子的「有教無類」如果是個可以追求的理想,那麼身為老師可能需要考量適才適性。也就是說,針對不同背景、才能、專長、興趣傾向的學生,必須在教學內容、教材、教法等各方面做出適當調整。我自己從私立高教體系進入國立技職體系的科技大學,等於經歷體系的轉變;技職學生又大部分來自高職系統,本校學院又以海洋工程與觀光休閒運動餐旅為主,學習與思考偏重在理工與實務應用上,相對欠缺人文社會與博雅通識的訓練,以及反思性、批判性的思考。因此,當初轉任過來的深刻反思是,如果我們不希望從技職體系畢業的學生,只是一個沒有人文博雅思考能力的專家,或是一個欠缺社會同理心與反省能力的科技人才,我們就需要在通識教育上面做出更多的努力。也就是說,瞭解學校屬性與學生學習特質,或許可以為自己身為通識教師找到可以協助學生更為豐富學習的可能。

二、通識教育的規劃,應該結合在地條件與資源
 我現在任教的學校位居澎湖群島,不僅是個觀光休閒勝地,而且擁有豐富的海洋生態環境資源,以及發展風力與太陽能的低碳島等優良條件,是在地政府、業者、社會大眾等各界長期積極發展的經濟與產業重點;本校配合這些在地特色,也設置了相應的學系。然而,人類追求經濟發展與成長的負效應或是非預期效應已經一一出現,包括海洋資源的枯竭,珊瑚礁生態遭受各種人為破壞(海洋運動、觀光休憩活動、人類過度捕撈……等等)、地球暖化等。因此,通識教育的價值,一方面在於開拓學生對於在地產業經濟活動以及相關各種不同效應課題的多元思考,而不是一昧地只從正面的發展角度鼓吹,不思考社會經濟成本的問題;另一方面在於從永續發展的角度進行在地社會關懷與世代正義的省思。畢竟人類社會在20世紀最大的發現,就是我們所居住的不再是個資源無限到可以予取予求的地球,事實上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因此,思考如何善用資源、善待環境,如何讓往後世代擁有生生不息的條件,如何讓社會得以永續作為,也就成為教師可以引導學生對在地社會經濟發展的關懷與投入。

三、通識教育的價值,應該要能提高學生的視野
 這是一個社群、遊戲等網路世界全面滲透主宰年輕世代、宅世代的生活,但是對於現實社會公共議題,或是對於國內外政治、經濟、社會、文化事務……等卻相對冷漠,較少受到這些世代注意或是關心。然而,這個世代的當前生活與未來機會,實際上卻又無可迴避地受到全球化趨勢與國際/世界政治經濟體系演變的衝擊;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英國脫歐等就是最好的例證。態度決定高度,而態度又往往是一個人眼界胸襟的外在呈現。因此,通識教育的另一重要職責,就在於開拓學生對自我與社會、世界之間關係思考的眼界,讓他們能夠從更廣袤的視野,去面對這個日益複雜的全球化與在地本土化的世界,可以引導他們去思考自己的位置與未來可能性。

四、通識教育的價值,在於為不同學系專長學生開出另一扇窗
 在這個專業領域分工愈來愈細緻的時代,隔行如隔山的現象更加常見,因此學生進入不同系所接受各自的專業訓練之餘,通常也會因此局限了他們對其他領域的接觸與認識機會。職此之故,通識教育的價值基本上比較像是打開另一扇窗,讓不同專業領域的學生有機會欣賞到不同的風光景致。這樣說來,通識教師或許需要先從自己本身做起,嘗試著進行跨領域的交流與對話,嘗試進入不同領域學習聆聽與跨界思考,然後再慢慢培養跨領域合作研究的可能。也是因此,我會覺得通識教育有點像是「撒種」。我們老師如果能夠從各自的專長領域出發,提供各領域學生不同的通識教育知識與方向,或許可以在各專業學系學生身上撒下一些不同思考可能性的種子。

五、通識教育的養分,還來自學術與產學研究的支援
 身為大學教師,我們每位都有自己的專長,也都有相關的研究。我很欽佩許多可以把研究做得相當出色的老師,並且能夠將研究成果轉化為精彩的學術文章,獲得刊登在一流學術期刊的機會。但是這類型研究非常傑出的教師,如果沒能好好地將研究成果融入他的教學,讓研究發現更新、分享到課堂,而只是不斷地重複使用一套行之久遠的講義,我覺得他白白辜負了自己的能耐。很多時候,因為研究的思考與計畫的執行,往往能夠提供教學源源不斷的新例證與新發現,可以打開學生的視野,引導學生開展不同的認識。我自己一直覺得,好的研究,是供應與提升自己教學的最大泉源。

 除了以上幾點想法之外,我自己認為身為通識教師的最重要素養,或許是反躬自省的態度與習慣。在過去20年來的教學經驗中,曾接觸過各式各樣的老師,若是加上自己求學階段的經歷,那就更是不知凡幾。在這樣的學術歷程裡,最讓我欽佩的是那種不斷追求、不斷進步的老師。這種人最奇特的是,好像身上擁有一種神秘不可測的力量,可以讓能量不斷地湧出,進行對周遭事物的好奇與關心。

 等自己慢慢有點年紀,我才發現這種讓我欽佩的老師,最重要的是他們對自己的反省,對自己的批判,以及因此而來的謙卑。這樣的反省,讓他們看清自己在知識上的不足,也因此形成不斷追逐學習的動力。我相信如果身為老師都能有這樣的反省功夫,我們在知識追求的這條道路上將會更謙卑,也更用心,而如此一來,最大的受益者,也就會是我們的學生。

 這是我願意努力追隨的目標。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