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通識在線第 66 期(2016年09月)

高中通識教育的課程實踐


文/黃春木 臺北市立建國高中歷史科教師
通識教育已成「理想」
 「通識教育」(或「全人教育」、「通才教育」)曾經是一種顯明的教育事實,而且是歷久不衰的主流價值。然而,近代以來知識的暴增、學科的分化、教育的普及、社會的變遷等影響,導致「通識教育」逐漸式微,但「通識教育」的價值卻在上述影響或衝擊之「事實」中益顯珍貴,遂成為一種「理想」。

 不過,晚近高等教育逐漸導向強烈的「職業教育化」趨勢,「通識教育」做為一種「理想」的努力是否能堅持?由著重實用性、專科化,進一步走向「職業教育化」的事實,是否將是通識教育在高等教育消失的徵兆?

 何謂高等教育的「職業教育化」?可以觀察到的現象主要有二,一是二十多年來高等教育的擴張其實大多是由私立專科、技術學院逐級改制升格而來;二是,更長期的現象則是以公立普通大學為首的熱門科系向來是由「容易就業賺大錢」的標準所界定,迄今歷久不衰,影響所及,「比較容易餓死」的文科逐漸傾頹,也幾乎是不爭的事實。

 高等教育具備「職業教育」的功能,事屬必要,但當這種功能逐漸成為主流價值時,其弊病就出現了;基礎學科、文科的人才培育早有後繼無力之憂,在如此景況之下,「通識教育」的倡導自然更加艱困,也更是「理想」。

高中教育文理並重卻成「重病」
 從通識教育的角度來看,文理學科皆須學習的高中教育似乎是相當良好的實踐場域,但實情不是表面所見一般。

 首先,過去二十年來隨著高等教育的擴充,高中教育早已經不是終點教育,升學準備性格益發鮮明,幾乎全部的高中職應屆畢業生都能進入高等教育就讀,尤其以技職體系為主;但選擇的排序則依舊是公立普通大學熱門科系為最優先,「理科優於文科」、「理科讀不來才讀文科」等迷思,充斥於教學現場,甚至不少高中老師也抱持如此信念。

 其次,高中做為「通識教育」實踐場域所呈現的最大迷思,在於其課程指標或教育目標乃由一個一個的學科本位知識架構所匯集而成,這些學科向來偏重理論性知識,既不重視「實用」(utilization),也不要求「應用」(applicability),既與當代社會文化情境疏離,也和青少年生活真實情境孤立,而且更經常以一種簡化、淺化的手法,把高等教育相關科系的學科知識轉化成「基本學習內容」,把這樣的學科本位知識一一拿來學習,要求精熟,就等於通識教育嗎?顯然是有待商榷的。

 尤有甚者,臺灣的高中教育現場,向來偏重學術菁英,獨厚語文智能、邏輯數學智能,以此構成「通識教育」主體,而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知識表徵和課程特性確實也高度與語文智能、數學邏輯智能息息相關,這加總共是十個考試科目,讓多數學生充分體會學習之苦。至於多元智能其他要項,例如空間智能、音樂智能、肢體動覺智能、人際智能、內省智能、自然觀察智能等,在現有文理並重的高中校園中是難受重視的,至多是交給藝能學科或課外活動實施,但引導、支持的力量向來不足。學生的優勢智能若不是語文智能、邏輯數學,幾乎注定難以優秀。

 最後,在這獨重事實性知識、理論性知識的教育情境中,不少學校仍以機械式的練習、不斷的考試來強化知識掌握,再加上升學甄選方式仍偏重紙筆測驗,即使語文、邏輯數學智能的學習也經常是抽離脈絡的孤立活動。
如果上述這般高中教育可以號稱是「通識教育」,那將是通識教育「理想」之死。

「差異化」的通識教育:起死回生的契機

 上述景況,正是高中實施「通識教育」的迷思或侷限,解決之道,應該要擺脫語文、邏輯數學智能主導下單一型態的統一,讓通識教育走向「差異化」。

 「差異化」通識教育的前提是:學生不應該遭受單一學科或智能之侷限。詳細內涵至少包含兩個重點。

 一、學校應該提供不同的素材、教學與評量方法,讓不同的智能各有發展空間;學生因此而能夠獲得引導與支持,依據其優勢智能,進行獨立思考,提出問題,且設法探索與發現解決方法。

 在尊重學習的個別化和多元化情境中,學生也才能夠透過自己的優勢智能,去學習其他面向的智能。

 二、學科知識的學習,如何與上述學習型態轉變來搭配,而能夠導向通識理解呢?語文智能、邏輯數學智能當然重要,但其學習必須也能夠同時有助於培養科學、歷史、藝術等眾多領域的學習,但所有學習的核心都不在於知識內容,而是學習不同領域的人如何看待這個世界、進行思考和探索的。讓學生能夠透過不同的領域學科思考,從對於同一個世界的分頭探索中,理解跨領域的知識脈絡,以及自己的優勢智能如何與其他智能互動、如何與其他優勢智能的人發展夥伴關係。

 換言之,各種智能的發展或知識的學習,都應該在「行以致知」或「用以致學」中來掌握的,關鍵不在「學科知識結構」,而是問題情境、真實的生活情境。學校應該將各種學科知識依據學習的能力、主題重新建構,接軌學生的視野和經驗,以及當代社會各種議題,多多經由主題統整、能力導向的課程,引導與支持探索實作(實驗)的學習活動,藉由個別化和多元化的學習情境、跨領域的知識脈絡,達成通識教育的目標。這樣的通識教育,允許不同優勢智能的學生享有個別的實踐途徑,並在學習成就與信心的支持下,「喚醒」其他智能,得以培育和發展。

 「通識教育」不可能是由一學期十多個科目彼此孤立、又抽離脈絡的學習所達成的,而且邁向「通識」的途徑不能只有一條,應該是「殊途同歸」的。因此,高中實施通識教育,優先應該減少學術菁英所主導下的學科本位知識學習,也應該減併科目數。要提振或維持某一學術的國際競爭優勢或傳統權威地位,不是把所有學生都需要學習的內容質量整個加強,並封為「基礎學科」而神聖不可侵犯;要提振或彰顯通識教育的理想,不是讓所有學生在同一時間都學習一樣內容、進度的全部課程。

 讓通識教育「差異化」,比較合乎人性,比較切近學生的個別需求、經驗與能力,也因此,通識教育的理想才能更有機會在高中教育場域裡成為「事實」。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