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7 期(2016年11月)

《教育人:邁向博雅教育的一個新典範》(四)
博雅教育的新典範


文/蘇永明 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討論了紐曼、阿德勒、珍‧馬丁等人的博雅教育學說。作者認為這些學說都傾向智性發展與培育,但也對實用性、生活性學科保留了可能空間。作者主張為回應現代社會的需求,博雅教育應當重建立一種新典範,即以生活預備為旨趣的博雅教育,追求生活知能方面的通達,而不只是知識或理論的廣博。

 為建立這一新典範,作者引據杜威和Ira Shor的主張,他們強調教育內容應當要考慮學生的發展階段;應當在學生的經驗範圍內找尋學習材料;讓學生透過解決日常生活問題來增進自己的知識;從學生既有經驗和觀念出發,逐步獲得結構化的知識。根據這些主張,作者認為新的博雅教育除了關注理念和目的之外,還要從現實生活經驗出發,發展有意義的課程和教學方式。

 另一方面,作者指出過去幾種博雅教育學 說其實也不反對實務性、生活性內容。例如,紐曼對理論性知識能否使個人因應現實問題,頗有疑慮,並認為那些立基於具體經驗的教育型態具有很大價值。珍‧馬丁也主張博雅教育要注意情感與實踐層面,應當培養學生成為關懷他人、積極參與現實世界的人,所有知識和能力的養成都為了達成上述目標。另外,阿德勒的博雅教育理念也包括未來工作預備和民主公民素養的陶冶。這些觀點都反映生活性與實務性知能應當在博雅教育占有一席之地。

 作者進一步指出博雅教育的新近發展已漸漸重視生活與實務層面的知能。例如,Thomas Green主張加入有關技藝、判斷、品味等能力的培育。Ernest Boyer等人則加入服務學習的構想,他們認為服務有助於高層次認知,而且可以讓學生對社區有貢獻,同時能變得有關懷心,發展人際相處能力。在服務學習之外,DeVitis等人再加上主動或參與(activism or participation)行動能力的培養。John White等人強調實踐性科目在通識教育中的重要性。Bruce Kimball綜觀這些新發展,指出:「實用主義正在逐漸滲入博雅教育之中。」

 依據上述博雅教育相關理論與實際發展狀況,作者提出生活預備的博雅教育,主張應針對生活的四大需求來設計課程與教學,培養學生因應現實生活的知能。這四大需求包括:

一、生活的工作需求
 工作是人生的重要部分,所以博雅教育應注重工作所需要的知能。博雅教育的一個特性就是有助於學生準備好能處理生活中持久而共通的要求。即使工作的性質日益差異化、專門化,但是工作仍有許多層面具有不變的性質,是許多工作所共同的。博雅教育可以關注所有工作的共同性質,培養學生工作的基本知能。

二、生活的休閒需求
 我們生活在工作的世界,也生活在一個自由時間日益增加的世界,因此有必要教導學生善用空閒時間。為了個人成長與社會效益,教育應教導學生建設性地利用閒暇。

三、生活的各種社會與實務的需求
 在生活中,我們不斷從事各種實務活動,實行這些活動需要具備一系列知識、判斷力、技能和態度,還要有足夠的身心條件,這些知能的培養不應在博雅教育中缺席。

四、生活的哲學需求
 工作、休閒與實務等方面都是生活的重要面向。然而,如果要追求美好的生活,我們還須面對某些一再出現的挑戰:如何確定人生意義?如何決定價值體系?美好人生的要素是甚麼?這些問題正是所謂生活的哲學需求。我們需要足夠的哲學素養,才能夠思考與面對人生中重大而基本的問題。

 在具體的做法上,有以下步驟:

一、多方面發展與實用性(many sidedness and practicality)
 如果將博雅教育定義成與生活貼近,這會和珍‧馬丁與John White的理想較接近,但這不等於是否定了傳統的定義,它可以使紐曼、阿德勒和Hirst的定義更豐富。在為生活準備方面,最明顯的是指在個人、實用性和尊重學生經驗的多方面的發展。其特質是要學會去面對生活上在認知與情緒方面的各種挑戰;能夠敏銳地和成功地與他人在各種情境相處;能關懷自己生活的各個層面,包括健康、家庭和財務等。他必須要能處理生活上所面對的各種的實務(practical demand)。

 博雅教育做為生活的準備與個人多方面的發展,則是在追求美好的人生。一般想到對生活的準備,不會去強調個人多方面的發展,而只是以職業準備為主。雖然這樣的界定較狹隘,但職涯的重要性是無可置疑的,沒有這方面的基礎,個人較長遠的潛能發展或是美好人生的追求將仍只是一個遙遠的理想。

二、教學層面(The pedagogical dimension)
 博雅教育就是要將這些常識提升到有組織、有系統(disciplined學門化的)或形成理論。理論就是將實務知識經由反省、組織、科學化,最重要的是加以充實而變得更豐富。Thomas Green指出在博雅教育中,我們要論證的不是一套知識的內容,而是能融入其中的教學(an engaging pedagogy),能將學習者的能力用在技藝、判斷和品味上。經濟、政治、文學、宗教和藝術這些議題會是教育的內容,並不是因為它們本身對博雅教育有經典的說詞(canonical statements),而是因為它們可以培養學習者的能力。Green帶著惱怒的口氣說:「請給我教學,不要給我理論!」(Give me not a theory, but a pedagogy, please!)

