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線討論版

:::

本期主題討論概要

高教環境劇變下的大學通識教育(要旨)

文/編輯室
 
 近二十年來臺灣的高教環境在急遽變化。

 從內部看:首先,1990年代「廣設大學」、廣設研究所及大量升格技專的政策,使得到如今:高教資源稀釋以致頂尖大學難於面對國際競爭;學生缺乏向學動機以致程度低落;出國進修意願減少以致未來高級人才堪虞。預料往後這些後果將會愈形嚴重。更不幸的是,自2016年起,之前決策者所漠視的「少子化」浪潮終於到來,更加擴大前述「廣設」的惡果。目前許多大學正在經歷凌遲倒閉的過程。

 其次,大學學費凍漲多年而物價節節升高,學校經費乃益形拮据。而為因應我們的教育部這些年來的各種評鑑、視導及不斷翻新推出的「競爭型計畫」,各校為爭取「雖少卻有補」的經費獎補助,乃紛紛「折腰」或相繼發展出種種「新花樣」,總期獲得評鑑或審查大員們的青睞。

 復次,過去二十多年來,由於政府過分重視「賽引事」與「賽銀事」,已使學界風氣趨於敗壞,各種學術違倫、敗倫事件層出不窮。近年,行政院的國家科學委員會改組為科技部,大學研究的取向更傾向「創新」、「技轉」與「產學合作」,人文社會學的發展的空間乃進一步受到壓縮。總之,各校盡量「配合」教育部及科技部的政策,使得這十多年來「大學自治」的運作實質在退步,學界的有關呼聲也益形孱弱。

 再從外部看:國際間大學的排名因各個商業機構的炒作而益形激烈;爭取進入「前百大」、「前二百大」或「前五百大」乃蔚為世界高等教育界的風潮。然而觀察各種排名,因總以量化為前提,其評比多偏重學術論文的產出及經費投入等指標,顯然忽視大學在培育人才與提升文化等的功能。臺灣諸大學為爭取世界排名的「觀感」,乃出現各種迎合措施及惡性競爭。

 更不幸的是,臺灣近年有媒體依樣畫葫蘆也參照前述「國際指標」來評比臺灣諸大學,乃出現「凡是醫學大學(或有醫學院的大學)及注重工科的大學皆超前,凡是注重人文社會學的大學皆落後」的荒謬結果。

 臺灣的大學數目允稱全世界密度最高,然而迄今沒有一個高等教育研究機構!總之,前述只重視「量」不重視(或不知何謂)「質」及偏廢人文與社會學的怪現象,在在顯示臺灣的高等教育界欠缺自知、自省之明,於是不免東施效顰或學步邯鄲。

 話回到本文主題。前述高等教育環境的變化,對大學通識教育的推行顯然是不利的。首先,大學教育當局會因財務拮据或不受鼓勵而趨向漠視通識教育。其次,大學教育當局會趨向曲解通識教育原本的嚴肅意義,而把各種「創新科目」魚目混珠為通識教育科目。更者,大學的領導人將會更趨向由「非通識人」擔當,同時對通識教育較有概念的學者則逐漸淡出學界甚或通識教育學會。這些都不是我們所樂見的發展。當然也可能有些新發展是正向的,例如:利用新媒體及新手法或可更有效推行優質的通識教育;新的高教趨勢或可刺激大家對通識教育的本質作更深層的反思。

 本刊極為重視上述問題,今年11月號的【主題論壇】乃以「高教環境劇變下的大學通識教育」為主題。以下列出幾個議論題目供作者參考:一、近年臺灣高教環境的變遷。二、大學通識教育在臺灣的新趨勢。三、大學通識教育如何應對高教環境的變遷?四、臺灣通識教育面臨的危機與轉機。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