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6 期(2016年09月)

我對於通識課的夢想,以及許多的失望‧‧‧‧‧‧


文/沈柏佑 元智大學電機系三年級學生
 通識課對於我來說莫不過是涼課、爽課、不用上課的營養學分,一門課還兩學分ㄟ,比實驗課還多,可說是「刷」學分最輕鬆的路徑,因為點名舉手就算是完成了這堂課的課題了,老師也只是把自己會教的東西全盤而出,完全沒有要「教」的意思,學生的反應當然也不把上課當回事,能全程看著黑板不低頭就很算是給老師面子了。

 雖說如此,我並不是要大學把通識教育像教官一樣踢出校園,只是我想要的通識課並不該以現有的形式出現在學校,我希望它對我們的興趣、未來有幫助而不是幫我們複習高中課程,既然把通識教育帶到了大學就應該有它的大學模式。

 我夢想的通識課是能教我們一技之長,例如修理腳踏車、手工藝、煮飯做菜、書等日常中能用到的知識,但這些東西都太依賴於學生社團,所以校方很少有開這種類型的課,但進一步來想,如果某間沒有學生站出來成立這些社團,那間大學的學生不就少了學習這些技能的機會了嗎?如果大學真心想要落實通識教育的話,比起把我們關在教室內觀看彼此不像樣的PPT,我更希望老師能上些能動動手的課程,讓學生對通識教育有興趣,選課時大家才會以自己想學的技能為目的來選課,相信這門課的學生素質也會提高不少。

 臺灣人在高中時接受的正是通識教育,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全球的智慧都濃縮成十大科目,一點一滴的讓我們在高中三年內學到了各種基礎;我按部就班的苦讀三年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學測,但我當時並沒有想的那麼深(因為沒人跟我討論……),從現在來看,我當時就跟電腦一樣,別人Code什麼我就Read什麼,然後再讓老師看我Output出來的Data有沒有錯,在那時老師的評分對我來說就是一切,而這一切都是通識教育搞出來的;就算過了高中三年逃到了大學,高中的通識教育仍沒有被擋在大學的大門外,既然如此我還能對大學的通識課有多大的期待?這就是我不想把通識當成「課」來上的原因。

 簡單來講,我對今日大學部開的通識課只有一個要求:「該換課程內容了。」大學是學習萬物的地方,如果沒有好的通識課程讓學生來學專業以外的東西,大學就跟五專、職業培訓所沒什麼不同。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