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五期: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

淺談通識教育


文/劉美娥 臺北市新生國小創校校長
 通識教育是最近二、三十年來在大學院校所開設的課程,是一門創新的課程,且列為必修科,學生喜愛的理由之一是這門課不必考試,上課輕鬆。學生也確實不了解開設此課程之真正用意。

 個人是傳統的師範生,受教於師資培訓課程而進入職場,當時國民學校採取分科教學,級任老師是包班制,生活與倫理、國語、數學、社會、美勞、唱遊所有科目全包,教學時經常感到力不從心,除了每天筋疲力竭之外,更由於個人專長有限,對於不擅長的學科也會深感不足。

 擔任級任教師十八年後,有緣接觸學校行政,鑑於以往教學時的沉重壓力,希望翻轉教學,協助教師建立專業,在學校致力推動課程與教學,目的在於建立教師專業,進行協同教學,彼此合作,並能破除學科本位的思維,彼此欣賞與尊重,發揮所長,共同著力於課程研發與進行教學,提供學生全人發展的優質教育。

 《通識在線》雜誌第六十四期主題「幼兒教育與通識教育」,其中幾篇論述內容,於我心有戚戚焉,道出長年來身在職場的切身感受。尤其是倪鳴香教授點出「幼兒教育」不僅是人接受通識教育的起點,更是成為人不可或缺的基本生存常識與能力,其恢宏大器之論點,扼要且精闢,道出通識教育之重點,更提到教養下一代基本上需要有機會更了解「生命」。

 莊榮輝理事長談〈台灣通識教學的深化〉,指出數十年來通識教學演化成為「淺碟課」,而難以呈現實質教學成效。近幾年來已有學校提出「深碗科目」想法,創新教學設計,可增加通識課程深度與廣度,「共授科目」可組合不同領域教師,共同研創出新的跨領域通識科目,所有教師都在現場進行教學;或許能徹底改變學生的學習態度,由被動變為積極主動;這不就是教育部推動的協同教學與課程統整,也是國教的綜合領域課程。這也是個人在小學服務期間的教育理想。

 學習須結合學生舊有的生活經驗,以建立新事物的認知,個人以數十年教育職場之所見,教師團隊文化之難以建立,除了在職訓練課程之外,尤其重要的是在其成長歷程是否經歷協同團隊文化之浸濡,不論那一階段的教育,教師在課堂中之典範,學生親身體驗當是刻骨銘心的;有朝一日當他們長大成人,與人合作之開放態度與胸襟較容易形成;這也吻合身教重於言教的想法;也印證了人格教育始於幼兒,甚至來自胎教。

 個人從事小學教育四十餘載,退休後服務幼兒園,更深刻感受幼教教師之辛苦,他們除了負責幼兒安全與保育,更要承擔教育重任,課程研發與教學實施更是重大挑戰。如果我們肯定通識教育始於生命的起源,則主管教育單位與機構,更應重新檢討通識教育之內容與範疇,制定推動生命教育實施方法與策略,則每個生命在生長期的前十八年,已接受很好的通識教育,幼教專業人才培育已完成百分之七十之內涵,其餘就是專業技術訓練了。

 成為一個好老師不只是專業技術之熟練,更在於是否認識生命的本質,肯定生命的價值。教育始於愛、長於知、成於恆,是生命的傳承,是人帶人,生命帶生命的使命。通識教育不只是幼兒教育,更是每個個體在生命成長中終身必修的課程。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