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線討論版

:::

本期主題討論概要

休閒文化與通識教育(要旨)

文/編輯室
 
 早在1930年,正值全球經濟大蕭條之際,英國經濟學者凱因斯仍然大膽的預言,未來的人類社會中,由於產業的進步和經濟的發達,人類一周工作的時間僅須十五小時,其他時間就會花在閒暇及與所愛的人共處上。凱因斯的預測沒有實現。在上一世紀中,由於貧富差距(包括了國家之中的貧富差距,以及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僅僅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得以享有足夠的休閒。

 到了這一世紀,科技的進步、自動化生產的腳步加速,資訊科技的發展改變了產業的營運模式,勞工人權的保障(歐洲對勞工的保障最為周全,法國有一度的法定工時為35小時),乃至最近人工智能(AI)的突飛猛進,我們眼睜睜地可以預見,未來人類社會中,起碼在已開發國家中,只要一部分人工作,就可維持經濟原有規模,失業人口因此會大量的增加,就業人口的工時也會縮短。也就是預見這種可能,上一世紀90年代才出現的「無條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的概念,在當下卻受到了熱烈的討論。去年底,這概念的發想人范巴赫斯(P. van Parijs)受邀到臺北,引起了一些反響。這概念的主要賣點在於:在不需要那麼多人工作,也不需要長時間工作的情況下,不分貧富都可以得到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是讓社會安和樂利的作法之一。如此的社會可以擺脫當代資本主義所產生的弊端,也可以讓每個人去追求自己想過的美好人生。

 不管是被迫的或自願的,在可預見的將來,一般人所擁有的閒暇時間會比以往來得多。假如我們把一生的時間劃分為工作的時間和不工作的時間,那麼我們不工作的時間會比工作的時間要來得長。更何況,在未來世界當中,有許多人會一輩子沒有工作或不需要工作。在這種事實下,為什麼我們的主流教育多是在為學生「求職及職場上的好表現」在做準備?在不工作的時間那麼長及那麼久的前提下,為什麼我們不太花心思去培養學生從事休閒活動所應具有的知識、態度和技能?

 是不是我們不重視休閒活動,也不講究好休閒與壞休閒之間的區別,才使得我們臺灣社會的休閒活動時而有庸俗化、淺碟化、縱慾化及功利化的傾向?是不是我們不重視休閒對文化、經濟、社會的重大影響,才使得我們的休閒產業不夠健康也不夠發達?

 在過往,臺灣高等教育中的通識教育強調「知識承載度」。這種強調使得通識課程中的「寵物飼養」、「寶石鑑定」、「木器製作」等實用科目被看輕與被貶抑。但假如我們不排斥教育可以讓學生了解休閒(education about leisure),可以在休閒中進行(education in leisure),可以為休閒而進行(education for leisure),那麼我們的通識教育課程中,當然可以包含有更多與休閒有關的科目。

 從另一方面來看,假如從事休閒產業的工作人員在受教育或受訓練的過程中,不僅具備相關產業有關的知識技能,也能具備有通識的素養(如廣博的知識、跨領域的能力、對他人及他物的關懷),那麼不僅對一己有利,對所從事的產業也會增添動能與深度。

 有鑑於我們對休閒的輕忽及休閒在當今社會所可能有的重要性,我們因此邀請一些關心休閒文化及休閒產業的人士來思考一些重要的問題:

 一、在休閒領域任教的大學老師可以有哪些方法呼籲臺灣社會大眾對休閒的重視?

 二、我們如何說服高教領導人士及社會大眾讓學生有能力從事正當休閒活動是教育工作的重要任務、也可以是通識教育當中的一環?

 三、我們可以在通識教育課程當中安排哪些與休閒有關的科目?如何進行?

 四、與休閒有關的產業眾多,我們如何替修習休閒領域的學生來規劃通識課程?有哪些他們應具備的通識能力?

本刊為徵詢學者專家對上列議題的意見,特開放園地以為交流平臺,希望藉此促進學界一步探討休閒文化與通識教育的關聯,若學者所思不在上述問題之列,亦歡迎賜稿。
cron web_use_log