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六期:通識教育在高中的實踐

技專校院與綜合大學通識教育實施的異與同


文/莊明哲 中國科技大學學務長
 對於《通識在線》第65期深度論壇「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的提問,我看到多篇見解精闢的專文,值得提供所有老師參考。對話之前,我想先分享目前對通識教育的觀察:有一些我知道的技專校院通識教育中心,在這幾年之中先後「被精簡」,原隸屬通識教育中心的老師打散到各系科,只剩下主管、秘書與工讀生。詢問下來,這樣的原因主要是為了統整招生能量。因此,現在的技專校院若是其通識中心仍維持一種實體狀態且順利運作,那首先就是令人敬佩之事!

 有識者可能會說,有不少大學的通識教育中心是沒有專任老師的,只有行政人員……。確實,這件事在一般大學或許不是問題,因為越是綜合性的大學越是有各種學系的師資來支援通識教育課程。但是對技專校院來說,他們沒有傳統的中文系、數學系、物理系、法律系、政治系、哲學系……等學系,所以若要開設通識課程時,既有學系的師資便無法充分的撐起這些課程,故而必須另外聘請老師來協助,這群在學校中沒有系科對應的老師們,便會歸屬到通識教育中心……。這大約是民國90年前後從共同科轉型發展下來的結果。因此,所謂「複製」,僅從學系組成的差異就能發現綜合大學與技專校院的區別。這是基本的觀察。

 回到主題,不妨先檢視〈大學法〉與〈技術及職業教育法〉(簡稱技職教育法)所揭示的目標:〈大學法〉第1條:「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技職教育法〉第1條:「為建立技術及職業教育人才培育制度,培養國人正確職業觀念,落實技職教育務實致用特色,培育各行業人才,特制定本法。

 〈大學法〉強調學術研究,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技職教育法〉強調務實致用特色,培育各行業人才。說明了指導我國高教發展的兩母法各有其側重,不過我們仍可發現兩母法有共同點: 一個說培育人才,另一個說培育各行業人才。共同點就是培育人才。敬請各位讀者留意: 不論是〈大學法〉或〈技職教育法〉都是要培育人才,而不僅是訓練人力!

 這件事情觸及了專業教育與職業訓練(professional training)的區別。後者是針對就業者與社會之需要,養成或增進就業者就業能力的一種系統訓練歷程。它重視不斷的學習,反覆演練直到精熟。這是專業人力的訓練,是職業訓練所(或中心)所要關注的事。而專業教育則是培養具有高度就業力的人才。這裡所說的專業不是職業,而是指現在的學科提供的都是專業性的教育(specialized education),每個人都要在某個領域裡獲得專業性的訓練與培育。因此大學專業教育不僅重視學生近程的就業能力,更重要的是培養中長程的生涯發展能力,也就是學習如何學習的能力。因此,學校不宜僅從業界的角度,而是要從學生潛能發展的立場,來規劃所欲培育的核心能力與因此而導出的合適課程。澳洲在2002年出版的《未來所需的就業力技能》白皮書中將「核心就業力技能」歸納成八類,包括:溝通技能、團隊合作技能、問題解決技能、原創與進取技能、規劃與組織技能、自我管理技能、學習技能、科技技能,說明了就業力的核心技能之培育其實比職業訓練想要做得還廣得多。這個多的部分有許多地方牽涉到基本能力、解決問題、溝通與學習態度等面向。這些能力有的在大學四年中不易立即彰顯,它應該是可以累積的、成長的與帶得走的。

 故而,「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的命題,我有兩個層面的淺見:第一,培養學生具有人文內涵,具有教養,懂得追求人生的意義與目標,成為合適的社會公民,技專校院與一般大學沒有不同。這讓我想到柴靜在《看見》這本書寫道:「別當了主持人,就不是人了。」確實,先成為人,才成為士農工商。採訪是一項專業,它所挖掘的該是來自於人的體貼心與同理心的提問,而非純然冷靜的盤問或窺探的竊喜。第二,由於高職生過早分流,知識的工具性效用過早強化,從而弱化了基本能力與價值思辨的機會。因此,技專校院反而要更加重視通識教育。首先,補強學生的基本能力。次則,在現有的有限學分中想辦法提供一種平衡的、跨領域的、整合性視野的課程與教育內容,避免讓技專校院的學生陷入如馬庫塞(H. Marcuse)所說「單向度的人」的陷阱中。最後,不妨以議題為導向,勾連生活經驗設計課程,培養學生合適的價值觀,為成為良善的公民作準備。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