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六期:通識教育在高中的實踐

「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之淺見


文/林智莉 亞東技術學院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本期深度座談會主題「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這個命題容易產生兩個疑義。其一,已認定技職通識複製綜合大學,檢討是否該如此;其二,認定技職通識尚未建置,討論建置過程是否該複製綜合大學?這兩點都不是目前技職通識的現況。技職通識始自1995年教育部頒訂「績優專校改制技術學院附設專科部申請辦法」,鼓勵辦學績優之專科學校改制技術學院,再改名科技大學,因學校升格,組織架構改變,紛紛將原有共同科改制為通識教育,時間大約在民國八、九年代。在此之前,某些綜合大學因應教育部1983年「大學共同科目研究專案小組」,1984年「大學通識選修科目實施選修要點」,調整原有共同科目,開設通識選修課程;1995年大法官會議宣告「部定共同必修科目違憲」後,大學紛紛將共同必修科或共同科改為通識教育。整體而言,技職體系的通識改革較綜合大學略晚,但由共同科轉型過程相似,中間多有參考或取法綜合大學,再根據學校原來共同科師資結構與既有學分數調整。但與其說技職通識複製綜合大學,不如說臺灣通識複製美國全人教育概念與作法,這套作法是否適合臺灣通識教育,包括綜合大學或技專校院?在臺灣通識推動近20年,尚存在定位不清、方向模糊、課程混亂、成效不彰等諸多問題,不僅技職體系要思考通識教育的適切性,恐怕一般綜合大學亦面臨相同困境。

 通識教育做為目前較被一般人接受的所謂「全人教育」的精神是一致的,但在不同的教育體系,甚或不同學校,因應學校體制與學生特質,本當有不同規劃。技職體系學生九年一貫後分流進入高職,其養成過程便強調技能的訓練與運用,三年的高職教育,多數學校幾乎放棄人文社會教育,其造成最大影響是:技職體系學生人文素養的不足與學習領域的狹隘;進入技專校院,直接反映在通識教育上,就成為視通識為可有可無,甚至妨礙專業學習的營養學分。如何擺脫這種困境?讓技職學生不落入愛因斯坦所謂專家只是訓練有素的狗的窘境,技職通識必須要能扭轉這樣的缺憾與劣勢,以下提出幾點看法:

 一、互補教育。雖然有學者認為通識教育不應淪為專業教育的互補教育,如林崇熙教授稱之為「缺陷教育」,質疑工科學生修一門藝術課程就會有美學素養嗎?1但如本文上述所言,技職體系學生在高職三年養成過程學習愈來愈狹隘,視野愈來愈侷限,而通識教育向來不是要專精一個學科或領域的知識、學問或素養,而是提供學生多元接觸與探索機會,即博雅「博」的精神,或所謂「種子」之說;且在技專校院,尤其學院,本身規模較小,系科發展有所偏重,尤其未來強調學校特色發展後,這個現象勢必更嚴重。而呼應通識博雅──以人為主體涵養,廣博雅正之教育精神,課程設計就必須補足與突破專業教育的偏狹。以本校為例,偏重理工科系,在通識課程設計自然就補人文教育之不足。

 二、能力導向。這是未來教育的大方向。在知識無遠弗屆,取得容易的情況下,純粹知識教授與傳遞,無論在綜合大學或技專校院;專業或通識教育必然都將遭到挑戰。況且通識或所謂全人教育、整全性教育或主體覺醒教育,都不會是純粹知識傳遞或研究的教育,所以技職司104學年度始推動「補助技專校院推動通識課程革新計畫」,就定位六大核心能力培育:國際移動、邏輯思辨、溝通表達、問題解決、鑑賞美學及探索創造。這些都是重要能力,但回到技職教學現場,「主體覺醒」或「自我覺察」或許是更重要的核心能力。技職體系學生長期在機械式訓練下(尤其理工科學生),凡事按部就班,反覆操作,對於學習相對被動,他們很少會(甚至「能」)思考自己要什麼,更遑論思考自己是什麼。而通識教育是以人(自我)為核心擴散出去的關係處理之態度與價值建立,若能藉由通識教育培養學生面對、省思自我後,看見、認識、瞭解自我,他才能從自我出發看見他人、環境、社會與國家,進而發展所謂溝通表達、解決問題、關懷社會等種種能力。

 三、跳脫實用主義。通識教育不應淪為專業的附屬價值,當前技職教育太強調實務致用,此導因大學教育與職場脫勾,造成產業人才不足,教育部要求技職教育必須符合產業人才培育,甚至規定技職教師須有業界服務經驗等。然而我們很容易觀察到一個現象,技職學生的技能很強,但他們在學習過程或進入社會後,成長、進步或轉化的空間相對受限,因為他們接受的教育太「匠」化。很多基本素養或人文教育是一種生命能量及生命厚度的積累,它不必然要有什麼具體可見的成果或產值,卻是未來發展源源不斷的能量來源。通識與專業掛勾,配合專業開設如職場倫理、應用文、職業英文等通識課程,是一個方向,但不應是通識教育重點,將大學變為職業訓練所,只會使大學教育全面失敗。技職體系學生已經太功利,功利主義只會使教育陷於淺薄與單一,莊子無用之用已能說明,純粹人文、歷史、藝術或道德教育,培養的是學生生命的厚度與豐富性,讓生命更完整、精彩,只要課程經營有趣,引發學生興趣,所有學習都會有意義。

 四、排課行政單位。目前很多學校因少子化、評鑑生師比、學校財務、師資成本等考量,將通識教育中心虛級化。這暴露最大問題是學校對通識教育的不重視,當一個學校的政策或氛圍如此,通識教師再怎麼努力,也很難提升通識教育成效。一般綜合大學系所多元,或許尚有足夠師資開設廣博多元的通識課程。在技專校院,虛級化就是虛無化,通識中心若成為排課單位,學校便會從系本位、專業本位出發,通識教育完全是附屬價值,一旦教育部門不再重視,眾多利益考量下,便會犧牲通識教育。因此通識單獨評鑑、有專屬單位、專門師資,有一群老師對通識教育有認同感及歸屬感,才會有努力的力量與教學成效。


注釋
1.林崇熙,〈技職體系通識教育的新大道〉,《通識在線》第65期(2016.7),頁11-12。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