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七期: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通識教育是什麼?


文/童禕珊 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生物科教師
 曾任耶魯大學校長的理查萊文(Richard Charles Levin)曾說:「如果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只擁有某種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那會是耶魯大學教育最大的失敗。1他認為,專業知識和技能,是在大學畢業後才根據自己的意願和需求去學習的;至於大學教育的目的,除了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外,還須具備作為公民所需的基本能力;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通識教育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通識教育是什麼?說實在,我對通識教育的認識,除了在大學修過八學分通識課程外,未曾留意過它;而在選修通識課程的過程中,部分同學會因清楚自己的需要,選修一些加深加廣的課程;其他同學則把通識課程當作一種點綴,選擇一些所謂的營養學分,在繁重的課業壓力下,達到調劑身心的目的!受邀參加《通識在線》的座談時,這個被我遺忘許久的名詞,重新浮現於腦海中;重新思考通識教育是什麼?為何在大學階段要插入這八學分課程?以及對高中教育可能有哪些意義?

 在座談會現場,剛開始的討論聚焦在多元選修的課程,認為開放更多的選修課程,可供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與需求,接觸到主科以外、不同面向的知識,但這就是通識教育的實踐嗎?

 從字義上來看,通識是指學識淵博;清吳偉業於《壽王鑒明五十》詩中有言:「通識曉世變,早計駭愚俗。」;由此可知,通識者具有博學多聞、綜觀全局的能力。這樣的想法運用在教育上,產生了「通才教育」或「全人教育」的概念,其作法可追溯至先秦時代所提倡的「六藝」,「禮、樂、射、御、書、術」便是儒家教育希望學生能夠掌握的六種基本能力。而在西方,古希臘時代所提倡的「博雅教育」,亦具有類似的想法,期望當時的公民能接受「修辭、文法、邏輯、算術、天文、幾何、音樂」等「七藝」的薰陶。這些想法發展至今,成為目前國內重視「德、智、體、群、美」的教育模式。「五育」教育的理想是好的,只不過在實施的過程中,卻流於教學時數的劃分;尤其是在智育,更是細緻地分割出「國、英、數、自、社」等五大科、及眾小科的界線,因而使得學生們花了很多心力,習得各個學科的必要知識,但卻忽略了去探討為何需要具備這些基本能力?

 不只是學生,連身為老師的我也很少去思考教育的目的為何?花時間把自己習得的知識,轉化成課堂上的教學內容,再藉由複製、貼上傳遞給學生,因此學生們所得到的多是各學科片面的知識。曾經問過即將升上高三的學生:「學了兩年的生物,對於五年後、十年後的你,會有什麼影響?」得到的答案很令人汗顏,大部分學生最先想到的便是有助於升學;部分以生物醫學為目標的學生,提到可奠定未來讀書及就業的基礎;還有少部分同學想到將來結婚生子或就醫時,生物相關知識可能有些幫助。這便是知識零碎化的結果:將學科知識轉化成為一團不常使用的記憶!

 因注意到學科專門化與零碎化所產生的影響,在十九世紀,一群歐美學者開始提倡新一波的「通識教育」,希望大學教育所培養的學生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能將不同的學科知識融會貫通,成為所謂的「全人」!這樣的理想在劍橋、哈佛、史丹佛等世界一流大學落實時,發展出以「學程」為單位的教學模式,透過密集的跨科系交流,提高了教學內容的彈性;這樣的教育培養出來的人才,在思考模式上更具多元性,也較能達到全人教育的目的2。反觀臺灣,通識教育的落實,若僅是設了幾門選修課,依舊會出現如當時的我所面臨之窘境──成為零碎化教學的一部分。

 典型的臺灣教育,是以「專才」為架構發展出的教育體制,可謂之「工程師養成班」,這將使得國家無法跳脫出以製造業為國家發展主軸的框架。而歐美所發展以「通才」為目的之教育體制,更能產出具備法律、經濟、理工等多元能力的人才;在這進步飛快的大環境中,將有助於推動企業轉型,帶動社會的進步!3

 基於以上推論,推動通識教育、活化教育體制的框架,似乎是影響社會轉型的關鍵。而在高中教育現場,107課綱大輻度的調整,是推動教育轉型的契機;但學校準備好了嗎?老師準備好了嗎?學生們也準備好了嗎?


注釋
1.李華(2015年09月29日)。耶魯校長:這才是判斷一個人受過教育的鐵證。阿波羅新聞網。取自http://tw.aboluowang.com/2015/0929/621241.html
2.謝宇程(2015年8月4日)。【學與業壯遊】拜樂高和跑車為師──英美名校組織制度的變革──《大學的藝術》之三。想想論壇。取自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4399
3.陳志武(2016年9月29日)。美國通識教育的精髓在於思辨與表達。中國教育三十人論壇「名家論教育」。取自http://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8700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