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六期:通識教育在高中的實踐

技職與普通大學通識教育的光譜存在不同的樣貌


文/曾淑惠 臺北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學院院長
 對於通識教育的本質,楊秀宮教授指出不論大學的型態為何,對於通識教育的理念與理想是一致的,通識教育是一種全人教育,以人文素養、社會關懷、自然生態等整全性為訴求進行課程設計。當然加入社會發展趨勢,在張瑞雄教授文中所提及目前教育部在引導各技專校院以培育學生國際移動、邏輯思辨、溝通表達、問題解決、鑑賞美感、探索創造等核心能力做為推展通識教育的主要主張,無可諱言也是通識教育實踐全人教育理念的選項之一。

技職通識與綜合大學通識間宜有求同存異的思維

 在國內,綜合性大學與技專校院間的差異,從兩者間的歷史脈絡、科系設置的涵蓋知識領域廣度,到各校設校背景、學生能力與經驗、專業教育目標等方面來看,均存在極大的差異。以學校的科系設置為例,綜合性大學設系所涵蓋的知識領域範疇之廣度高於技專校院,雖然部分技專校院甚至與綜合大學間之差異不大,但由於多數技專校院科系設置多屬較為對焦產業的特殊領域,因此各校間的差異要比綜合性大學間的差異大,綜合性大學科系設置的涵蓋面廣但知識領域分布較為均勻,而技專校院科系設置之所屬知識領域普遍相對偏狹,而呈現各校科系設置之光譜極為分散的樣貌。再加上學生的來源、知識背景、生活經驗、表現特徵等方面的不同,即使是所有技專校院實踐通識教育要達致的目標相同,但由於技專校院不僅校數眾多,體質間的差異性也頗大,以同樣一套通識教育課程架構做為各技專校院通識教育的發展參考模式,不僅有欠妥適,其困難度亦高。更遑論在綜合大學中實施的通識教育也有各種型態,要全盤移植或擴散至技專校院中實施,亦有其須削足適履之慮。

 由於各校通識教育起點的高低、左右不同,技專校院通識教育與綜合大學的通識教育走的路線既不在同一條線上,也不是兩條平行線,何昕家教授認為兩者間有著理一分殊的樣貌,既有共同的理念與理想,又有多元實踐的特性。加以張校長從教育的本質來看,每一所大學都應該根據自己的歷史傳統、地理位置、校務優勢等,發展獨特的通識教育。因此極少部分的技專校院如同何教授所言,可以觀摩、複製綜合大學的通識教育,可以與綜合大學通識教育共創課程,但大多數的技專校院更需要如其他教授所主張,要積極開拓出適合自己學校特色的通識教育革新架構。

對通識教育在多數技專校院中實踐思維的提議
 林崇熙教授認為台灣的通識教育論述同時混合了「階級模型」、「對峙模型」及「缺陷模型」概念,並進而提出「成就模型」、「發展模型」及「提升模型」來走技職通識的新大道。雖然前三項模型是通識教育歷史發展脈絡下產生的教育思維,並非普通大學與技專校院通識教育間的藩籬,後三項模型其實只是在陳述技專校院中實踐通識教育的主張,其間使用相同「模型」一詞,惟兩類模型的概念大不相同,但卻仍可酌參。除此之外,技專校院在推動通識教育時仍須回歸學校設系的歷史背景、教育環境、推動通識教育的組織與定位、與學生特質及特徵等等問題來做基本的考量,例如:在技專校院中,我們也許可以不用太在乎「階級模型」的存在,但有必要適度考量「對峙模型」的影響,學校設系的偏態可以採用「缺陷模型」,輔以「發展模型」及「提升模型」相互融合的概念加以彌補,對於缺乏自信的學生,以「成就模型」的主張重新燃起學生在未來生涯的熱情。雖然如此,這也仍然停留在通識教育課程架構設計的價值性思維,對於如何執行適合各別學校的通識課程教學,多數課程的教學仍須仰賴考量學生特質與經驗的差異,以多重目的的達成度取代部分廣泛性的哲學探索,以建立學生成就感與自信心;藉由符合學生的學習習慣的活動式、主題式教學單元設計,來發展與提升學生跨域學習的經驗;透過相互對話理解不同專業對某些特定通識議題的異同(如專業倫理),來彌補長期在特定領域接受專科教育的缺陷並學習對不同專業領域的鑑賞與尊重。

結語
 總而言之,技職通識與綜合大學通識教育均著眼於全人教育的發展,兩者間雖然沒有存在必然的區隔,但也沒有必然複製的要件。所有大學對通識教育要達致全人教育的目標與願景應是相同的,但是由於彼此間各種實施通識教育條件的差異性,使得各校在實踐通識教育應有不同的思維,技專校院尤應掌握如自身的校內外環境特徵、學生的特質與習慣等重要關鍵,量身訂製通識教育的實踐架構,以形塑或創造學生所屬個別學校全人教育的特質。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