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七期: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深度論壇: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


文/編輯部
 上個世紀二戰一結束,人類社會當中的有智之士立即思考如何避免人類再次遭遇類似的浩劫。人權的推廣與提倡是他們想到的方法之一。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公布以後,一連串的國際人權公約接踵而來。自二戰終結,重視人權的民主國家之間,從來就沒有發生戰爭。

 1995年聯合國推動「人權教育十年」,「接受人權教育」也連帶的被稱為一項人權。台灣社會在解嚴後也沒有自外於人權理念的提倡。2000年的陳水扁總統在一上任就提出「人權立國」的理念,而後教育部隨之成立「人權教育委員會」,全面推動人權教育。不幸的,隨著2004年的選舉紛擾及由之而來的政治惡鬥,使得人權教育的推動力道減弱不少。2008年馬英九上任,大致承襲前任政府的作為,以不慍不火的方式賡續人權理念的提倡。馬政府更在2009年將兩國際公約國內法化,讓法務部也參與了人權理念的推廣工作。長期來看,兩公約國內法化的作為將會逐漸的改變台灣社會的本質。

 人權教育是一種普世價值的教育,在短時間內很難見到成效,因此也容易受到政治人物及官僚系統的忽視。再加上人權內容的豐富,在推動時,往往不容易聚焦,推廣的成果顯然不如某些單項權利的倡導(如「性別平權」或「婦女權益的保障」)。多種因素影響之下,我們很難看到推動人權教育的顯著成果。

 在今天的台灣,人權教育不是中小學生的課程中的一個獨立學科,而是一個「重大議題」,被融入在其他獨立學科的教學活動中。其成效如何?我們無從知曉。學校教師的人權素養稱不上扎實,也不是師資培育的重點。而在大學中,人權理念的傳遞沒有系統與組織,散見在法學院或社科院,偶爾也會出現在通識教育的課程中。整體而言,人權理念在台灣的傳播雖然稱得上持續穩健,但既不全面,亦顯零散。

 有鑒於此,本期「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的目的想要就下列問題進行較深入的探索。

一、人權素養是否為國民基本素養之一?如果要讓社會成員都具備有這種素養,我們該努力的方向為何?

二、如何透過國民教育來提升中小學生的人權素養?中小學老師應具備何種人權素養?

三、如何在大學的通識教育中進行人權教育?

四、人權教育與通識教育的關係為何?

五、如何讓全國的公務機關人員(公務員、法官、警察、軍人……)具備與人權有關的基本素養?

六、我們對政府推動人權教育有何種期望和建議?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