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七期: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人權教育的文化障礙與語言門檻


文/李念祖 東吳大學法研所兼任教授
 長期講授憲法人權課程,經常面對隱然存在的理解障礙,有個心得:不只將人權教育看作專業教育的必要環節,也以從事通識教育的心情,試著幫助學生化解人權教育的文化障礙,跨越人權學習的語言門檻,或許可以提昇教育效果。

人權教育的文化門檻
 人權,不是本土的觀念,連許多人權語言也是外來。在構成生活環境基底的傳統社會文化中,雖然也有可相呼應的材料,但並無與之一拍即合的整體氣候;謂是缺乏現成的人權文化,亦不為過。當代資訊發達,本土與外來文明交會更甚,傳遞橫向輸入的文化觀念時,有意識地減少文化性的溝通障礙,應有些助益。

 人權教育有幾個緊要的元素詞彙,像是權利、平等、憲法、民主、還有司法,或是翻譯,或是新造,都不是原生的本土詞彙,連「什麼構成人」的文化理解與想像,也有不同。人權思想植入既有的文化土壤,長期水土不服至今。

權利
 權利,是個新創的翻譯名詞,出自美籍傳教士丁韙良所譯的《萬國公法》一書,影響中文日文世界,跨越三個世紀而已廣泛入法入憲。扼腕的是,譯者選字不慎。「權利」二字望之而易生「爭權奪利」的負面情緒,完全打消了原詞right的正當意涵。如能重新來過,或可譯作「正義」,成為「義務」之對;較易理解而且不致產生反感排斥。人權一詞的權字,指的就是權利;社會聽到主張權利即生冷感疏離,自也會對人權論述冷感疏離。譯者在詞語選擇上輕忽了權利二字背後的文化意涵,無意間形成了理解與接納人權觀念時無形而長期的文化心理障礙!

憲法
 憲法,也是翻譯字彙,為日本明治維新的產物。因康有為曾於上書光緒時引用,未經辯證即進入華文世界。「憲法」如是取「上位之法」之意,翻譯上並無錯誤。但是憲字的指稱何意,未必為人熟知,憲法尚非一目瞭然的詞彙。古籍中可以對應的名詞,或許是《尚書》說到的「洪範」,也就是「大法」的意思,但仍與今天的憲法詞意有間。若是借用儒家語言,則可將憲法稱為「人國之禮」,就是界定個人與國家公權力之間基本關係的規範。當然,社會普遍缺乏憲法意識,不懂得珍惜憲法遠比爭奪政權歸屬重要,並非僅因憲法的名稱是否費解,而更是在於社會文化上少有防止當權者為惡的警覺,仍然偏好迷信政治領袖、或是支持政黨的領導權威之故。然而社會缺乏憲法意識,正就是人權教育的文化障礙。

民主
 民主,是對應於君主的新生詞彙,在君主專制的時代無從存在,與之接近的意念或是孟子說的民貴君輕。文化語言中為人習知的還有民本思想。將民本與民主引為同義語的用法,並不鮮見。民本,是法家與儒家的共同語言。儒家的經典《尚書五子之歌》說:「民為邦本,本固邦寧。」法家文獻《管子霸言》也有:「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為本。本理則國固,本亂則國危。」都勸告君主善待人民,視為治國資本,但其終極追求仍是「國固」與「邦寧」,不是人民,更非個別權利的實現。民本,追求的是集體價值。多數決民主,雖也重視集體價值;但是民主的根本是講究人權,以為人,個別的人,才是目的、才是主體。若不釐清民本與民主的異趣之處,民本也可能是妨礙理解民主與人權的文化門檻。

平等
 平等是民主、也是人權的要素;形成今日普遍使用的詞意,只是百餘年來的事。此前,平等用於泛指中等。又如在今天「等之」是使兩者相當的意思;傳統語彙則截然相反,恰是區分等第的意思。個人周身的人倫關係之中,區別上下常甚於平等對待。父慈子孝、君義臣忠、相敬如賓、兄友弟恭、朋友有信的倫理規範,都在促成人際關係中的善意對待,然而其間一旦形成地位不平等,則也不免助長人際關係中指使支配的強制作用。

 傳統語言習慣中描述平等位置的詞彙,常帶有對峙對抗的敵對意識,像是兩相匹敵、棋逢對手、旗鼓相當、分庭抗禮、互為敵體、平起平坐等等,都是例證。其背後的語境脈絡,或是因為親人熟人已在倫理關係之中決定了地位順序,只有陌生人或是敵人之間,才因為未定順序而構成一種誰也不服誰的平等關係。敵對意識暗示著某種不和諧,就會是建立友善平等關係的文化障礙。一旦使用「對等」取代「平等」,敵對意識就呼之欲出了。平等,也還另有一個文化意識大敵,那就是與血緣關係密切相連的國族主義;從「凡人生而平等」的價值意識能否生根的社會前景觀察,其實是個有待跨越的文化門檻。

司法
 司法,也是具有當代意涵但卻未必為人瞭解的新詞。它原是古代掌理刑事的職官名稱;用以概指訴訟審判,是民國以後的用語習慣。區別司法與行政的功能,在傳統的政治思想中即使曾經出現,也非主流。今日一般人對於司法的理解,亦未必當然帶有審判當然獨立於行政指揮之外的想像。

 大眾更為生疏,或許是獨立的司法為何存在。傳統說法是司法用於發奸擿伏,定分止爭。發奸擿伏,是行政部門檢警機關的功能,說到底要維持社會秩序,如也成為司法審判唯一終極追求,就很難解釋何須強調審判獨立。

 定分與止爭,其實各有追求。定分追求個案的公平正義,止爭追求群體的秩序和諧。審判是為了止爭以定分呢,還是為了定分,止爭只是附隨效果?行政司法不分的時代,為了止爭而定分;到了今天,司法審判獨立於行政部門之外,不再像行政部門一樣只重維持秩序,而是要避免維持秩序時傷害公平正義了。

 民主社會由多數書寫法律而建構群體秩序;依法行政在維持群體秩序;司法獨立審判個案,免受立法與行政干涉,則為了保障人權,保障每個人須有的、最起碼的公平正義,不因追求群體秩序和諧而被犧牲。對於區辨司法與行政的功能差異,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的社會傳統,也是人權教育的文化門檻。

認識障礙有助於跨越門檻
 社會因為強調政府維持群體關係秩序的需要,以致輕忽了每個人都該得到的、最起碼的正義保障,就是最需要跨越的人權教育文化門檻。辨明是從社會本位看人,還是從人本位看社會,嘗試化解人權語言背後的文化認知障礙,或許是跨越門檻值得嘗試的一項途徑。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