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7 期(2016年11月)

落實新課綱,升學制度的變革是關鍵!


文/黃致誠 全教總副秘書長
落實新課綱vs.升學
 107年即將實施新課綱,強調十二年國教適性揚才、終身學習的願景,重視當代多元差異的時代精神,期能培養學生具備創新、自主的能力與素養。

 但是國中自民國93年九年一貫課程以來,重視學生帶得走的能力,並獲得連續且統合的學習與知識;普通高中自民國88年課程標準以來,朝向減少必修、增加選修,重視學生生活素養、生涯發展、生命價值。但這些課綱高層的理想並未落實,學校本位課程發展受限,學校課程與教師教學的主體性面臨失落。關鍵不在於學校端不認真,而是學校教育長期以來深受升學制度的影響,激烈的升學競爭,升學績效仍強烈地主導學校課程與教學的實施。

培養未來人才的關鍵素養
 1996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學習:內在的寶藏》報告中提出「四大學習支柱」:學習認知(learning to know)、學習做事(learning to do)、學習與他人相處(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學習自我發展(learning to be);在2003年增加了學習改變(learning to change),因為知識社會尤其重視學習如何學習的能力。上述這種重視能力發展導向或是素養導向的學習已成為世界各國教育政策的基本主軸。

 Howard Gardner(霍華德加德納)於1980年代提出多元智能理論,反駁「IQ測驗」以紙筆考試測量智力觀點。他認為每個人的智能組成光譜不同,任何人都可透過自己的優勢智能,去學習其他面向的智能。他長久以來反對標準測驗,強調在二十一世紀,年輕人最重要的素養不是考試得高分,這反而有害於學生多元智能的發展,最重要的是:「解決重要問題」、「問出好問題」、「創造有趣的作品」以及「可以和同儕相互合作的能力」,但這些反而是許多學業成績優秀的畢業生所欠缺的。

世界頂尖大學在培養學生跨領域的整合能力
 劍橋、哈佛、史丹佛等世界頂尖大學,面對當代世界變化快速、全球化快速移動,專業的知識領域的應用也愈加混雜,跨領域的溝通合作是這些大學運作的主軸,他們以跨領域的「學程」為單位,而非以專門化的「學科」進行教學運作機制,有別於行政運作機制。知識傳遞、人才培育在本質上就是跨學科領域的事業,學生跨界移動於知識領域之間,正可以面對不斷加速變化與不可知的未來,打破界限、跨界合作,是面對未來重要的能力。

 加上線上課程和網路科技,知識內容只要上網搜尋即可取得,顯然,老師教學的角色不再是傳統的知識傳授者,學生學習的重點與核心能力的培養不再是記憶各種知識內容,而是學會如何思考、處理、判斷各種如雪片般亂飛的資訊,關鍵正是具備跨領域的整合能力。

台灣學生正在「從學習中逃離」
 《親子天下》針對國中生的「學習力大調查」,結果顯示超過五成的國中生認為自己學習動機不強烈,年紀愈長,學習欲望愈低落。教師問卷也顯示,八成老師認為學生沒有足夠的學習動機。放學回家以後,除了上補習班的時間外,近六成的孩子不太會想要再主動學習新知識、閱讀課外書或是鑽研自己的興趣嗜好。大部分學生的學習僅僅只能被「考試」驅動,如果沒有考試,會經常、主動閱讀課內相關書籍的比例,低於三成。超過八成的老師同意,多數學生不考試就不會念書。

 調查數字或可窺見,我們學生的學習動機和考試掛鉤連結,形塑出只為考試而學習,愈來愈被動的一代。近六成的學生沒有強烈的學習動機,近六成的學生,下課後鮮少有意願主動學習新知,包含看課外書、培養自己的興趣嗜好,都意興闌珊,為考試而學習的教育生態,讓我們的學生正在「從學習中逃離」。

衡量教育良窳最重要指標:前、後段學生之間的學習差距最小
 衡量一個國家教育良窳最重要指標,不是出多少名人、大師,菁英者畢竟少數,更重要是學習低成就的學生數量,後段學生是否帶起來,前、後段之間的學習差距是否最小,努力做到「成就每一個孩子」,落實教育機會公平正義。每個人才都不能浪費,尤其是台灣這樣的小國寡民,是強化國家競爭力最佳的策略。

 但根據OECD公布的PISA 2012年結果,卻令人感到憂心。中國(上海)、新加坡、日本、南韓和台灣這幾個奉行菁英主義及考試升學制度的國家,除了總測驗得分名列前茅以外,在「高低成就學生差距」、「優弱勢學生成就差距」、「校際成就差距」和「學生間平均成就差距」等這幾個衡量教育公平性指標的表現都不理想。尤其台灣的表現更是奇慘無比,除了總測驗得分位居第5外,其餘4項指標的表現都是落居最後一名,亦即在65個參與國當中,台灣是教育公平性最差的國家。

 當台灣學生正在「從學習中逃離」,我們的教育亦如資本主義最大風險般:「富者愈富、貧者愈貧」,意即在經濟、社會、文化資本落差下,教育體系符合如Peter Senge(彼得聖吉)所說:「擁有者與匱乏者之間的差距愈來愈大」。將造成愈來愈多的學生徘徊在教育的邊緣,失落在學習的空間。

競爭取向的升學制度無助於教育品質
 追求標準化測驗的教育模式,已陷入困境,愈來愈多的研究結果清楚告訴我們,這樣的教育並不利個人和國家社會的進步。因為獲得知識的多少是取決於學習者根據自身經驗去建構知識的意義,而不取決於學習者記憶和背誦教師講授內容的能力。

 根據芬蘭學者Pasi Sahlberg研究指出,成功的教育體系乃遠遠超過學業上的考試得高分。在成功的教育體系裡,學業高成就和學業低成就學生間的差距很小,學生的身家背景並非學業成就的唯一決定因素,而且資源也能妥當地使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針對會員國在PISA 2012的表現進行分析,結果歸納出:重視學校私有化以提供家長擇校權及強調校際競爭的升學制度,和優質的教育體系並無關係,無助於教育品質的提升。

 新課綱在推動時,一定要同時進行升學考招制度的變革,否則只會重蹈覆轍,課程理想與教師實踐恐難達成未來人才培育的目標。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