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七期: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克己復禮」為先,共同成就具有公共精神的論述環境


文/王崇名 東海大學共同學科暨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臺灣高等教育的通識教育長期以來的論述,主要是由關懷通識教育的主管來主導,但是站在最前線,最了解學生學習狀況,可能是通識教育的授課老師與行政同仁。畢竟,各校的通識教育不論是課程安排、行政資源的分配或是與校內外的學習資源整合,行政同仁往往比老師們更清楚。因此,如果要能夠更清楚通識教育的現況或發展,不應該少了行政同仁的聲音。當然老師的觀點還是非常重要,特別是未參與行政工作的老師不見得就不清楚通識教育,只是沒有公開論述的機會。雖然,每年通識教育學會都定期舉辦教師研習會,教育部所主導的教育改革計畫也常常舉辦期中或成果發表會,老師們有很多發聲的管道。但是,對於沒有時間參加或是不善於參加研討會的老師們,可能還是需要有一個常態的公開論述管道,特別是行政同仁。

一、教職員不以身作則,難以成就具有公共性的公民素養
 公開論述不是文化大革命的「百花齊放」,不是惡意的批評或是攻擊,而是對於當前通識教育的狀況與未來發展,提出正向而可以討論的見解。就通識教育的長遠發展而言,這是非常重要的平臺。通識教育的理想性,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提升學生公民參與與意見表達的能力,如果連負責通識教育的老師、行政同仁,以及整個通識教育的制度環境,都是保守的傳統而不願意公開表示意見的氛圍,我們怎麼能夠期待學生可以提升他們的公民素養。若是如此豈不是掩耳盜鈴?

 臺灣的通識教育總是走在高等教育改革的最前端,二十年來的最大成就,就是讓臺灣高等教育不敢不重視通識教育,但是如今要再往前再進一步,正是制度環境的變革──教/職要能一體,共同創造具有公共思辨與表達的論述環境。臺灣社會雖然已經離開威權統治三十幾年了,但是不願意公開表示意見的習慣,還是深植在教師與行政同仁的內心深處,當然其中也包含著臺灣的傳統美德──代人著想,這是非常重要的美德。如果這樣的美德是用來保守自己的工作利益,也無可厚非,但是如果過了頭,可能就會影響整體制度環境的發展,這也是大家所不樂見之處。

 如何讓老師與行政同仁願意在這個平臺,共同努力發展具有公共精神的制度環境,是非常巨大的考驗,畢竟老師或行政同仁發聲之後,一定會考慮學校主管如何看待他們的觀點,特別是會不會影響校譽,進而影響了自身的工作權益。這是必然的挑戰,但是如果站在正向與關心的立場,而非出於私心的惡意攻擊,老師與行政同仁所發之聲,應該是振聵發聾之聲,不應該受到任何人的責難。公開論述淪為攻擊他人的工具,絕對不是我們所樂見之處,但是如果可以真正做到公共思辨與對話的園地,那將是臺灣高等教育更上一層樓的盛事!

二、公開論述不是一昧要求或批判他人,而是「克己復禮」為先的公開反思歷程
 如何站在正向關心的立場,而不落入教條或宣教的困境,才是關鍵所在!不是一昧正向關心就是正確的事,過分正向關心不也是極權主義興起的最佳正當性理由嗎?就好比每一位父母親對於孩子的正向關心,為何最後總是落入「媽寶」或過於干涉小孩生涯發展的困境?

 公開論述正是民主素養的最核心作為,但是如果只是公開指謫或一昧批判他人,那正是災難的開始。兩岸四地民主政治的發展,不正是一直落入這樣的困境嗎?五四運動高喊著德先生與賽先生,追求民主與科學精神,但是如何在進行公開論述的實踐能力,卻是遲緩而令人感到逐漸窒息。為何會落入這樣的困境,或許我們還不會公開論述!但是如何公開論述?

 事實上,就中國文明而言,早就古有明訓,《論語》第一篇〈學而〉在一開始的第三章就提醒「巧言令色,鮮矣仁。」,必須言必由衷,緊接著又提醒必須「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必須以克己復禮為先。接著在〈學而〉第六章更是再強調「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在公開場合的論述,必須克己復禮為先,有了德行才能從事知識學習與研究。《論語》第十二章〈顏淵〉又提及「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有了德性的知識研究,才可以從事學術社群的交往,最後學術社群的交往還是在「以友輔仁」成就自己的德行。

 為何孔老夫子的明訓,我們是如此陌生?我們總是向外看──向西方學習,而妄自菲薄!做為一位大學通識教育教師或職員,都肩負通識教育的責任,我們都是以知識學習與研究為重,而忘卻德行修為的重要性,忘記克己復禮才是公民德性的核心基礎。我們參與學術社群的活動,看起來像是公共論述的活動,但是沒有以德行為基礎──「行有餘力,則以學文」、「以文會友,以友輔仁」,最後這些學術性的社群都只是私人學術利益的戰鬥場。或許,大學的老師們、職員們才正要開始學習真正的公開論述──民主素養的核心作為。老師與職員有了公開論述的能力,或許才能做為學生的典範,共同成就民主政治的理想。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