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七期: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對於自由學習的一絲渴望,在專業教育與通識教育之間與之外


文/王崧合 大學四年級學生
 目前的大學階段,我不敢說自己對於未來已經建立出完美的藍圖,有時候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適合繼續在自己所選擇的科系鑽研下去,這樣的矛盾經常出現在大三浪漫的早晨;到底該從夢想前進?還是繼續行走在現有的知識上?如果要將其結合是否有甚麼方法?當然,如果這個夢想是遠離所選擇的科系,要我主動地去尋找其他科系不熟、甚至是完全沒見過面的老師討論,幾乎是不可能的。

 通識教育,以我的選擇來說,除了滿足學校的畢業標準,最重要的是能輕鬆地嘗試平常不會接觸到的科系;從作業或是考試中也讓我更清楚對於這些科目的興趣是否願意長久經營。而我所遇過的通識老師都是對於自己所傳授的知識或思維是充滿熱情的,也因為這股熱情,我更願意將時間投入在通識的課程上面。相反地,如果只是單純的知識傳播的話,會令我完全的失去對於那堂課的耐心與信心,甚至將時間投入在其他有興趣的事物上,因為一般知識對於我們這個世代來說,可說是垂手可得的,我們更需要的是老師們經過時間與努力所歷練出來的智慧與素養。

 在畢業的門檻中通識課程佔有一席之地,但是大部分的同學除了本科系大量的作業以外還要應付通識課程的壓力,所以很難將大量的時間投入在通識課程上,這樣的現象以考試與出席率來決定通識課程的成績可以說是常態;通識課程是攸關能否畢業的重要學分,給學生較多自由的老師,通常在第一天上課教室都會因為善意地流傳而爆滿;這樣的方式修習學分,我想這必然不是通識課程的初衷。但是如果不將通識課程的領域必修列為畢業門檻,而要如何讓學生自由而確實地認識到通識課程對於拓展視野與思想的重要性?這似乎又超過身為學生的我所該去煩惱的範圍,然而做為學生的我不應該去思考這樣的問題嗎?

 總的來說,我認為通識課程是通往不同領域的捷徑,除了當作入門或是概論以外,有了通識課程我便能不受本科系無形的束縛,直接接觸受教於我感興趣領域的老師,然後經由老師上課的風氣、談吐、理想,去慢慢理解一般知識中無法分析的道理,比較可惜的,通識課程通常半個學期就結束了,如果學習了入門,想更深入的跟著老師學習的話,深度課程的出現也許是值得期待的。畢竟,如果大學都只是學習本科專業的知識,倒不如直接去職場工作或是研究單位,或許還能學到更多專業知識。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