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閱讀

:::
第六十五期:技職通識是否要複製綜合大學?

淺談「技職通識」的複製形象與革新願景


文/楊秀宮 樹德科技大學通識教育學院副教授
一、「技職通識」的理念何所指?
 台灣的學生經過義務教育之後,將面臨就業或繼續升學的抉擇。其中升學的管道,有一般體系與技職體系之別。一般體系指的是普通高中、綜合大學;而技職體系指的是高職、技術學院、科技大學。這種分流教育,在技專校院增量之後,已經影響了高職教育的原有規劃。因為多了升學的選擇,於是就業準備變成不那麼急迫了。而原本就業必備的職場倫理、工作態度等職前教育,轉由技專校院承接,由專業系所教師負責講授與專業相關的工作倫理、專業倫理等內容。至於通識課程的安排則以「通才」為念而規劃。

 在大學教育裡,除了專業訓練外,期待學生在身心靈各方面有所整合,於是以「整全性」(Holism)、「全人教育」(Holistic Education)為教育目標與理念。「整全性」作為通識的教育理念與目標,與全人教育的理想相貫通。西方學者John P. Miller曾經指出:「在全人課程中,學生所被要求的並不被解析成為必須有所『實現』的資產,或是一組抽象心智歷程;取而代之的,是對人類經驗的豐富性及整體性的容受。」(John P. Miller, 1996: 30;張淑美,2009:45)有不少學者對通識教育的「全人概念」與「整全性」予以詮釋,但理解上卻不像John P. Miller所示:「對人類經驗的豐富性及整體性的容受」,這個詮釋不是預期著一個可收穫的成果,而是傳達著平實的、有容乃大的道理在其中。

 通常專業課程的教導項目以「知識」、「技術」為重,通識課程則朝向「人文素養」、「社會關懷」、「人生議題」、「自然生態」等以整全性為訴求的課程設計。以整全性為訴求的課程設計,不僅是綜合大學的主張,也同樣為技職通識所推崇。若問技職通識是否複製綜合大學的通識教育?可以說,技職通識的課程規劃,不免是參考或複製綜合大學的通識而得。但是以「整全性」為通識課程的教育理念則是一種教育理想性的考量,不宜視其為複製的項目。

 從教育的分流而言,技職校院是以「技能」、「技術」、「科技」為課業的重心;而綜合大學是以「思想」、「知識」、「理論」為課業的重心。但是從通識教育的理念推崇而論,「技職通識」與綜合大學,皆可以是主動覺察「整全性」、「全人教育」的教育理念。因為「技職通識」與「綜合大學」的通識教育理念無須分化,皆是「共通之理」的意思。

二、通識教育發展及融合「科技」、「專業」的呼籲
 從關心「通識教育」的發展來看,在科技蓬勃興盛的這個年代,國內曾經有學者提出他們的呼籲。

 黃俊傑教授指出:因應「科技」與「人文」斷裂的狀態,我們應在大學教育過程中,加強開授貫通「科學、技術與社會」(STS)等領域的課程,用以引導學生對現代科技發展中的人文問題,進行深入分析。使專業教育與通識教育融合,從而培育21世紀具有批判思考與原創能力的新知識分子。(黃俊傑,2007:13-4)

 此外,黃政傑教授認為:大學教育改革,不單是讓專業教育以通識教育為基礎,或大學畢業生的學習結果扎根於通識教育,而是更進一步從根本上認定通識教育包含共同通識和專業通識,讓通識教育由共同通識邁向專業通識,成為專業教育的核心。(黃政傑,2016)

 講究「技職通識」的涵義,得先對技術有更完備的界定與理解。如果外界對於技術的見解,被複製到技職校院,那麼迴避技術對於人的宰制也會成為技職通識教育的重點。如果技職通識教育沒有容受「技術」的全面涵義,於是就會將「技術」視為「工具理性」的助力。

 但是如果仔細探究「技術」,才有可能發現「技術」的更多面貌,從今日的社會經濟、科學研究等內容與數據所作的評估,已經不是技術服務科學,而是科學理論配合著技術的日新月累而應運出新。技術改變了人類的生活,也改變了人的思維方式。今日「技術教育」包括對技術的訓練、技術的本質認知、審美精神的培育。故必須認清「技術教育」不只是手工藝技法的訓練而已,「技術教育」也不只是知識的訓練,乃是人才的培養教育。所以如何規劃通識課程用以教導以「技術」為學習導向的學生,就必須作整體考量。

