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7 期(2016年11月)

通識教育與性/別人權教育


文/陳美華 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1990年初以來,包括清華、師大、中正等知名大學相繼爆發男教授對女學生的校園性騷擾事件,引發全台女大學生集體串聯,於1994年5月22日於台大校門口發起反性騷擾大遊行,揭開全台女學生捍衛性自主權與平等受教權的集體抗爭序幕。此後,職場、校園性騷擾的問題逐漸受到社會關注。1996年底,彭婉如、白曉燕命案接連爆發,引發全台女性人身安全疑慮。2000年4月20日屏東高樹國中學生葉永誌倒臥學校廁所血泊一案,更曝露性別氣質、性別展演、性傾向與主流規範不同的學生,在校園內普遍性的遭受同學嘲笑、欺凌的問題。這些事件凸顯各級校園欠缺尊重性/別多元文化的意識,更沒有保障性/別少數權利的概念。大學通識教育應該更積極地扮演提供性/別人權教育理念與實踐的平台。

 女性主義理論或性/別研究作為知識體系和其他理論不同之處在於,它向來強調對女性處境或性/別關係的研究不單只是知識探索,而且帶有高度的社會實踐色彩。前述校園中常見的性/別暴力,正是性/別研究亟欲改變的社會現象。然而,任何的社會改變都不可能憑空出現,受壓制的女性或性/別少數必須意識到自己做為(性)公民的權利受損,同時居社會主流的支配者也必須意識到自身的性/別特權,並尋求改變時才有可能在文化、社會與法制上形成具體的變革。從這個角度來看,大學通識教育就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通識教育中廣泛的開設性/別課程,學生可以掌握性/別研究的知識體系,但另方面性/別關係密切構織人們日常生活(上至政治體系的男權支配、職場、下至家庭或親密關係的性別關係)的特性,也可以使得來自不同科系的學生都可以利用此一知識體系重新檢視自身日常生活,以及整體台灣社會的性/別關係,進而可以期待一整個世代性/別關係的重構。事實上,當前大學校園內部仍充斥著男權支配的意識型態與日常實踐(例如晚近輔大女宿性別化的管理方式)、以異性戀男女配對為導向的迎新宿營與各式聯誼活動、多數學校仍未建置性別友善廁所、哺乳室等空間、各系組學生高度性別化、男教授過度代表,女教授不足等等,都是可以讓通識課學生深入討論的性/別人權議題。

 過去十多年間,隨著政府推動性別主流化,以及性別平等教育法制化的關係,性別課程普遍地出現在各大學通識課程中。這類性別課程往往也會吸引校園內關注性別平等的(女)學生,或校園內的同志與跨性別者來選修。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多數學校的性別課程大都仍是以探討男女在公/私領域的平等權、自由權為主軸(如「性別與社會」、「性別與文學」、「女性與政治」、「性別關係」、「親密關係」、「女性與運動」等),再兼及同志與跨性別(社群)的存在。這些課程為來自不同科系的學生建立性別研究或女性主義研究的基本輪廓,也讓學生可以瞭解性別如何塑造人們的日常生活。但,我們也很難不注意到,異性戀支配的框架極為明顯,相反的,同志、跨性別在性/別多元的政治修辭中幾乎淪為點輟效果。

 當我們認真、平等的對待多元的性/別實踐者與異質生活方式時,保障性/別多元意味著必須打破三組二元對立的階層化關係;意即1.在性別(gender)上區分「真正的」男人與女人,其餘的都是性別偏差者,進而塑造一個男女有別、男尊女卑的性別秩序;2.在性(sexuality)上區分「真正的」性與「不自然的」性,異性戀係前者,同性戀是後者;3.男女有別、異性相吸建立的異性戀家庭才是值得以國家法律保障的「純正」家庭,反之各類非血緣、非婚姻聚合的家庭則被視為「偽」家庭。換言之,保障性/別多元並不只是包容或倡議性別氣質的多樣性,還必須要求社會中的成員去除異性戀支配的霸權心態,將同志族群視為社會中平等的、合格的公民。尤有甚者,當同志被視為社會中的平等公民時,整體社會對同志族群的肯認不該停留在認可其同性性行為、承認其主張自身作為同志的認同層次,也必須在制度上保障她/他們建立親密關係、組織家庭的權利。晚近,越來越多國家以民事結盟或同性婚姻法的方式來保障同志組織家庭的權利正是這樣的例子。值得注意的是,多數開設在通識教育的性別課程仍集中在探討二元化的性別,而較少關於異性戀常規性(heteronormativity)的批判,以及非異性戀者的親密實踐與家庭組成。

 此外,即便當前性別課程在大學校園中的能見度明顯增加,但種種結構性的限制下,性/別少數仍無法在校園中自在的操演性/別認同。以中山大學這種理工科系為主的學校為例,我常常可以在通識課上看到兩三個學生,始終坐在教室後方的角落,上課專注地聽著,鮮少發言,每至學期中末段就不經意的跟我出櫃,然後說「我們理工科系都不能講這些(同志),大家都很怕被知道,但明明我們自己都看得出來誰是(同志)」,或者「只能在外系相認」之類的話。這顯示,理工科系恐同氛圍濃厚,同志學生的衣櫃也遠比人文、社會科學系所的學生來得更深。或許有人會認為女性主義理論、酷兒理論本身就源出於人文、社會科學,具有理論上的親近感,但事實上人們慣常理解的男女「兩性」、「異性戀」/「同性戀」的分類都和生物學、醫學等科學知識息息相關。如何鼓勵不同學門的教師可以在通識教育的平台上相互合作,開設跨學門的性/別課程(如「性別與科技」),讓性/別多元的意識深入不同系所,而不是侷限在某些特定系所,甚而導致性/別課程邊緣化無疑是當前的重要課題。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