三、課程內容(Curriculum content)
 在為工作而準備方面,首先要對工作的概念有一般的引導。要了解工作在個人生活與社區中的重要性,以及依個人特質最適合的工作類型。要培養出對工作的正面態度,把它當做是無可避免,而且也是非常值得的存在狀態。當然,也要面對工作場所無可避免的負面情況。還要強調工作的尊嚴以及人性化的工作所應有的要素。這就已進入為社會正義的教育,此一角度是把教育看做是對學生所有層面的增權賦能(empowering),包括他們的就業。

 在宗教方面,除了紐曼和馬里旦,很少博雅教育的理論有提到,雖然Franklin Bobbitt把它列入生活的十種重要活動。Hirst把它列入七大知識型式之一,但那是當做神學在研究。宗教該如何加到博雅教育,後面詳述。在哲學方面,會與學科導向(disciplined-based)的博雅課程類似,但要特別考量學習者的興趣、態度和經驗。雖然哲學此一學門被強烈要求放入博雅課程,但在教學上仍要注意兩點:第一,這是杜威、Pring、Ira Shor所強調的,課程要植基於學生的經驗,這是主張學科導向的人所忽略的。第二,在生活中有各種型式的經驗、技能、態度和知識,它們都有重要的哲學意涵,學科導向理論並沒考量這一部分。還有一些洞見、理解和能力要和他人互動才會形成,要去參與活動,尤其服務學習。阿德勒是博雅教育理論中唯一認定參與藝術活動可增進理解的。

 確實,傳統的博雅教育理論忽略了實務和藝術活動的貢獻,而它們也能對哲學所要求的生活體驗提供豐富的學習環境,讓哲學在不懂哲學的素人(plain persons)身上也可以由此一途徑而生根。也就是說,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對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可經由James Marshall所說的從教育情境中活生生經驗的哲學來塑造,即包括經由和別人的相處、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各種承諾和日常生活的活動。這和紐曼的哲學著作中對實務知識的洞見以及對理論知識的批判是一樣的。

 在為此一為生活而準備的博雅課程模式辯護時,可以先檢視此一模式是否能滿足以往的理論對博雅課程的要求。它的開放性可包容許多學者關注的對象,包括Noddings、Ira Shor和杜威。此一模式追求民主,也對性別議題具有敏感度,以及與此相關的學術研究和智能與技巧,因為它包括了跨學門研究的女性研究、非洲裔美國人研究和拉丁裔(Latino)研究。它也包括了關懷(care)、關心(concern)和關聯(connection)的3Cs。它對於學生起點行為的重視,也採取了批判教育學的傳統,包括探討社會中的權力關係以及對自我的影響,被剝奪者、壓迫者與被壓迫者。它也採用Bereiter的觀點,認為博雅教育應該要提供學生經由問題解決來創造知識的途徑。它也包含了Green對於學生能力開展的強調。同樣的,DeVitis等人所支持的服務學習也在內。也致力於Ira Shor等人的「為行動或參與的教育」(Education for action or participation)。當然,也致力於實踐理性的教育。

四、證成、教育與學校教育(Justification, education and schooling)
 從本文對博雅教育的界定,是要幫助學生去界定自己,並去追求他所要的美好人生。因此,必須去考慮學生的視野。這並不代表學生在畢業前就可以完全決定追求的細節,這是一輩子的追求。博雅教育是在引導學生進入這個過程,並且提供達成的手段。在這個過程,教育並沒有像道德帝國主義(moral imperialism)所指控的,或是侵犯學生的權利。除非社會已決定要為其公民謀福祉,否則學校也沒有辦法這麼做。教育是在社會所允許的價值範圍內,讓個人去決定其自身的未來。這在民主社會中,是以導向自我實現(190頁),導向認知、道德、身體、精神和情緒的發展。它的導向在道德上是尊重他人、自我、正義、和平和與他人合作來追求每個人和所有人的福祉。

 關於宗教方面,雖然美國憲法未賦予公立學校這方面的任務,但宗教卻是人類精神的最高層次,不可忽略。缺乏宗教教育是否還能算是完整的教育。根據美國憲法的規定,可以做這樣的解讀:一、美國憲法保障人們的宗教自由,這是無可置疑的。二、憲法並沒有說公立學校不能進行宗教教育,而是不能以某一宗教為國教(state religion)。因此,不實施宗教教育可算是怠忽職守。而且,當我們要教導學生追求美好人生時,更是不能缺少這一塊。它和其他類型的教育並無不同。

 傳統的博雅教育只注重智能的開發,而忽略了學生的道德層面。紐曼和阿德勒都很清楚。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紐曼想要建構一個「道德中立」的博雅教育。但本書所致力的博雅教育是有明確道德立場的,是以追求自由、尊重他人和美好人生為職志。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