三、通識教育暨課程改革的呼籲
 國外的通識教育革新時日已久,學者研究指出,通識教育與課程的革新需要眾多的教師們共同參與。但是難免因為不同觀點的存在,而在課程改革上滋生緊張關係。或說,通識教育課程需要面對的改革包括:(一)如何增加課程的連貫性與意義;(二)如何訴求改變學生與老師的需要;(三)如何更新通識教育課程。(James L. Ratcliff et al. : 105)上述三項內容都具有參考價值,但其中備感深澀的莫過於「如何增加課程的連貫性與意義」。

 課程的連貫性何所指?Ratcliff認為連貫性不是從混和跨科際的界線而建立的,而是透過為所有核心課程建立「共同的形式」來完成。(James L. Ratcliff et al. : 109, 130)經由核心課程所提供的結構來檢視連貫性,而當由核心課程所推崇的「共同形式」既已呈現,其中就蘊藏著共同追求的動力。

 Ratcliff的「共同形式」其實並不是一個靜態的指導原則,而是一辯證的進程。這「共同形式」有如「理念」一般,只有更多的實踐參與才能更加釐清其中的意義與價值。Ratcliff的「共同形式」並不分別於技職通識或綜合大學的通識。依其文章觀之,是通識教育就合適使用「共同形式」的呼籲。這裡說的「共同形式」其實亦即是「整全性」、「全人」理念或「共通之理」的同義稱謂。

 通識教育的內涵是廣博的,通識教育的理念,有著「理一分殊」的樣貌,既有共同的理念、理想,又有實踐上的多元特性。因此無論是綜合大學或技職校院,都有責任為通識教育的理想加把勁。這裡所期望能為通識教育的理想而努力者,包括了管理通識教育的行政部門,以及第一線的通識教師。尤其通識教師在課程的設計與更新的努力,對於通識教育課程的革新必然具有重要的意義與貢獻。

四、結語:技職通識的革新願景
 今日,我們的社會受到科技發達的影響,通識教育在綜合大學裡已經不是講究人文素養的傳統了。Ratcliff有一個說法,值得一提,他認為大部分的機構透過增加課程的結構來改善連貫性。在通識教育中所要求的知識領域卻擴增了。在傳統類別中的學分標準數,特別是在廣域的人文學、社會科學方面,學分數在減少,而其他很多特定的內容與技能領域的學分數卻增加了。(James L. Ratcliff et al. : 109)如果綜合大學的通識教育不得不涉獵技能或科技相關的課程領域。那麼,針對科技或技術進行探索,也會成為綜合大學的課題。在此情景下,技職校院觀摩綜合大學、複製綜合大學,或綜合大學與技職校院攜手共創通識教育的新景象,都是技職通識革新過程裡的選項。

 技職校院的教師們,尤其是通識教育的教師們乃是技職通識革新的生力軍。如何為技職通識教育課程的革新做出努力與貢獻?不僅要關注「技術」或「科技」的規範與本質,以「整全性」為教育宗旨,開創融合「科技」與「人文」特色,包容共同通識和專業通識在內的技職通識。如果技專校院的教師們都樂見通識課程的創新,則技職通識就不用停頓於複製綜合大學,而能構畫一個屬於技職通識的革新願景。


參考文獻
1.黃政傑(2016):〈以專業通識串聯共同通識〉,《通識在線》,62期。見http://www.chinesege.org.tw/geonline/html/page4/publish_pub.php?Pub_Sn=132&Sn=1938
2.黃俊傑(2007):〈二十一世紀的大學專業教育與通識教育:互動與融合〉,《通識學刊:理念與實務》一卷二期2007年1月,頁1-28。
3.張淑美等(2009):《生命教育》,台北市:心理出版社。
4.James L. Ratcliff, D. Kent Johnson, Jerry G. Gaff著,吳璧純/詹志禹譯(2010):《通識教育課程改革》,台北市:國立編譯館。
5.John P. Miller (1996): The Holistic Curriculum. Toronto: OISE Press, Inc.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